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516.意外之喜
    第516章516.意外之喜

    另一边,距离镇上不远的城外的一座山岗上,夜风习习,两个满头白发的人相对而立,一老一少,神色各异。

    “师父为什么要命人绑走若晴,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处。”

    墨榕天一头银丝,在夜色下,被夜风吹起,让他原本看上去沉重的双肩上,仿佛加重了那种无人能懂的孤寂感。

    他这一生,为了身上肩负着的那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踽踽独行,孤身作战,有时候,他真的觉得累得喘不过气来,双膝也被那样的重任压得直不起来。

    柳若晴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外,却在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对她生出别样的情愫。

    她就那样闯入他孤独寂寞的心房,速度快得让他触不及防。

    她不是一个让他瞬间觉得惊艳的女子,可是面对她的时候,他总是能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或许,就是这种轻松,才是她最特别最打动他的地方吧,毕竟他这辈子都不曾有过她身上的那种轻松感。

    所以,当他听说师父派人将若晴劫去总堂的时候,他又担心又害怕。

    担心的是,他手下的那些人不知轻重伤了她,害怕的是,那个看上去没心没肺实则聪明异常的女子,会从细微处发现他跟师父的真正身份。

    他害怕自己再也不能接近她,再也不能让她轻松自在毫无防备地跟他说话。

    他害怕他踽踽独行的这条复仇之路上,那一口仅有的新鲜空气,也要离他而去。

    “为师这样做,自有为师的用意,少主不用担心。”

    “可是若晴受了伤,差点就死了!”

    墨榕天咬着牙,语气重了几分,言语间,隐隐得多了几分急躁和愤怒。

    站在他面前的柳千寻,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晴儿这次受伤,并不是我们的人造成的,言渊身边有人要杀她,就算没有这次的事,那丫头也未必能躲过这一劫。”

    “什么?言渊身边有人要杀她?是谁?”

    墨榕天的脸色,比起刚才冷了一些,也更加着急了一些。

    “是谁还不清楚,但绝对是言渊身边的人,这事儿晴儿自己会留意,少主就不要将心思放在这事上了。”

    柳千寻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墨榕天,心里很清楚这位小主人对自己徒弟的心思。

    可是,他们谋划了十几年,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和人力,才走到如今这样的规模,他绝对不能让少主因为情爱而毁了自己半生的心血。

    墨榕天看着柳千寻,明白柳千寻话中的意思。

    从他记事开始,他活着的唯一的责任,就是光复他们墨家的江山,既然这是他注定的使命,他也就认命地接受了。

    他也从未想过,这辈子还会有让他除了自己身上的任务之外去在乎的人。

    可是,他不能多想,因为他的身份,注定了他这辈子没有这样的资格。

    张了张嘴,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徒儿明白。”

    “你能真正明白,也不枉费为师的一片苦心。”

    柳千寻捋了捋胡子,深深地望了墨榕天一眼,“这会儿晴丫头怕是要醒了,我得先回去,你立刻赶回京城,不要让她怀疑到你身上来。”

    那个丫头,平时看上去没心没肺,粗枝大叶,可在一些重要事情上,她却心细如尘,稍微有点蛛丝马迹,也许就能被她看出什么来。

    虽然那丫头不足为惧,可她毕竟是他从小养大的,对她的能耐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心里还是有几分顾虑。

    “师父。”

    柳千寻转身的瞬间,墨榕天还是叫住了他,“若晴的伤势怎么样了?”

    柳千寻没回头,却能感觉到此刻墨榕天脸上的矛盾和挣扎,还有竭力的隐忍和克制。

    “伤到了肝,命救回来了,还需要一段时间休养。”

    身后,一阵短暂的静默,紧跟着,又听墨榕天稍显喑哑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师姐就拜托师父了。”

    他用一种疏离的称呼,隔断了自己对柳若晴那一份从最开始就不该有的那份情愫。

    柳千寻点了点头,始终没有回头,往前快步走了几步,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言渊的伤原本就很重,加上之前为了去救柳若晴而伤口几次被撕裂,肺部的伤口也几度裂开,如果不是因为有柳千寻在,他恐怕早就死了。

    可即使这条命救回来了,言渊却已经几天没有醒过来了。

    柳若晴的伤情恢复得还算不错,但是因为伤及了肝脏,所以,想要短时间内好转,也不太可能。

    “师父,言渊的情况怎么样了?”

    因为之前在心里对柳千寻生了几分怀疑,所以这几日,柳若晴在面对柳千寻的时候,心里十分矛盾。

    一会儿觉得该防着他,一会儿又觉得自己爱胡思乱想,竟然怀疑到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师父头上来,实在不该。

    而这种矛盾的心思,这几日一直在她心里挥之不去,不停地折磨着她。

    “他伤到了肺部,那把倒刺扎得很深,这条命能捡回来,也算是他的运气了。”

    柳千寻如实回答道,见柳若晴拧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宽慰道:“你放心,这小子遇上我,算是他的造化,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柳千寻的话,显然是让柳若晴放宽了心,同时,心中的矛盾却越来越厉害。

    如果师父真的是神机堂的人,言渊若是死了,对神机堂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师父为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让言渊彻底死了,反而要奋力救她呢?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吗?

    想到师父是一个现代人,跟这些古人根本就没什么交集,加上他明知道她是靖王妃,又怎么可能会帮着神机堂呢?

    思来想去,柳若晴觉得,只有自己想多了,这样的理由才解释得通。

    柳千寻见她不语,以为她是在担心言渊的伤情,想了想,又继续道:“之前我听说他体内紫阎罗的毒,已经渗透了筋脉,可我这两天给他把脉,发现他心脉里的毒素在往外走,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