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524.言渊的决定
    第524章524.言渊的决定

    王爷的眼中,不应该只有靖王妃一个才是。

    说来说去,也就是靖王妃运气比她好,出生在西擎皇室,才能跟靖王爷联姻,得到靖王的宠爱。

    可王爷不可能一辈子对着靖王妃一个女子,哪个男人不喜新厌旧呢,只要她以后多在王爷面前走动,王爷总会将心思放到她身上来的。

    这样想着,她就觉得,让王爷服食药膳的时间要加长了,只要王爷一吃到药膳就想到她,她不相信以自己的魅力,得不到王爷的青睐。

    她有这种自信倒也不是没道理的,她确实长得很漂亮,声音又好听,言谈举止间,有一种天然的魅惑,这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当初,她刚接手替王爷解毒的时候,其实信心更浓,只是没料到靖王妃的出现,那个时候,她都被王爷的深情给吓了一跳,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相信,如果靖王妃就在那一刻死了,王爷真的会随她去了。

    就在幽妙胡思乱想之间,柳若晴已经端着她熬的粥,放到了言渊面前,便听言渊道:“这里有王妃陪着就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见言渊还没用膳就开始赶人,幽妙心里有些不甘心,可是,她心思深沉又懂得忍耐,知道一时半会儿不可能让言渊对她上心,所以,只能咬着下唇,将全部的不甘都收了回去,垂着眸子,退下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夫妇二人之后,柳若晴笑嘻嘻地在言渊面前坐了下来,道:“怎么样,美人熬的粥是不是特别好吃?”

    言渊吃粥的动作顿了一顿,抬眼看着她笑盈盈的眸子,从碗里要了一勺递到她面前,道:“爱妃既然对美人熬的粥这么感兴趣,不如你也来尝尝?”

    “不要,不要。”

    柳若晴赶忙摆了摆手,想起这药膳吃下去是为了养活他体内那一条条的蛊虫,她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一想起那些虫子在言渊体内活动,她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起来。

    言渊看她那一脸恶寒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什么,嘴角发出了几声低笑,随后,凑到她面前,眼底带着几分捉弄的光芒,道:“本王体内的那些虫子,白白胖胖的,很可爱,等它们长大了,就会自动从本王的伤口内爬出,到时候……”

    “啊!别说了!”

    柳若晴越想越恶心,怒瞪着言渊脸上那捉弄的笑,尖声打断了言渊继续说下去的言语,真是没想到这个从前连笑话都不会说的人,竟然还有这种恶趣味。

    “吃你的粥!”

    柳若晴用力在他手臂上捏了一下,也没有继续跟他打闹,虽然这药膳是幽妙熬的,可毕竟是给言渊解毒的,她可不能开玩笑。

    言渊听话地将那一碗药膳吃完了之后,擦了擦嘴角,将碗搁置一边,起身走到在窗前修剪盆栽的柳若晴面前,牵起她的手,道:“陪我出去走走。”

    柳若晴放下剪子,点点头,小心地搀着言渊往外走,因为她自己小腹上的伤也没痊愈,所以动作也没那么快。

    “珩儿在皇嫂那边可还习惯?”

    珩儿便是小世子的名,言珩,是他的皇帝哥哥亲自赐下的名字。

    珩,稀少而珍贵的玉,可见皇帝对自己这个小小的堂弟之看重。

    “皇嫂对他就像对自己的亲儿子似的,加上奶娘一直跟着在宫中,习惯得很,这段时间又大了一些,皇上有空没空还跑去长寿宫教他认字呢。”

    想一想自己那个儿子,还未满周岁,连父亲母亲都喊不全,他那位当皇帝的堂哥就亲自跑去教他认字,想想还有些有趣。

    这普天之下,能让皇帝亲自教认字的尊荣,到目前为止,怕也就只有他们家那位小世子能有这殊荣了。

    这么小就这般尊贵,享受着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两个人太后和皇帝无尚的宠爱,这小世子的命还真是富贵得不行。

    可也正是因为太后跟皇帝对小世子的爱重,更加让柳若晴没法去面对一旦哪一天,言渊为了她而跟皇帝翻脸的场景,这得让皇嫂和皇帝多心寒啊。

    言渊闻言,心中也是一凛,他明白柳若晴心中在想什么,又想起几天言恒上门的事……

    他眉头一蹙,随后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握紧了她的手,走到一旁的树荫下坐下,道:“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让我离开朝堂,辞了王爷这封号,陪你游戏人间的事吗?”

    柳若晴一愣,想起自己当日的戏言,看着言渊眼中那坚定的光芒,讶了一下,随后笑道:“是啊,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做吧?”

    她当初原本就只是一个玩笑,言渊对朝廷来说,可不仅仅只是一个闲散亲王,他的去留,严重影响到整个朝堂的运作。

    皇帝虽然亲政了,可毕竟还年轻,加上现如今东楚周边各国虎视眈眈,还有卫王和神机堂的狼子野心,他怎么能随随便便离开呢。

    就算她心里多么想让言渊放弃一切,只要陪着她游戏人间,她也不能这样自私啊。

    可见言渊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眼中的坚定,让她嘴角的笑容,收了起来,“你不会做好打算了吧?”

    “嗯。”

    言渊点点头,“等我体内的毒解了,我就跟皇上请辞,我们带上珩儿,选一个你喜欢的地方,远离朝堂,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好?”

    只要他不是手握重权的靖王,就没人会把视线停在晴儿身上来,说白了,那些朝臣盯着晴儿,无非就是针对他罢了。

    如果他连个亲王都不是了,谁会愿意盯着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后宅不放。

    柳若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言渊那坚定认真的模样,微微一笑,靠在他身边,道:“好是好,可是我现在过惯了奴仆成群,锦衣玉食的生活,让我突然去过普通人的日子,我肯定会受不了。”

    言渊知道她是在找理由不让自己做这样影响朝局的决定,可是,自他认识到自己非她不可的时候,就知道,就算这个江山被颠覆了,他都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