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525.男人不能太优秀
    第525章525.男人不能太优秀

    他宁愿做言家不忠不孝不负责任的子孙,也不愿将他深爱的女子置身于危险之中。

    “那就让皇上多给我些金银珠宝,就算到了民间,也让你过奴仆成群,锦衣玉食的生活。”

    这个要求,其实对于言渊来说,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让皇帝许他离开朝堂。

    柳若晴当然知道就算不当这个靖王妃,她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也绝非难事,可她不是在找借口吗,这家伙怎么就听不懂呢。

    柳若晴觉得言渊听不懂,却不知道言渊是装作听不懂她的话。

    其实,早在之前,他就打算离开朝堂,他不想让晴儿涉险,也不想让皇帝为难,所以,只有他远离了朝堂,才是最好的选择。

    “还是不行!”

    柳若晴依然坚决地摇了摇头,“当普通有钱人跟当王妃能一样啊,光是我靖王妃一个头衔,我就能在东楚横着走,我可不想就这样没了。”

    言渊被她这话给逗笑了,心里也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着想,便也没再坚持跟她讨论这件事,一切等到他都准备好了之后再跟她说也而不迟。

    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过去了,因为言渊体内有毒,所以,他伤口恢复得很慢。

    因为顾及两人的伤势,加上太后爱极了小世子这个小侄子,所以一直舍不得让他回王府,言渊夫妇二人正好受了伤,太后找了借口将小世子继续留在了宫里照顾。

    柳若晴的伤已经基本上痊愈了,中间,柳千寻也来过几次王府探望,因为全府上下都知道他是王妃的师父,所以都对他非常尊重,不敢怠慢。

    这日,柳若晴进宫去看了小世子之后,待到小世子被奶娘奶睡了之后,才从长寿宫离开,之后,想到云娇容已经好久没出宫了,便拉着她出了宫,又叫上了沈沁一同出来。

    “我们三个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出来了,尤其是娇容你,天天躲在皇宫里不闷吗?”

    说话的是沈沁,比起跟柳若晴,她跟云娇容更是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见过面了,这一次三人难得一同出来,沈沁也显得很开心。

    阁主让她多多关注朝廷的事,多跟王妃亲近,她虽然不知道阁主是何用意,但是,她能察觉到阁主对王爷并无什么恶意,还几次相助过王爷,所以,她并不担心阁主会对王爷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也就没什么顾忌地跟王妃亲近了。

    “我这个人比较懒嘛。”

    云娇容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倒是没多说什么。

    她算是借住在皇宫里的客人,本身就惹了不少人的闲话,若是还那样自由出入皇宫,肯定也会给皇上惹来麻烦,所以她能不出来就尽量不出来。

    今天也是柳若晴坚持拉着她出宫门,她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对了,王爷体内的毒,怎么样了?”

    沈沁给三人各自倒了一杯水,边看向柳若晴,问道。

    这可是阁主再三叮嘱让她关注的。

    听沈沁提起言渊体内的毒,柳若晴的脸上,漾开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王府里来了一个蛊医,正在给王爷解毒,陆大夫说,王爷体内的毒,正在一点点排出去。”

    “那不错啊。”

    沈沁跟云娇容脸上都漾开了一抹真心欣慰的笑容,可随即便见沈沁一脸好奇地看着柳若晴,道:“可为什么我看王妃你的笑容有些怪怪的?”

    “是吗?”

    柳若晴讪讪地摸了摸唇角,面对沈沁和云娇容二人那好奇的模样,轻轻嗤笑了一声,“我在笑我家王爷艳福不浅啊,才走了一个神武云爱,又来了一个美女神医。”

    神武云爱死了这件事,除了言渊,言绝,还有沈沁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柳若晴并没有在云娇容面前多提这个,而云娇容自然也不会多想,倒是听柳若晴刚才这话,云沈二人的脸上,好奇的意味更浓了一些。

    “给王爷解毒的大夫是名女子?”

    柳若晴挑了挑眉,笑得意味不明。

    想起这段日子幽妙在王府里那似有若无的主动,她就忍不住想笑。

    幽妙比起刚来的时候,可是非常放得开呢,借着给言渊熬粥送粥,没少有有意无意投怀送抱。

    男人呐,太优秀了也不好,总是被四面八方来的小妖精给盯上,她就算是孙悟空,也没那么多精力去赶妖精啊。

    好在言渊这个唐僧自制力还可以,就算妖精再多,他依然能做到岿然不动。

    就在几人神态各异地聊着各自的八卦时,酒楼外面的那条街上,传来一阵骚乱声。

    三人一并往楼下看去,见一名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手持棍棒,追着一名衣衫褴褛,年约八岁的孩子奋力跑着,嘴里还用各种污秽之词骂着什么,那些话,就是市井百姓都听不下去,更何况是柳若晴这几名女孩子了。

    柳若晴倒还是其次,毕竟她也是生于民间,这些话也不是没听过,倒是沈沁跟云娇容这样的闺阁千金,听到这样的辱骂之词时,眉头反感得拧了起来。

    他们看着那小孩子被追得抱头乱窜,脸上带着恐惧和害怕,而那个中年男子显然没有停下的意思,嘴里继续用污秽之词骂咧咧。

    下一秒,那个慌乱的小孩子被路边的小摊子给绊倒了,还没来得及爬起,那中年男子便已经追上了他,手上的棍棒毫不留情地要往那弱小的身上砸下去。

    柳若晴眸光一凛,手腕一动,手中的被子已经从他手中飞了出去,直接砸向了中年男子的手腕,他刚刚要砸向小孩子的木棒应声落地。

    柳若晴这一砸不轻,那中年男子直接疼得面目狰狞,嘴里还不忘怒骂着:“谁?哪里来的畜生敢暗算老子,你给老子出来……”

    随后,又是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将他双颊甩得有些红肿。

    正眼看去,见柳若晴三人已经站到他面前,三张漂亮的容颜,看得那中年男子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暗芒。

    见他双眼浑浊,步履虚浮,因为刚才跑了一段的缘故,喘得有些厉害,一看就是在眼花柳巷待多了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