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530.嫉妒和不甘
    第530章530.嫉妒和不甘

    “多谢皇上。”

    云娇容面上一喜,原本对着言朔隐隐流露出来一些疏离,这会儿也被欣然所取代,很显然,她是真的很开心。

    只是,下一秒,言朔的眉头,便微微蹙了起来。

    容儿刚才叫墨榕天什么?墨大哥?

    容儿跟墨榕天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近了?

    言朔有些不高兴,据他所知,容儿身边并没有交好的异性,从小到大,除了他之外,她身边就没有亲近的男子。

    尽管容儿对他保持着刻意的疏离,可也没见她对别人亲近过,可这个墨榕天,他记得容儿跟他没见过几面,怎么能这般亲近,言语间,一副很相熟的模样。

    言朔的目光,有些吃味地投向在一旁默不作声喝茶的墨榕天,眼底多了几分敌意。

    墨榕天在心底勾起了唇,言朔的目光,他能感觉到,却直接选择无视。

    容儿是他的人,言朔就算再吃味,又能如何?有些事,是改变不了的。

    这样想着,他便放下茶杯,对言朔拱了拱手,郑重道:“皇上请放心,在下和师父一定会保障云姑娘的安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见墨榕天一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样子,言朔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让容儿为这个书院做事,她真的表现得十分开心。

    他哪怕心里再吃味都好,他都不忍心让容儿不开心,让容儿失望。

    “那容儿就有劳墨兄和柳先生了。”

    言朔对墨榕天拱了拱手,再看云娇容的脸上,眼神,都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尤其是云太傅夫妇过世了之后,他就没见过云娇容这般开心了。

    所以,言朔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是对的,只要容儿开心,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墨榕天端着茶杯漫不经心地用杯盖摩擦着杯沿,目光静静地欣赏着言朔停在云娇容身上那温柔的眼神,眼底慢慢的讽刺和不屑。

    如果哪天,言朔知道容儿的真实身份,不知道还会不会是这样的表情,他竟然有些期待看到言朔震惊,矛盾,挣扎的样子了。

    书院的开办因为柳若晴几人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

    原本,柳若晴以为柳千寻那样的怪脾气,是不会接受去当书院院长兼教书先生的事,却没想到他答应得十分痛快。

    书院有柳千寻这样的鸿儒坐镇,想要顺利办下去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加上云娇容身为太傅之女,尽得云太傅真传,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她的水平,绝不亚于那些沽名钓誉的书院的教书先生的水平。

    随着日子平淡地进行着,书院也在一个月后办起来了。

    因为是免费授学,书院很快就被一些穷人家的孩子给挤满了,但是书院也不是只要是穷人都会收,他们也会在其中挑一些真正读不起书又上进的孩子,而不是一些看着有便宜,不管有没有用都想着占的那些人家。

    书院取名为龙门书院,意为鱼跃龙门之意,如果以后能从这些寒门学子中挑出一些能为国效力的国之栋梁,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所以,这家书院皇帝暗中出了一些力,书院很快便落定了,敢在秋闱之前,正式开始授课。

    柳若晴不是一个能静下心来去当老师的人,所以,书院里的教书先生,她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反正有老头在,她并不担心什么。

    如今龙门书院,文有柳千寻和云娇容来授课,武则是有墨榕天亲自教授,那些出自寒门的学生,学得特别认真,很快,龙门书院的名字,便在靳都城远近驰名。

    一些提早赶来京城参加秋试的学子也都借助在龙门书院,一时间,好不热闹。

    而太后那边,也总算是将小世子还回来了,这就让老喜欢粘着自己王妃的某位王爷又一次产生了一种老婆要被抢走的危机感。

    想当初,他可没忘记那个“第三者”是怎么在他跟宝贝王妃亲热的时候,总是很不客气出来捣乱的事。

    很显然,言渊的担心是非常有必要的,原以为离开父母身边几个月的小世子,会跟自己娘亲不亲了,从而不会跟他的王爷父王抢老婆,结果,他比进宫之前,更加粘着他的娘亲,以至于每天晚上,言渊都要在小世子闹够了睡着了之后,才能得到王妃爱妻的短暂“怜惜”。

    这让言渊好几次都升起了一种要将小世子打晕让奶娘早点抱走的冲动。

    而靖王府内,除了言渊之外,最烦躁的,就是住在别院,一直以给言渊解毒而始终未曾离开靖王府的幽妙了。

    当初,她给言渊解毒,是确实存着报恩之心,听从她父亲的意思,随着王爷进京,等替他解完毒就回家的。

    可在回京的途中,她因为要替王爷解毒而总是每天要接近他,这样一个被人人称颂为战神,长相俊美,性情凉薄的男子,任谁都会为之心动。

    于是,幽妙是真的心动了,她以为,凭自己的美貌,只要在王爷身边长时间待下去,她一定是有机会让王爷看上的。

    可等到靖王妃的出现,她才知道王爷竟然已经成婚了。

    可她并不死心,甚至还动了一个可怕的心思,但是,靖王府上上下下,包括靖王爷自己都不知道她曾经做了什么,一旦他知道,她或许早就没命了。

    如今,她在靖王府里已经待上好几个月了,为了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留在靖王府里,她刻意减慢了解毒的速度,可她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王爷那般精明的人,她又怎么可能拖上太久的时间,况且,王爷身边还有一个总是笑盈盈却十分精明的王妃。

    所以,她必须在王爷毒解了之前,让王爷把心思动到她身上来。

    就算不行,她也要想办法让自己留在靖王府里,她不相信王爷真的能无动于衷,除了王妃之外就看不上别人了。

    幽妙的手里,翻着一本她父亲交给她的蛊术书,里面记载了各种医蛊之术,这些全部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跟苗人那种专门害人的巫蛊之术是截然不同的一种蛊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