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532.滚!
    第532章532.滚!

    就算王爷真的对王妃深情有加,可在她心里,哪个男人不会喜新厌旧,就算再美的容颜,对着时间长了也会看腻了,更何况靖王妃的容貌,根本就比不上她。

    所以,她很快便又觉得,王爷定是顾及靖王妃的面子,所以刻意跟她保持距离,这一点,跟当初那个谜一样自信的凤漪公主简直不成多让。

    要是言渊此刻知道幽妙心里是这样的想法,一定会很不给面子地将她滚出王府。

    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幽妙便丝毫不会觉得自己对言渊是异想天开,怪就怪那个靖王妃太霸道,太善妒,一个女人霸占着那般高贵的男子不放。

    东楚的女子,最讲究的便是三从四德,可很显然,那个靖王妃根本没做到,而且,犯了七出之条之首,那就是善妒。

    等有一天,王爷对她用情至深,她一定让王爷以七出之条休了那个不知好歹的靖王妃!

    一番深思过后,幽妙俨然已经觉得那位高贵的靖王爷和靖王妃这个位子,在向她招手了,到时候,等她坐上靖王妃的位子,不但要让靖王妃老老实实滚出靖王妃,顺便带上她那个短命儿子。

    靖王府的小王爷,该是她跟王爷生的孩子才对。

    不知不觉间,幽妙已经站在花园里,想得很远很远了,她甚至连自己以后跟靖王的儿子叫什么名字都已经想好了。

    越往后想,她就越是激动不已,对让王爷倾心于她这件事,也做得更卖力了,更积极了。

    回到自己住的别院,待了一会儿,又迅速配了一些药,去了厨房。

    言渊处理完公务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了,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烟了下来。

    他的视线,朝书房对面的主院那栋楼看过去,门上,倒映着那婀娜的身影,言渊的眉眼,便下意识地柔和了几分。

    “那臭小子应该睡了吧。”

    想起自从臭小子从宫里回来之后,他跟宝贝王妃的亲热次数少得连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如果不是看在那小子是他亲儿子的面子上,他都有一种要掐死那小子的冲动。

    他就说,还是生小棉袄好,乖巧听话又暖心,而且,她肯定不会跟自己的父王“争宠”,可惜,他见了晴儿上次为了生臭小子差点把他吓去半条命,他是打定主意不会再让她冒那种险了。

    所以,这辈子,或许他是没有小棉袄了。

    越想,言渊的心里就越觉得遗憾,以至于他连有人接近他这边,都没注意到。

    直到一种女人的香味扑面而来,一道身影从角落里飞速往他身上撞了过来,好在他反应敏捷,才在那团身影撞过来的时候,他敏捷地往边上一闪,躲开了。

    以至于那个想要扑向他的人,因为扑了个空而摔倒在地,连带着手中的托盘也应声飞了出去,随着瓷碗落地的声音想起,地上一片棕色的水渍,在地上蔓延开来。

    当言渊看清面前这个女人时,眸光骤然冷了下来,那种逼人的杀气,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瘆人。

    幽妙这一摔摔得不轻,刚才,刚才为了让自己摔倒的时候逼真一点,不至于让言渊看出来,她掐准了言渊过来的时机,双脚踩在自己的裙摆上,整个人往前扑去。

    原本,她算好了时机跟角度,自己往言渊身上摔去的时候,他定会伸手扶住她,便跟顺势倒在他怀里去。

    这样漆烟的夜晚,月色朦胧,本就是暧昧的环境,加上王爷这般血气方刚的年纪……

    幽妙把一切都算得很准,唯独没算到言渊竟然连扶都不扶一下,直接避开了,她就那样狼狈地摔在地上,精心打扮的发髻,也散落了下来,手上擦皮了皮,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狼狈,跟自己想象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而此时,尽管因为角度的原因,她看不到言渊的表情,可周围那瞬间骤降的温度和低压,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瞳孔也害怕地瑟缩了一下,却愣是不敢往言渊那边看一眼。

    她赶忙忍下掌心火辣辣的刺痛,跪在言渊面前,“幽妙惊扰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尽管害怕此刻言渊会发怒,可她还是不忘记在言渊面前扮得楚楚可怜,好让言渊心生一丝怜悯,她对自己的外貌非常有自信,尤其是这般柔弱可怜的模样,试问哪个男人不会心软,从而心生保护欲。

    只可惜,她偏偏想错了,她就不该把眼前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跟大部分男人混为一谈,眼前之人全部的温柔,都已经给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并不是她幽妙。

    正因为她那样一厢情愿的想法,以至于她非但不见好就收,还一次一次地想办法让言渊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来。

    可她不得不承认,面对眼前的言渊,幽妙心里还是非常害怕的,他身上那种不近人情的冰冷,仿佛谁往他身边靠近一步,都会被冻碎了。

    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尽是冷漠,丝毫没有因为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而有半点动情,更像是一只还沉睡却突然被吵醒的野兽,眼底散发着愤怒且嗜血的光芒。

    “滚!”

    他懒得听她的解释,这个女人动的是什么心思,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能解了他身上的毒,他早就赶她走了。

    他并不怕死,也不怕百毒缠身,可他不会不怕,在他死后,晴儿母子该怎么办?

    那些曾经被他修理过的人,会不会借机找晴儿母子的麻烦,现在不仅仅是夫君,还是父亲,他有他不可推却的责任,况且,他还答应过,他一定要死在晴儿后头,守护她走完她的一生,让她安安稳稳地离开,他又怎么能食言。

    所以,就算他现在有多恶心幽妙在他身边的动机和心思,他都还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只要这个女人不要把主意动到晴儿身上去,他就能忍她。

    当幽妙处心积虑地在言渊面前扮得那样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等着言渊的回应,结果,言渊却只是给了她这样一个难堪的字眼,她身子一僵,心头也骤然变得苦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