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531.痴心妄想
    第531章531.痴心妄想

    因为言渊的存在,幽妙有时候甚至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单单只学了医蛊,却没有学别的旁门左道的蛊术。

    如果她能学一些能控制人性的蛊术,那或许,她就能永远留在王爷身边了。

    越想,幽妙就越觉得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听父亲的,不去占那些邪门歪道。

    现在,就算她想学,也没那么多时间留给她了。

    医蛊跟巫蛊虽然都是蛊,却是截然不同的门派,蛊术本就是难学,她从头开始学,最起码得花上十来年的时间。

    可那个时候,她就算学成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思来想去,幽妙便歇了这样的心思,可对言渊的心思,她却是完全没有打算要歇的。

    那样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为了得到他的青眼,就算是撞得头破血流也是值得的,她现在什么都没做,让她放弃又怎么会甘心呢。

    而现在,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她面前,她定是要抓住了的,那就是,小世子回来了。

    她经常听王府的下人在议论,说不满周岁的小世子极为粘人,成天都粘着王妃不放,这不正是给了她一个好机会么。

    王爷一次两次还能忍,可偏偏这样血气方刚的年纪,哪个男人真的能忍住呢。

    越往下想,幽妙就越兴奋,甚至都能看到言渊在向她微笑招手了一般。

    这天晚上用过晚饭,言渊非常准时地被儿子从老婆身边给赶走了,他心里不禁有些闷闷不乐,有一种自己的女人瞬间被别的男人抢走的感觉,而这种感觉,随着小世子待得时间越长而越来越强烈。

    从老婆身边被赶走之后,言渊叹了口气,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便无奈地笑出声来。

    想到有些公务一直压着没处理,便趁着这个时候去书房处理一下。

    书房是跟主院离得并不远的一座单独楼房,走到半路的时候,便遇上了在附近赏花的幽妙,至于是不是“碰巧”,言渊并没有在意,他的目光,甚至都没有在幽妙的脸上多停留半秒,便要离去。

    幽妙今天很显然是做了精心打扮的,领口也有些刻意敞开了一些,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瞄准了机会等在这里的。

    这几日,她已经将言渊的行踪算计得很清楚了。

    每天这个时候,小世子吃完奶,总是会缠着柳若晴,言渊想亲近都不行,几次之后,他也觉得没趣了,谁让他这个“大小孩”是没资格在“小孩子”面前争宠呢。

    于是,他每天都会趁这个时候去书房处理公务。

    言渊是不喜欢将私人生活跟公事混淆的人,所以书房并没有设在东院里头,这自然给了幽妙非常大的“发挥空间。”

    在她算准了时间之后,她就久久地等在花园里了,这里是言渊去书房的必经之路。

    可她发现,尽管自己几番精心打扮之后,言渊竟然看都不屑看她一眼,她心里慌了,那种不甘心也就更加激烈了,在言渊路过她面前直接目不斜视地离去之时,她脱口而出喊住了他,“王爷请留步!”

    言渊的眉头,不耐烦地拧了一拧,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此时,幽妙正将手帕放在脸上擦汗,手不动声色地又将领口扯开了几分,轻移细步,走到言渊面前。

    “有事?”

    言渊的眼底,平静无波,纵使她羞得面红耳赤,眼前一片大好春光,言渊的脸上都是无动于衷的表情。

    这不免让幽妙的心里有些失望,神情也暗淡了几分,想起他在柳若晴面前那柔软温和宠溺的眼神,对比眼前这冷冰冰的目光,幽妙便越发嫉妒得百爪挠心。

    可她也知道,像靖王这样的男子,本就不想凡夫俗子那般容易被征服,越是苦难,她就越兴奋,也越有耐性。

    这样想着,她定了定神,道:“敢问王爷,这解毒的日子也有几个月了,王爷现如今身体是什么感觉,可有出现异样?”

    她目露担忧地看着言渊,毫不掩饰眼底的缱绻深情,言渊是个成年人,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幽妙这样的眼神,以及她今日的行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人将他的毒给解了,只有他保住了这条命,他还能无所顾忌地去守护他想要守护的人。

    所以,即使他明知道幽妙的心思,他现在也只能留着她。

    幽妙跟他攀谈的借口非常好,好到让他没办法忽视她的问题,他想了想,将这段时间的感觉,如实说了出来,“四肢轻松了许多,只是心脏偶尔会有隐隐作痛的感觉。”

    这些作痛的感觉,就像是心绞痛,但是,足够在他能忍受的范围,他平时并没有特地问幽妙。

    闻言,幽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言渊拧了一下眉,“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幽妙听出了言渊言语中的厉色,怕他不相信自己的医术,面上立即浮现出了紧张之色。

    如果王爷连她的解毒能力都不相信的话,她还能找什么借口留下来呢。

    “王爷,请安心,并非有什么问题,您这种情况,是解毒的必经之路,只是幽妙怕王爷忍受不住那种锥心的疼,所以心里担心罢了。”

    说到最后,那越发细弱的嗓音,而隐隐从双颊上晕染开来的绯红,以及言语间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暧昧,言渊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他只不过是不屑给这种认不清身份痴心妄想的人假以辞色罢了。

    他冷眼看了幽妙一眼,直接无视了她抬眼看他时,眼底荡漾着的波光,冷着脸,转身离去。

    幽妙张着嘴,眼睁睁地看着言渊无动于衷地在自己面前离开,顿时傻眼了。

    她觉得自己刚才对王爷的暗示已经够明显了,王爷难道就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吗?还是说,王爷根本就是真的看不上她?

    幽妙完全不能接受后一种可能,她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前者,她绝对不相信自己这般绝美的容貌,加上这一手医术,跟王爷这几个月来相处的日子以及她尽心尽力为王爷解毒的情分,王爷会对她没有半点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