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533.宣召进宫
    第533章533.宣召进宫

    可是,如今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不能退缩,便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为自己刚才那突兀无礼的行为解释道:“请王爷宽恕幽妙,幽妙只是听王爷说心口疼,才重新配了一副药,想要送过来给王爷试一试,看有没有解读的效果,刚才幽妙是不小心踩到裙摆才摔倒的,并非有心冲撞王爷,请王爷恕罪。”

    因为言渊体内的毒关系着他的命,所以,幽妙很清楚,只要拿解毒的事情说事,言渊总是会理解她的做法的,所以再来之前,她都已经给自己想好了退路了。

    如果王爷真的迁怒于她的话,她也能给自己找一个十分完美的说辞。

    可偏偏,言渊在听完她的解释之后,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在,轻轻一拂袖,直接走了。

    幽妙跪在地上,尽管已经入夏,她却觉得一股丝丝的寒凉,从她的膝盖处升起,侵入她的心脏,又冷又疼。

    这个世界上,难道真有这般不近女色,洁身自好,对妻子忠贞不渝的男人吗?

    幽妙还是不愿意相信,她想,也许自己做的还不够,自己的暗示还是太过隐晦了,所以王爷才不会轻易接受她这份的真情。

    接下去的日子,幽妙突然安分了许多,也不敢把心思动得太明显了,至于解毒的进程,对于那些不懂医蛊的人来说,毒解到什么程度,解了还是没解,这还不都是她说了算吗?

    至于王府的府医陆大夫,他虽然医术高明,但是并不精通医蛊,所以,他只要确定言渊体内的毒并没有恶化,甚至在减少的时候,就不会怀疑到她在其中动了手脚。

    这也是幽妙能有恃无恐的原因。

    龙门书院已经开始渐渐走上了轨道,柳若晴也会经常去逛逛看看,问一问那些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毕竟怎么说,她也是这家书院的一份子,不可能除了出点钱之外,什么都不干。

    柳若晴从龙门书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刚进了王府,便见一名宫里的内侍来到王府。

    这内侍,柳若晴认识,是上次给皇帝来传口谕的王公公。

    “奴才参见王妃。”

    王公公上前,对柳若晴行了个礼,看着王公公脸上那微笑的模样,柳若晴的心里却莫名觉得有些忐忑不安。

    “王公公免礼,公公此来是……”

    柳若晴看着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王公公,问道。

    “回王妃,奴才此来是奉皇上口谕,传王妃进宫的。”

    王公公的态度还是很恭敬,这也就说明了,皇帝对她的态度,不管此时皇帝召她进宫是什么事,但总归不会太严重吧,柳若晴在心里想道。

    “好,公公稍候,我进去换身衣服就随公公进宫。”

    “是,王妃请。”

    柳若晴离开之后,王公公被管家引到厅内坐下,这边又悄悄派人去了书房那边通知言渊。

    当柳若晴从主院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从书房疾步赶来的言渊。

    “王德来了?”

    言渊的声音沉沉的,听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嗯,皇上宣我进宫去呢,不知道是什么事。”

    比起言渊严肃的表情,柳若晴显得轻松许多。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进个宫而已,还需要你陪着干嘛。”

    柳若晴摇头拒绝了,“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

    王公公在厅里没等多久,柳若晴便过来了,跟在她身边的还有表情不是太好的言渊。

    见到言渊,王公公嘴角的肌肉,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随后,立即放下手中的茶杯,迎上前去,“奴才参见王爷。”

    “公公可知皇上召王妃进宫所为何事么?”

    王公公嘴角的肌肉抽得稍微明显了一些。

    他就知道,他来传口谕要是遇上王爷的话,就不容易把王妃带走,刚才她还庆幸王妃这么好说话,结果一转头,王妃就把王爷给叫过来了。

    “这个……”

    王公公的表情带着几分为难,“请王爷恕罪,奴才只是负责传口谕,并不知道皇上召王妃去做什么。”

    这场景,跟王公公上次来靖王府传口谕一模一样。

    言渊还想问,才张嘴就被柳若晴给拦住了,“刚才说好了的,你又反悔了?”

    言渊无奈,只能妥协了,跟着对王公公道:“那本王就把王妃交给公公了,请公公帮本王照顾好王妃。”

    “王爷言重了。”

    王公公在心里暗暗叫苦,王爷把照顾王妃这种差事压到他头上,这不是为难他吗?

    虽然他是皇上身边的太监,可说到底也只是个奴才而已,皇宫里,真有人要把王妃怎么样的,也就只有太后跟皇上有这个权利了。

    可是,他一个奴才,能跟那两个人对着干吗?

    王公公自然不敢应承言渊什么,好在柳若晴还是好说话,并没有为难他,便在言渊开口之前,出声道:“时间不早了,王公公,我们走吧。”

    “是,王妃。”

    王公公很明显松了口气,立即随着柳若晴从厅内出来,“王妃请。”

    言渊一路送柳若晴走到门口,还是不放心,想要跟过去,却被柳若晴给堵了回来,“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便上了早已经备好的马车,放下帘子,没有再回头看言渊一眼。

    直觉告诉她,这一次去皇宫,没那么好脱身。

    进了宫,柳若晴一路随着王德去了御书房,这一次,御书房内,有丞相王石,还有一个柳若晴没见过的陌生中年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在柳若晴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的人,景王言恒。

    柳若晴的目光,淡淡地扫过景王的脸,见他双眼带着狐狸一般的算计,狡黠地看着她,像是在跟她示威。

    收回目光,柳若晴走到言朔面前,“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召臣妇进宫有何吩咐?”

    在外人面前,柳若晴在言朔面前就没有那么随便了是,说话的时候,恭恭敬敬。

    见言朔拧着眉,表情严肃地看着她,像是有什么事难到他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