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529.本王心里清楚
    第529章529.本王心里清楚

    “这……”

    幽妙刚才那话,原本就是说给柳若晴听的,言渊的情况严重不严重,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她只是不想让他们夫妻二人一同出去才随口说的,现在言渊竟然抓着这个问题来问,一时间她哪里回答得出来。

    “王爷恕罪,民女只是觉得以防万一,王爷何不等毒彻底解了再出王府呢。”

    言渊的脸色,沉得有些难看,“什么时候本王出一趟王府还需要一个外人来管了!”

    他拂袖一甩,拉起柳若晴的手,不想再听幽妙多言,便直接往王府外走去,柳若晴有些担心,可还是拧不过言渊,直接被他拉出了王府。

    幽妙站在身后,看着言渊二人并肩亲昵的背影,紧咬着牙关,眼底愤愤不平,手,藏在袖子下,将袖子攥得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开始凸了出来,如果不是她垂着头,被人看到她脸上因为嫉妒和愤怒而狰狞的面容,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到。

    柳若晴被言渊带出了王府之后,还有些不高兴地开口道:“你还是听幽妙的话,赶紧回王府去吧。”

    言渊挑了一下眉,低眉看着柳若晴担忧的面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那个幽妙是什么心思,你会猜不到吗?她在你面前说那番话的意思,本王却是清楚得很。”

    柳若晴眉头一拧,她当然明白幽妙那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目的只是想单独找个机会接近言渊罢了,可是,现在真是解毒的非常时期,若是真如幽妙所说,出了什么差池,那怎么办?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因为言渊身上的毒,一直提心吊胆着,哪怕只是一丁点儿的可能,她都不能让言渊去冒险。

    言渊见她蹙着眉,情绪有些低落,便也没再说什么话来影响她的情绪,便出声宽慰道:“好了,别担心,我答应你,今天就陪你去看看那书院,别的什么都不管,行了吧?”

    现在人都已经出来了,就算她不同意又能怎么样,便只要蹙着眉,点了点头,“好吧。”

    两人到了城西的时候,除了墨榕天,沈沁,云娇容之外,竟然连皇帝都在。

    “皇叔,你也来了。”

    言朔对着言渊打了一声招呼,却一直站在云娇容身边,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倒是让云娇容尴尬不已。

    言渊夫妇自然知道言朔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倒也没多问,兀自走上前去。

    “王爷。”

    墨榕天看到言渊跟柳若晴手牵着手过来,那恩爱亲密的模样,看得他眼底有些发涩,在言渊走近的时候,他还是压下了心头的苦闷,拱手行礼。

    “墨兄也在。”

    言渊的态度并不算太热情,只是,因为墨榕天成了柳千寻的徒弟,他看在柳先生的面子上,自然也要以礼相待,再加上墨榕天几次救了晴儿的性命,最严重的一次,还差点死了。

    尽管,他总觉得此人对他的宝贝王妃有企图,可他也不能防备得太过明显了。

    “是,之前师姐说要办书院,我就自告奋勇帮她找地方了,王爷不会怪在下多管闲事吧?”

    墨榕天笑盈盈地看着言渊,哪怕心里有多嫉妒他,这会儿他也不能明着表现出来。

    师父说得对,既然没办法给若晴一个安定的人生,又何必去苦苦招惹她。

    “自然不会,有墨兄帮忙,那是最好不过了。”

    柳若晴倒是没注意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认真地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确实是个办书院的好去处,当下,便跟云娇容和沈沁定了下来。

    因为沈沁的时间比较自由,所以,书院的设计和建造,就交给了沈沁,至于教书先生方面……

    “不如让师父来教那些孩子吧,反正师父平时在京城也没什么事做。”

    茶楼内,几人正在商量书院今后的运营,墨榕天提出了这个建议。

    柳若晴愣了一下,目光看了墨榕天一眼,见他面上一脸坦然的样子,她也就没往深入去想。

    师父学富五车,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能成为师父的学生,对那些孩子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若是柳先生愿意的话,自然是好的。”

    言渊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其他几人自然也没意见,只是听云娇容突然间开口道:“我也想教那些孩子读书,反正我待在宫里也没事情,不如让我帮着柳先生一起吧,柳先生年事已高,有我在也会轻松一些。”

    墨榕天喝茶的动作顿了一顿,唇角不动声色地勾了一下,因为动作太小,根本没人注意到。

    而言朔倒是有些意外,云娇容是个看上去非常柔弱内向的女孩子,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提出来要去当女先生的。

    可是,有了之前神机堂的事,言朔是万不能让云娇容孤身一人在外面教书的,当下正要拒绝,却被云娇容抢在了前头,道:“皇上,我在宫里成天无所事事,办民学是父亲生前的愿望,还望皇上应了娇容的请求,让娇容能完成父亲的遗愿,娇容感激不尽。”

    说着,便在言朔面前,屈膝准备跪下,却被言朔给拉住了。

    自从云太傅夫妇过世之后,言朔知道云娇容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得太过悲伤,可也一直闷闷不乐,不曾真正开心过。

    办学这件事是云太傅的遗愿,又能帮助穷人家的孩子,确实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如果让容儿能因为教学而慢慢从失去双亲的痛苦中走出来,也不失为一件大好事。

    再见她用这双期盼的眸子,晶亮地看着自己,言朔拒绝的话,也没办法说出口。

    “可是……外面太危险了。”

    “不会的,柳先生和墨大哥武功这么好,我不会有事的。”

    云娇容郑重地摇了摇头,眼底始终带着期盼,生怕言朔会拒绝,她恨不得都要告诉言朔她要去学武功了。

    言朔见她这般模样,自然也不忍心让她失望,便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好吧,只要能保障你的安全,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