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519.能不急吗
    第519章519.能不急吗

    言恒嘴角的肌肉抽动得更加厉害了,他看着柳若晴淡定自若的面容,气得银牙暗咬,猛地从位子上站起,一不做二不休,指着柳若晴道:“因为你也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天心公主!”

    此时,厅里除了柳若晴和言恒之外,还有候在门口等着使唤的丫鬟下人们。

    言恒这话一出,候在外面的丫鬟们都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吓得脸色惨白,就怕柳若晴会杀他们灭口一般。

    柳若晴抬着眸子看着言恒,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半晌,大厅内,响起了几声嗤笑声。

    “我大概能猜到四哥今天来靖王府做什么了。”

    言恒见柳若晴现在还能这般淡定,脸色铁青了几分。

    他原本找上门,就没多少把握真能说动这对夫妻,他之所以挑今天过来,就是趁着言渊还没有苏醒,这个女人身边没人撑腰,就会被他几句话给吓得露出马脚来。

    可没想到,这个女人跟他那个九弟一样,遇事竟然这般面不改色。

    “四哥可是为了你那位即将斩首的儿子,所以开始‘慌不择路’了?怎么就连这种法子都想出来了。”

    比起言恒的急躁,柳若晴却显得十分冷静,“我知道四哥是想拿我的事去跟言渊谈条件,可你最起码得拿出一个可信的方法来,随便找个小丫头过来就说我是假的,敢问四哥,这话就算是捅到皇上面前去,你觉得无凭无据,皇上会信吗?”

    “你……”

    这个时候,言恒也不想跟柳若晴拐弯抹角,只是看着她,冷哼了一声,道:“你别得意,你是不是假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既然我今天来了,你就顺便帮我给老九带句话,如果我儿子真被斩首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夫妻二人好过。”

    柳若晴脸色往下一沉,这是狗急跳墙直接威胁上了?

    “四哥这是跑到我靖王府闹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间闯入一个声音,虽然听上去有些虚弱,可那掷地有声的气场,愣是让言恒的身子,僵住了片刻。

    柳若晴则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面上骤然一喜,也顾不上言恒,直接快步走向门口,因为小腹上的伤口没有痊愈,柳若晴刚才走得太快的时候,还能扯动小腹上的伤疤。

    可是,在看到言渊那张清瘦的脸,还有那双此时正布满柔情的双眼正看着她时,她小腹上那点小疼痛,瞬间就感觉不到了。

    “言渊。”

    她激动得眼底闪烁着光亮,还有一丝压制不住的颤抖,快步走到她面前。

    言渊伸手,将她的手,紧紧裹在自己的掌心当中,目光,缓缓投向厅内面容僵直的言恒,脸上虽然没有多少怒意,可那双清冷的烟眸里,却自然地散发出了几分摄人的戾气,看得言恒的头皮,隐隐地有几分发麻。

    “九弟,你醒了。”

    言恒面部肌肉都僵硬了,没想到言渊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哪怕他此时看上去多么不堪一击,可那双清冷的眼神,愣是将他所有的勇气给硬生生地逼退了回去。

    “四哥亲自来我府上,我当然得亲自过来迎接才行。”

    言渊淡漠的目光,冷冷地在言恒面前扫过,在管家的搀扶下,缓步走到言恒上首的位子坐下。

    两人都是亲王,可偏偏,言渊一坐下,那气场就将言恒压下去一大截,更别说是他平时没有受伤的时候。

    柳若晴走到他身边的位子坐下,这会儿可没打算再给言恒留什么颜面。

    言渊的手,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将她的手,裹在掌心之中没有放开,即使是在跟言恒说话,他的手,依然握着柳若晴的手,紧紧的。

    “刚才听四哥说,不会让我们夫妻二人好过?”

    他哂然一笑,没有血色的薄唇,扬起一抹不大不小的弧度,就像是在嘲笑言恒的不自量力。

    “不知我夫妻二人哪里得罪了四哥,还请四哥明言。”

    言渊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客气,可言语间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却逼得言恒想要不应对都不行。

    他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咬咬牙,将靶子对准了柳若晴,道:“九弟,四哥也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被这个女人给骗了。”

    言渊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原本就带着凉薄的眸子,在下一秒又凉了几分,“四哥此话何意?”

    言恒也是感觉到言渊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可这会儿,也只能咬牙说下去了,“你这个王妃,很可能是个假的,你要小心此女留在你身边的用意。”

    柳若晴在心里忍不住想要大笑,听说这位还是曾经跟先皇争过皇位的,就这种性子,当初跟先皇争皇位,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要不是先皇仁慈,这位怕是早就没命当这个亲王了。

    言渊的眸光已经彻底冷下来了,看向言恒那已经僵硬得有些扭曲的脸,眼底射出一抹凌厉的光。

    “四哥就算习惯多管闲事,也没轮得到你管到我靖王府里来吧,四哥的手,未免伸得有些太长了。”

    这会儿,言渊说话已经完全不客气了,敢趁他昏迷欺负他的宝贝,谁还管他这个跟他不是一个妈生的哥哥有没有面子。

    言恒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他一直都知道言渊是个高傲不好惹的主,所以,他从来不会主动去招惹他,可他的儿子,现在只剩下两个月的命了,他能不着急吗?

    言渊平时虽然不把他这个四哥放在眼里,可面上最起码做到客客气气的,可这会儿,竟然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偏偏这里是靖王府,面对他的人是连皇帝都要供着他的九皇弟,言恒就算是再气,也不敢对言渊怎么样。

    咬牙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开口道:“四哥也是关心你,你这个王妃是不是被人顶替了,你自己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说着,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言渊,突然间,笑了一笑,“不会是九弟早就知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