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521.再漂亮也入不了我的眼
    第521章521.再漂亮也入不了我的眼

    柳若晴不悦地瘪瘪嘴,“那你也不能瞒着我,当时说的信誓旦旦的,说这场仗好打,结果呢,差点连小命都没了。”

    一气之下,她往言渊受伤的地方戳了一下,但是也不敢太用力,可让他疼倒是真的。

    言渊捂着伤口,吃痛地喊了一声,跟着,抱着她求饶道:“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还想有下次!不让我守寡你不甘心是不是!”

    柳若晴怒瞪着看了言渊一眼,言渊立即老实地听着她训话,然后道歉。

    “暂时放过你。你继续说。”

    “谢谢娘子。”

    他顺势在柳若晴的唇上亲了一口,这一声“娘子”叫得柳若晴一脸恶寒,“赶紧说啦。”

    “好。”

    言渊想了想,继续道:“因为兵马悬殊太大,加上西北那边气候,就算是三四月份,也是冰雪天气,而西域人跟西北的人常年生活在那里,早已经习惯了那里的气候,我们的兵马却很难适应,因此几次着了他们的道,他们结合了天时地利两个因素,这也是他们为什么选在大冷天暴乱的原因。”

    “所以,当时我挑选了十几个亲兵,暗中潜入了敌方主帅的阵营,杀了几个他们的主将,只要主将死了,没人带兵,仗自然就没法打了。”

    柳若晴听了,点了点头,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领头的没了,后面的虾兵蟹将再多,也没办法成事,在以少对多的战役中,这种法子虽然危险,却也是十分有效的。

    “这一切,原本很顺利,可正好当天下了很大的雪,将全部的路都覆盖住了,我们的指南针盘也失效了,就误闯进了塔蚁族的地界。”

    “你跟那个幽妙就是在那天相识的?”

    她记得那天她昏过去之前,听言渊对幽妙提到塔蚁族这个名字。

    闻言,言渊动了动唇,眉头一蹙,怎么这话听着有些怪怪的,不过他也没在这问题上刻意纠正,继续道:“塔蚁族虽然属于西域,但是,却夹在西北境跟西域之间,一直受到贼匪侵扰,西北的官员和西域的官员都没有派兵守在那里,我们吴闯过去的当晚,正好遇上了前来打劫的贼匪,就帮了他们一把。”

    “然后幽妙就来以身相许了?”

    她打趣的声音刚落下,脑袋便被言渊轻轻拍了一下,对上了他不满的眼神,柳若晴立即识相地讨好道:“我不说了,你说。”

    言渊无奈地睨了他一眼,继续道:“幽妙一家是塔蚁族有名的蛊医,当时发现我中毒的人,是幽妙的父亲弥塔,因为我们救了他们一族,弥塔便用医蛊帮我体内的毒给引出来。”

    “因我体内的毒积聚了太长的时间,所以,短时间内没办法完全清除,弥塔才让幽妙一路跟着我,继续往我体内种下引毒蛊,等那些蛊虫尽数吸走我体内的毒之后,就会自行从我体内排出去。”

    柳若晴领会地点了点头,可下一秒,眉头又皱了起来。

    既然弥塔自己就能给言渊解毒,为什么要让幽妙跟着,还是一个那么漂亮的小姑娘,这不是摆明考验言渊吗?

    要不是看在他们能解言渊体内的毒的份上,她肯定觉得他们不怀好意。

    言渊见她噘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便立即猜到了什么,噗嗤一声传来他的几声低笑,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一段时间不见,你身上的醋味越来越浓了。”

    没想到一眼被言渊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柳若晴有些囧,她也不过只是在心里吐槽一下而已,哪有真的对人家怀着敌意的心思。

    要不是他们,言渊的毒,还不知道能不能解了呢。

    柳若晴恼羞成怒地瞪了言渊一眼,道:“好啊,那我以后都不吃醋了,王爷要是有心纳人家为侧妃,我也已经给您的纳妃仪式办得风风光光的。”

    她带着挑衅的话语,在下一秒被言渊惩罚式地封住了唇,用力尝了好几下,等到她的双唇有些红肿了,才放开了她,深邃的目光,带着不悦地锁住柳若晴有些羞赧的面容,道:“我还是喜欢你小气的样子。”

    “哼!到时候人家真看上你了,你可别怪我对她无情。”

    闻言,言渊朗声笑了起来,因为刚刚醒来,身子有些虚,他笑起来的时候,气息也有些微弱,但是心情却很好。

    双手再一次将柳若晴圈进怀中,道:“放心吧,就算她看上我,我也不会看上她的。”

    柳若晴的眼珠,狡黠地转了转,“为什么?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你也看不上?”

    “没办法,自从看上了你,本王的眼神就扭曲了,旁得再漂亮,也入不了本王的眼。”

    “臭言渊,你刚醒来又希望我把你打晕是不是!”

    说着,对着言渊威胁一般地挥了挥手拳头,惹得言渊赶忙求饶,“我错了,爱妃。”

    尽管知道柳若晴并没有因为幽妙的存在而介意,可言渊还是很认真地解释道:“弥塔的双腿在一次逃难中被人打断了,没办法行走,所以才让幽妙跟着我的,等我的毒解了之后,我会派几万守城官兵随幽妙回塔蚁族,替他们守城,维护他们塔蚁族的安宁。”

    柳若晴这下明白了,为什么当日言渊说如果幽妙能治好她,塔蚁族人的性命就能活下来,反之,塔蚁族人就休想活命。

    柳若晴心里感动言渊这份情的同时,也有些替塔蚁族的族人唏嘘,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贵人的性命永远都比贱民要值钱。

    哪怕贵人这条命跟那些人没有任何关系,可说要陪葬就得陪葬。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不忍,好在自己没事,不然,言渊很可能会说到做到,真的要了塔蚁全族人的性命。

    “可是,苗人的蛊毒不都是害人的吗?你体内的蛊虫,不会对你有影响吗?”

    柳若晴担心地看着言渊,她所知道苗人玩的那些蛊术,全部都是用来害人,就没听说有一个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