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518.狗急跳墙
    第518章518.狗急跳墙

    说完,见言渊的脸上,依然没什么动静,她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

    关门的瞬间,并没有注意到言渊微微皱起的眉头下,微微动着的双唇。

    柳若晴走到大厅内,见景王言恒正坐在右侧的椅子上喝茶,看到她进来,只是笑着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这倒也没什么,言渊是亲王,他也是亲王,确实没有让他一个亲王跟她一个亲王妃行礼的道理。

    “不知道四哥这次来王府,所为何事?”

    柳若晴并没有坐到上首去,而是在言恒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看向言恒泰然的模样,开口问道。

    言恒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柳若晴的脸上掠过,当日,那个叫锦月的丫头说她是柳天心的贴身婢女,他尽管相信锦月的话,可也需要来查证一番。

    自当日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个月了,他现在下定决心来找她,纯粹是因为,除了锦月说的话之外,他完全没办法从别的地方去确认面前这个柳天心是假的。

    柳若晴也察觉到言恒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她,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她却也不着急他的回答,只是蹲着茶杯,食指淡淡地摩擦着杯沿。

    一番沉思过后,言恒终于开口了,“是这样的,四哥之前在来京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小姑娘,说是弟妹你在西擎的贴身婢女,所以,四哥就把她带到京城来了。”

    柳若晴摩擦着杯沿的动作,顿了一顿,似乎猜到了言恒话中的意思。

    看来,言恒这次来靖王府的目标是她啊,难道……是为了来试探她?

    “婢女?”

    柳若晴佯装不知地看着言恒,笑得一脸坦然,“我的婢女两个月前跟我告了假,说是西擎那边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我让她回家去了,莫不是被四哥给碰上了?”

    言恒没料到柳若晴会这般镇定,先是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她的话,便只好如实道:“想来,我跟弟妹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不是同一个人?”

    柳若晴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一些,“那八成四哥是被人给骗了,我的贴身婢女就一个,一直跟在我身边,前阵子才离开,又何来一个贴身婢女能让四哥碰上,想必那姑娘是看四哥一派富贵之气,想要从四哥这里得到些什么便宜吧。”

    言恒也是老江湖了,比柳若晴有大个十几岁,怎么能随随便便被柳若晴搪塞过去,便笑道:“先前四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听那丫头说得头头是道,也就信了一些,所以这一次是来跟弟妹求证的。”

    “哦?那四哥就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那丫头叫锦月,说是你的陪嫁丫鬟,途中被歹人挟持暗算,另有歹人假扮弟妹婢女的身份潜伏在弟妹身边。”

    说到这,言恒停顿了一下,细细打量着柳若晴脸上的表情,却见她还是那一派镇定自若的样子,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言恒倒是没想到老九娶了一个女人,还能有这般镇定的性子,就连他都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思。

    他哂然一笑,继续道:“四哥也是怕弟妹被歹人伤到,这一次想来提醒一下弟妹。”

    柳若晴继续垂着眸子,慢条斯理地品着杯中的新茶,并没有看言恒,就这样将他晾着,这样的态度,让言恒心里有些恼了起来,可同样,她越是这样镇定,言恒心中就越是急躁。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可以用来跟老九谈判的筹码,如果就这样轻易被打发了,他的儿子还能有救吗?

    终于,柳若晴在细细地品了几口茶之后,把茶杯往边上一放,动作有些重,以至于杯盖跟杯沿之前,发出了碰撞声,用来告诉言恒,她生气了。

    “四哥是觉得我会蠢到连自己的贴身婢女都分不出来吗?怎可亲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的话?”

    柳若晴话虽这么说,可心中却还是信了言恒的话。

    那个叫锦月的丫头,很可能真的是天心公主的贴身婢女,不然,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胆子敢冒充,就不怕言恒来查证吗?

    她当初以为小月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潜伏在西擎皇宫当了柳天心的贴身婢女,随着柳天心嫁给言渊,她正好可以顺势跟过来。

    可后来,她也奇怪过,小月是怎么算到言渊会跟西擎联姻,又怎么会这么迂回曲折通过柳天心来接近东楚皇宫。

    现在听言恒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

    小月怕是无意间知道了她是顶替的,所以,根本就不认识自己的贴身婢女,小月才对那个叫锦月的婢女痛下杀手,从而冒充婢女到了她身边。

    果然,她刚才那话一出口,便见言恒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才皮笑肉不笑道:“因为那个婢女说,弟妹之所以不知道那个婢女是假冒的,是因为……”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又看向柳若晴的表情,见她还是刚才那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紧张。

    难道……那个锦月真的说谎了?

    言恒完全否定了这样的猜测,一个毫无能耐的小丫头,怎么敢编出这么容易拆穿的谎言,她就不怕杀头吗?

    很显然,眼前这个女子,比他想象得要有能耐多了,在这样的关头,她都能维持一贯的淡定,还真不是普通女子所能办得到的。

    老九娶的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柳若晴猜到言恒要说什么,她也不着急,她认定言恒没有任何证据,光一个小丫头的口供,就算她说破天去,也没人会信。

    她总不能跑去找西擎的皇帝来对峙吧,这一切,可都是柳城鹤自己主导的,他能把自己的台给拆了?

    所以说,不是那个叫锦月的丫头蠢,就是言恒蠢,连最基本的证据都找不到,就敢找到靖王府的门上来,看来,这景王是当真因为他儿子的事给急跳脚了。

    只要她现在稳住,一口咬死不承认,言恒就拿她半点办法都没有。

    这样想着,柳若晴哂然一笑,挑眉看着言恒已经有些端不住的面容,道:“因为什么?四哥怎么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