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514.是谁要杀她
    第514章514.是谁要杀她

    “晴儿!不要走!晴儿!”

    齐风站在床前,双手用力地按着言渊的肩膀,试图控制他继续挣扎下去,可昏睡中的言渊,仿佛是凝聚了毕生的力气,在跟他的力气对抗。

    原本就难以愈合的伤口,因为他过去的挣扎而又开始渗出血来。

    齐风无奈地看着桌边喝着茶的老人,求助道:“柳先生,怎么办,王爷的药根本喝不下去,这会儿又这样挣扎,伤口根本好不了。”

    坐在桌边的老者,正是昨日赶过去将他们带来这家客栈的柳千寻。

    见柳千寻漫不经心地滑动着杯盖,眼皮懒懒动了一下,看着床上不停挣扎地喊着“晴儿”的言渊,眉心一蹙。

    他能听得出言渊这痛苦的梦呓中,流露出来的深深的绝望和痛苦。

    “这小子这么不配合,连药都不肯喝,我能怎么办?”

    齐风急得直跳脚,“柳先生,您再想想办法,我家王爷不能死啊,柳先生,末将求您了。”

    “晴儿!不要走!不要走!”

    “王爷,您冷静点!王爷……”

    “噗——”

    一口血,喷到了齐风的脸上,浓重的血腥味,吓得齐风脸色一白,惊呼出声,“王爷!”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用力推开了,柳若晴满脸苍白地出现在门口,手,捂着绑着纱布的小腹,步伐踉跄地朝他们走来。

    “王妃,您……”

    “让我来。”

    她的气息很弱,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她捂着伤口,缓缓在床边坐下,握紧了言渊的手,用尽可能听到声音,伏在言渊耳边,“我没走,言渊,我没走,你别动,你动起来,扯到我的伤口了,我疼……”

    这句话,似乎有足够的影响力,让原本陷入噩梦之中情绪失控的言渊,瞬间冷静了下来,最后,逐渐归为平静。

    见言渊终于平静下来,齐风也是松了口气,心中庆幸,幸好王妃没事,不然的话,王爷很可能真的跟着她去了。

    安抚好言渊之后,柳若晴才缓缓将视线投向齐风,道:“把药给我。”

    “是。”

    齐风赶忙上前,将刚刚熬好的药送了过来。

    柳若晴小腹上伤得不轻,稍稍动一下,都痛得她眉头紧锁。

    若不是听到言渊在喊她,她根本就没办法撑着走到这里。

    齐风见她咬着牙关,表情十分难受,便道:“王妃,让末将来喂王爷吧。”

    柳若晴摇摇头,端过药,在床边坐下,“帮我把王爷扶起来。”

    “是。”

    齐风听命上前,小心翼翼地将言渊从床上扶起,柳若晴舀了一勺子药,递到他嘴边,却是一点都喂不进去,全部从嘴角流了出来。

    混着他伤口尚未干涸的血渍,看上去有些有些触目惊心。

    柳若晴的目光,看了一眼言渊的伤口,这会儿才刚刚止住血,看得她双眼一阵刺痛。

    她小心翼翼地往言渊的身边,挪了一点点,伏在他耳边,低声道:“言渊,你把药喝下去,我和儿子都需要你照顾呢,你要是离开我了,以后还有谁来保护我?你听到了吗?”

    她看到言渊的眉头,痛苦地皱了一下,嘴边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

    柳若晴眼底一亮,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你听到了是吗?”

    她赶紧端起药,舀了一勺,重新往他嘴边递过去,这一次,顺利了许多,倒入言渊嘴角的药汁,虽然还有些溢出来,但是大部分都被他喝进去了。

    柳若晴面上一喜,一鼓作气忍着小腹上的疼,给言渊将药全部喂下去了。

    “王爷把药都喝下去了。”

    齐风见状,也是面上一喜,只要王爷能把药喝下去,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柳若晴欣慰一笑,捂着小腹,撑着床,缓缓站起来,走到坐在桌边一言不发的柳千寻面前,低低唤了一声,“师父。”

    “哼!你还知道你有个师父!”

    柳千寻一脸气愤地瞪了柳若晴一眼,想要骂她,最后还是把话给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我知道错了,师父。”

    柳若晴低下头,老实地认错,她这一次孤身出京,又差点死在别人的飞刀之下,估计是把老头给吓得够呛。

    “哼!”

    柳千寻冷哼了一声,视线触及她一直捂着的伤口,沉着脸,道:“知道那把飞刀是从谁手中射出去的吗?”

    他知道应该不是神机堂的人,没有他或者榕天的命令,神机堂的人是不会对晴丫头痛下杀手的。

    可当晚,除了神机堂的人,应该就只有言渊带来的人,如果不是神机堂的人要杀晴丫头,那就是言渊身边有人要晴丫头死?

    那会是谁?

    柳千寻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柳若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见他拧着眉头,以为他是因为这次的事在生她的气,她抿着下唇,讨好般地抓着柳千寻的衣袖,摇晃了两下,道:“徒儿也没看清楚飞刀是谁射过来的,但应该不是神机堂的人。”

    她看着柳千寻若有所思的面容,抿着唇,继续认错:“徒儿真的知道错了。”

    “你确定不是神机堂的人?”

    柳若晴沉吟了片刻,十分确定地点了点头,“嗯,我确定,飞刀是从我前面射过来,神机堂的人当时被言渊的手下拦在我后面,如果是他们出的手,飞刀应该是扎在我背后,而不是身前。”

    柳若晴的回答,也应征了柳千寻的猜测,见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柳若晴,才道:“既是这样,那想要杀你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王爷身边的人,你眼睛给我放亮点,再出什么事,师父我也救不了你。”

    齐风站在一旁,听着他们师父二人的对话,齐风面上一沉,有些不太高兴,但是碍于柳若晴在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表情严肃道:“老先生,我等对王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也绝对不会有人对王妃痛下杀手。”

    说着,视线转向柳若晴,“请王妃明察。”

    柳若晴赶忙摆摆手,解释道:“齐侍卫多虑了,我怎么会怀疑你们呢,我师父也不是这个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