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520.女人独有的魅力
    第520章520.女人独有的魅力

    尽管不抱什么希望,言恒还是想通过这话,从言渊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可意料之中的是,言渊的脸上,什么异样的表情都没有,只是那双漆烟的冷眸,带着嘲笑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自作聪明的傻子。

    “看来四哥因为启儿的事,真是急昏头了,你现在跑来随便说一句我的王妃是假的,是想说明什么?”

    他将刚刚管家递到他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到桌子上,杯盖杯沿的撞击声,重重地敲在了言恒的心头之上。

    “四哥是想拿着我妻子的把柄来跟我做交易,好让我放过你那个杀人放火的不肖子吗?”

    言渊说话的声音,响了几分,因为说话用力一些,扯到了肺,导致他发出了几声咳嗽声。

    从他醒来听到言恒对柳若晴说的那番话之后,他就已经猜到了言恒此番前来的用意。

    他不想跟言恒打哑谜,拐弯抹角地说话,他既然找上门来了,他就把话直接给他挑明了,堵了他异想天开的路子。

    言恒僵硬的脸上,因为言渊的突然发怒,而多了几分惧色,尤其是言渊在这个时候,竟然这么开门见山地把他的心思给挑明了。

    “四哥还是歇了这份心思,别说本王的王妃身份堂堂正正,就算她真是假的,也轮不到四哥拿她来威胁到本王的头上来。”

    说罢,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冷眸凌厉地扫过言恒冷汗涔涔的面容,道:“四哥还是好好思量思量,愿意动心思算不上什么坏事,可别心思动到不该动的人身上,四哥应该了解弟弟的性子。”

    他握紧柳若晴的手,对管家道:“送客!”

    言恒这会儿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言渊这一番话,直接往他的天灵盖上敲了下来,每一个字都在警告他,不要把心思动到他的头上来。

    就算这个柳天心真是假的,他言渊也能护着她安然无恙,还轮不到他来威胁。

    尤其是他最后那句“四哥应该了解弟弟的性子”吓得他直接打了个哆嗦。

    言渊护短的性子,那是出了名的,只要他想护着谁,天塌下来,他都要顶着,如果顶不住,翻天覆地的事,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再把他惹急了,他这个四哥的命还能不能留着,还真是说不准。

    言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靖王府的,走了好远一段路之后,他才发觉自己的双腿竟然一直在发抖。

    言恒这一次的到来,并没有给柳若晴造成什么困扰,尤其是言渊就这样不期然地醒过来了,让她高兴得什么事都不愿意去计较。

    “你……”

    在厅里的时候,柳若晴就有很多话要跟言渊说,可这会儿,两人私下相处了,她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傻乐,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言渊握着她的手,让她靠得自己近了一些,“傻乐什么呀?”

    柳若晴也不扭捏,直接将头埋在他怀里,避开了他的伤口,轻轻拱了拱,道:“看到你醒来了,我高兴嘛。”

    言渊没说话,只是唇角带着笑,一言不发地轻抚着她垂在身后柔软的长发,片刻之后,道:“我要是再不醒来,我的娘子就要被别人给欺负去了,这怎么得了。”

    这是柳若晴第一次听到言渊用“娘子”称呼她,虽然觉得有些怪,但是心中却甜甜的,脸上还带着笑,又在他怀里撒娇一般地拱了拱,随后,很给面子得配合道:“我就知道夫君不会忍心看我孤军作战的。”

    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对着他的下巴,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一下,“这是奖励你及时醒来。”

    言渊好心情地发出了几声低笑声,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突然,柳若晴想到了什么,从他怀中抬起头来,道:“我听师父说,你体内的毒,在往外排,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虽然这对他们俩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可是,如果莫名其妙毒素就往外排,反而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却见言渊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在柳若晴疑惑焦急又好奇的眼神中,言渊继续道:“你还记得你受伤那天,我喊过来的那个蛊医吗?”

    言渊这么一提,柳若晴倒是想起来了,她记得回京之后,齐风就把她安排在别院,从言渊昏迷到现在一直待在别院没出来过。

    而她自己也受了伤,加上担心言渊的伤势,也就没怎么搭理她,只是一切都交给了齐风和管家来安排。

    现在听言渊提起她,柳若晴才复又想了起来,“嗯,我记得好像叫幽妙,嗯……是个非常漂亮又魅惑的女子。”

    她故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笑盈盈地看着言渊,看得言渊有些意味不明,眼眸也加深了几分。

    环抱着她的手,惩罚式地在她腰间捏了捏,因为顾及她身上有伤,他的力气倒是不重,反而像是在挠痒,柳若晴的腰间是很敏感,下意识地往边上一躲,却被他紧紧抱在怀中,“你又想说什么打趣我?”

    “我哪有。”

    柳若晴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心虚道:“我是真的觉得那个幽妙姑娘长得很漂亮,嗯……比神武云爱更好看,有一种女人独有的魅力。”

    言渊的脸色,故作不悦地往下一沉,“还说没有打趣我,还想我惩罚你是吗?”

    他加重了“惩罚”两个字,让柳若晴立即识相地收住了嘴角的笑,道:“好啦,我不说了,你快跟我说,你的毒跟那个幽妙姑娘有什么关系吗?”

    “嗯。”

    言渊点点头,将事情的经过跟柳若晴说了,“当日我带兵去西北的时候,发现西北那二十万大军虽然没有全部调出,但是,却是勾结了西域的伊邪可汗,双方加起来足有十五万兵力,我带出京城的兵,只有五万之多,所以只能想办法克敌制胜。”

    说到这,他看到柳若晴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恼怒,心里也猜出柳若晴在气什么,便解释道:“当时,西南,西北,北境,都出现暴乱,朝廷的兵被分出了不少,如果我再多带一些兵出京,那京城可就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