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523.幽妙心思
    第523章523.幽妙心思

    “王爷。”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带着踌躇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热情。

    柳若晴赶忙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微微红肿的双唇,因为动情而染上双颊的红润,还有狂乱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宣示着此时室内的暧昧。

    被这样突然打断,言渊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烟着脸,对着门口,沉声道:“何事?”

    “回王爷,民女给您熬了药膳粥,是专门用来解您身上的毒,请您趁热喝下。”

    回答言渊的不是管家,而是跟管家一同站在门外,端着药膳粥的幽妙。

    听到这个柔软的嗓音,柳若晴挑了一下眉,眼神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一眼,见他无奈地看着她,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我哪有。”

    柳若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否认道,跟着,一脸谄媚地扶起言渊,“既然是药膳,你赶紧出去吃了吧。”

    言渊点点头,对门外道:“端进来吧。”

    幽妙随着管家从门外进来的时候,柳若晴也扶着言渊从内室出来了。

    幽妙看到被柳若晴搀扶出来的言渊,耳根有些发烫,却也不敢越矩,只是老实地将药放到桌子上,站在一旁,目光却偷偷地打量着言渊。

    比如当日他带着手下闯入塔蚁族地界时那满身尚未褪去的杀气和戾气,今日的王爷看上去浑身柔和了许多,甚至眉眼之间,都多了几分她从未见过的温和。

    而这样的温和显然不是因为她或者是边上的老管家,而是王爷身边的靖王妃,那个当日差点让王爷拿她全族性命陪葬的女人。

    回想起那一日言渊脸上的狠厉和无情,还有对柳若晴的宠爱和深情,幽妙的心里,对柳若晴便升起了一股敌意。

    这个女人的存在,随时会影响了她整个塔蚁族。

    只是因为受了伤,就让王爷不分青红皂白,失去理智般地要他们全族填命,就知道这个女人在王爷心中的影响力。

    她不解决了这女子,他们塔蚁族人今后的性命,怕都是要掌握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柳若晴能感受到幽妙身上传过来的那强一股充满戾气和敌意的目光,她毫不客气地看向她,直视着她的双眼,看得幽妙心头一慌,尽管柳若晴的嘴角带着笑,可那双沉静的眼眸里,却带着一股让她胆寒的冷意,吓得她立即收回了视线,可心中的惊慌,却难以压下去。

    她刚刚还想解决了这位,却没想到她一个看似温和的眼神,竟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她刻意不去看柳若晴,可那双动人的美目,却对上了言渊,道:“王爷,您体内的毒在未清除之前,只能服用药膳,引导您体内的医蛊成长,除了药膳之外,切不可食用别的膳食。”

    这一点,言渊是知道的,当初弥塔也跟他说过,再者,他本人也没有太大的口腹之欲,所以对吃食并没有什么计较,便点了点头。

    “那不知这药膳,王爷要吃多久才可以呢?”

    出声的是柳若晴,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眯眯的无害的笑,却幽妙却总觉得他这样的笑容里,别有深意。

    柳若晴自知自己不是一个过于善妒的人,但也不代表自己会对那些肖想自己男人的女人会和颜悦色。

    这幽妙停在言渊脸上的眼神,灼热得就差要跟言渊说,王爷,我看上你了,她要是再没点表示,还真是被人小看了。

    幽妙没想到柳若晴会去在意这个,愣了一下,倒也没给柳若晴一个准确的时间,只是道:“回禀王妃,这个时间幽妙也说不准,因为王爷体内的毒积聚的时间太长,需要慢慢调理,循序渐进,等王爷体内的毒都清除了,药膳自然就不用吃了。”

    “原来如此。”

    柳若晴点点头,咬着下唇,面露歉意地看着幽妙,道:“那看来王爷以后的膳食,都得麻烦幽妙姑娘了,让姑娘这般受累,本王妃真是过意不去。”

    幽妙听着柳若晴这番言语,面上也没什么表情,而是十分安分地回答道:“王妃客气了,这是幽妙应该做的。”

    软软的声音,别说是男人听了,就是她一个女人听着都身子发酥。

    柳若晴转而看向言渊,笑道:“王爷,那你就乖乖听幽妙姑娘的话,吃她做的药膳吧,平时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换种口味也不错,我看幽妙姑娘做的药膳,味道闻着也是极香的。”

    说话的同时,目光还停在那些药膳之上,言语间,像是真的是在说那药膳,可里面暗藏的意思,言渊确实听出来了。

    什么换种口味,这死丫头,又在打趣他呢。

    他的目光,朝柳若晴含笑的脸上看了过去,也不顾有外人在,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颊,“鬼灵精。”

    言渊不是没注意到幽妙看他时那灼热又毫不避讳的眼神,只不过,那眼神只要不来自他的宝贝王妃,他就没兴趣去在意什么,也没兴趣去多看一眼。

    幽妙对他来说,甚至连救命恩人都算不上,只不过是双方的交易罢了,所以,他不需要对幽妙存什么感激之心。

    就算她最后解了他的毒,可这个女人要是敢在晴儿身上动什么心思,他要了她的命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言渊这柔和中带着宠溺的语气,毫不掩饰的温柔,让原本对言渊就存着微妙情愫的幽妙,这会儿是又羡慕又嫉妒,心里幻想着,王爷这番温柔,哪怕只有一分对着她,她死也甘愿了。

    可这般丰神俊朗,高贵如神祗的男子,本该周围就应围着各种仙子一般的女子,凭什么就只能让靖王妃一人独宠呢。

    就是普通男子都三妻四妾,更何况还是靖王爷这般身份高贵的天之骄子。

    越想,幽妙就越觉得王爷不该独宠靖王妃一个,再者,靖王妃又不是艳绝天下的女子,她虽然长得也漂亮,却还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就是她自己,也有足够的自信比靖王妃长得漂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