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528.不该动的心思
    第528章528.不该动的心思

    柳若晴对云娇容这样的说法,一点都没感觉到意外,毕竟她一开始就有那种诡异又大胆的猜测了。

    倒是沈沁脸上讶了一下,不过,她毕竟在天机阁待了十年,她见识到的很多东西,都是身在闺阁之中的千金小姐所不曾见过的,所以,当云娇容这样说的时候,她也有一种想法一闪而过。

    只是因为云娇容是云太傅的独女,所以,那种想法,她并没有在脑子里停留太久,便否定了。

    “也许你们上辈子是亲兄妹呢。”

    柳若晴玩笑道,却见云娇容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是在很认真地思考柳若晴这话,引得她不禁笑出声来。

    “我开玩笑的,你还想得这么认真啊。”

    却见云娇容表情十分认真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对,我也是这种感觉,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亲哥哥一样。”

    不过,云娇容虽然这么说,但是绝对没有多想,她自己是云太傅的老来女,他们夫妇二人就她这样一个女儿,她又怎么可能会是别人的妹妹呢。

    而柳若晴却老早就多想了,所以,当云娇容这样说的时候,于是,她想的就更多了。

    神机堂的人当初几次三番要劫走云娇容,光是死在她手上的人就不少,可他们还是没有死心,到后面为何突然取消行动,她倒是不清楚。

    加上她对墨榕天身份的怀疑,还有师父的一系列举动,结合起来的话,云娇容跟墨榕天有关系还真是说不定。

    不过,这会儿,柳若晴倒是没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墨榕天帮他们在城西找了一段非常幽静的地段找了一块地,用来办书院。

    这天,柳若晴跟云娇容沈沁她们约好了要去看地,一早就起床了。

    “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言渊有些不高兴地伸手将准备出门的柳若晴给拉了回来。

    “之前不是跟你说,我要跟娇容他们办一间免费书院吗?现在已经选好地址了,我约了她们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他便从床上坐起,换上了一套水青色的长袍,体内的毒渐渐排出去之后,言渊的脸色,好了许多,水青色的长袍,衬得他清冷的气质里,多了几分温润。

    柳若晴也没反对,只是看着想到他身上的伤,道:“你的伤没事吗?”

    “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柳若晴见言渊状态还可以,也就没反对什么了。

    “那就走吧。”

    夫妻二人出了主院,才出了院门口,便看到幽妙垂着眸子站在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参见王爷王妃。”

    “有事吗?”

    柳若晴看着幽妙,动了一下眉,她刚才可没漏掉幽妙在看到言渊出来时,眼底一闪而过的晶亮,以及看到她时那瞬间暗下去的表情。

    幽妙看着言渊柳若晴二人双手相握,恩恩爱爱的模样,随着这段日子的相处,最初的那点羡慕现在也全部化作嫉妒,越发觉得,没有她漂亮的靖王妃都能得到靖王爷这般宠爱,如果给她机会的话,王爷爱她一定比爱靖王妃更多。

    她现在缺的,就是一个机会,而偏偏,王爷被王妃霸占着,她连一点机会都找不到,所以,幽妙觉得,她之所以被办法得到王爷的青睐,都是因为靖王妃善妒,霸占着王爷的缘故,这一切,都是靖王爷的错。

    渐渐的,幽妙心里对柳若晴仅存的那点畏惧也就被嫉妒和不甘的愤怒彻底取代了。

    之前,她打听好王妃今天出门约了她的那两个贵人朋友,本想等着王妃出去了,她找个借口去接近王爷,却没想到王爷竟然陪着王妃一起出来了。

    “回王妃,没什么事。”

    幽妙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言渊今日的打扮,不似在王府内穿得那般宽松随意,这会儿,这一身水青色的长袍,让她在王爷清冷的外表下,看到了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这样的气质,让她对王爷更是倾慕到难以自持。

    想了想,她又道:“幽妙见王爷这身装束,是想随王妃一同出门吗?”

    她尽管尽量将用词斟酌一番再说出口,可看到两人相握的双手,她就嫉妒得连语气都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许多,听上去不想询问,更像是质问。

    柳若晴都听出来了,言渊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原本不想说话的他,眼眸中的温度,骤然冷了下来,逼人的视线,冷厉地扫向幽妙,吓得幽妙的瞳孔,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可一想起自己被族人追捧的美貌,她的自信又回来了。

    “幽妙姑娘好像还没搞清楚你在王府的身份!”

    言渊凌厉的眸子,配上这森冷的嗓音,让他眼底原本对着柳若晴时那温柔的眼神,瞬间消失不见。

    听着言渊言语间流淌出来的冷厉,幽妙吓得身子本能地抖了一抖,眼眸垂得更低了一些。

    “幽妙不敢越矩,只是王爷伤势未愈,体内的毒素此时正全部凝聚在心口,如果稍有差池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幽妙才斗胆,请王爷不要出府。”

    幽妙说话的语气,显得不卑不亢,没有一点私心,尤其是拿言渊的毒和伤势说话,明摆着是拿捏到了柳若晴最弱的地方,就算言渊懒得听她说,柳若晴也不敢因为幽妙那点私心而让言渊去冒险,当下,脸色一变。

    因为之前言渊体内的毒已经蔓延到浑身各处经络,自从幽妙往他体内种下引毒蛊,将他经络内的毒素吸附过去之后,便开始往心口聚集。

    尽管他经络内的毒素已经清除了,但是集中在心脏的毒素却多了,按照幽妙的说法,需要再服用一段时间的药,再慢慢将那些带着毒素的蛊虫引出体外。

    所以,柳若晴听到幽妙提到言渊体内的毒,自然不敢拿这个来开玩笑,当下便跟言渊道:“你还是待在王府吧,我出去看看就回来。”

    说着,正准备走,却被言渊给拉住了,见他凌厉的目光在,再度扫向幽妙那看似平静实则紧张到发虚的脸,冷着脸,问道:“你觉得本王只是出一趟王府,能有什么差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