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522.一直都知道
    第522章522.一直都知道

    “放心吧,这医蛊我之前在书上看到过,只是知之甚少,医蛊之中,数引脉蛊跟引毒蛊最为出名,只是,这种蛊术十分神秘,而且,书中说早已经失传,我当初也没想过用引毒蛊帮我来解毒,这一次,也算是误打误撞,我救了他们,他们也救了我,况且,如果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对整个塔蚁族并没有什么好处。”

    言渊虽然跟柳若晴说得轻巧,可当时,他是私下命齐风调查过这些塔蚁族的苗人,确认这些人背景清白之后,才允许他们给自己解毒的。

    至于以后,幽妙或者是塔蚁族的人有什么异心,在他眼皮底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柳若晴听言渊这么说,才放下心来,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受伤的呢。”

    “我们从塔蚁族出来的时候,遭到了埋伏,是伊邪派来的人。”

    柳若晴点点头,见言渊脸色有些发白,刚刚醒来,又跟她说了这么的话,想来是累到了,反正大概的情况她也清楚了,细节她就没必要再多问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先去躺下休息吧。”

    见言渊长长地呼了口气,“你这个没良心的,现在才知道了我累了?”

    柳若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也知道是自己疏忽了,他刚醒就跑过去找她了,这会儿她自己太高兴了就缠着他问怎么多问题,确实是将他累坏了。

    “我在这里陪你,你多睡一会儿。”

    “好。”

    言渊确实是累了,醒来的时候,身体还很虚,就急着去见柳若晴,刚才又站着说了这么多的话,所以,刚一躺下,他就睡着了。

    柳若晴侧着身子躺在他身边,脸上原本带笑的表情,骤然冷了下来。

    言恒不是省油的灯,既然他怀疑到她的头上,又有那个叫锦月的婢女在身边,如果锦月真是柳天心的婢女,那言恒绝对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出来。

    只是看他用什么方法查了。

    柳若晴眉头深锁,原以为解决了神武云爱,这件事,暂时就平静下来了,没想到,竟然又多了一个言恒。

    言恒就言启一个儿子,她可以想象言恒为了救言启不择手段的模样。

    到时候,言恒一旦狗急跳墙,真会做出什么不择手段的事情来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柳若晴心中又开始不安了起来。

    她现在有了儿子,让她做到放弃儿子,离开靖王府,离开言渊,那是绝对做不到的。

    她看着床上面色惨白,双颊消瘦的言渊,心中一疼。

    当初她答应柳城鹤替嫁过来的时候,绝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他,甚至为他生儿育女,她只是纯粹地想要保住一条命,等到办法回去而已。

    可如今,一切都同她最初的想法不一样,她还能怎么办呢,义无反顾地留在言渊身边,过一天是一天吗?

    言渊在床上睡到傍晚才醒过来,见柳若晴坐在自己身边发呆,便伸出手,将她的手,抓了过来,轻轻捏了捏。

    柳若晴陡然回神,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陪在言渊身边干坐了几个时辰了。

    “醒了?饿了没有,我让人将膳食端过来。”

    “不急。”

    言渊摇了摇头,捂着伤口,缓缓从床上坐起,伸手握住她瘦得仿佛削尖了的下巴,问道:“刚才愣着在想什么呢?”

    “嗯?”

    柳若晴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并不愿意多说什么,可言渊却并不想就此结束这个话题,握紧她的双手,道:“是在担心言恒说的那些话?”

    他现在连四哥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言恒,很显然,言恒今日的举动已经惹恼了他。

    柳若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这般开口道:“我只是在想,其实不算多大的事,可是一旦扯上皇家,就变成了天大的事,你说,我不过就是代替别人嫁给你而已,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那么多人揪着这事儿不放呢。”

    言渊明白柳若晴的想法,这原本确实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在普通老百姓之家,完全不算是什么事,可偏偏扯上皇家,那就是欺君的大罪。

    不管她是自愿还是被逼迫,她替嫁过来,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

    就算皇帝不计较,还有朝臣呢,御史呢,那些闲着吃干饭又古板的老臣,不弄点事情出来以表自己的忠君就觉得这辈子白活了一样,可偏偏,还没人挑出错来。

    所有人都觉得身在皇家是多大的荣耀和幸运,却不知道皇家子弟的言行,不像百姓那般自由,甚至诸多束缚。

    “晴儿很不喜欢皇家,是吗?”

    柳若晴在他怀里,僵了一下身子,倒也不否认,道:“皇家有好也有不好,只是束缚太多,像我这种过惯了自由散漫日子的人,有时候是真的受不了。”

    她从言渊的怀中抬起头来看他,嘴角微微一笑,“如果我嫁的人不是你,以我当初那些大逆不道的行为,怕是早就没命了。”

    言渊也跟着笑了起来,确实,当初这个女人在院墙上跟他说的那番话,要换成别人,也许真的被打死了。

    可当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留下了她这条命,甚至一次一次地忍下她那些无法无天的小动作,虽说她当时有皇嫂护着,他顾及着皇嫂,可他若有心要她的命,就算是皇嫂甚至是皇帝,也拦不住他。

    也许,冥冥之中就注定他们是要在一起相守一生的,所以,他潜意识里,才从未真正动过要杀她的念头。

    想着想着,连他自己都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道:“现在知道我好了?”

    “我一直都知道啊,所以才敢在你面前放肆。”

    她一脸卖乖地仰头看着言渊,那淡笑着的眉眼,楚楚动人,看着言渊心里发痒,跟着,便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攫住了她柔软的双唇。

    柳若晴动情地回应着他,但是顾及他的伤口,她并没有太大的动作,温顺地被他抱在怀里,相互深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