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534.过河拆桥
    第534章534.过河拆桥

    见言朔不说话,柳若晴也不着急等他回答,几人都一并安安静静地站在御书房里,等着言朔开口。

    “九婶可认识这位是谁?”

    半晌,言朔终于开口了,见他伸手指向柳若晴身旁那个陌生的中年男子,问道。

    柳若晴的目光,缓缓投向那位站在一旁一直没吭声,只是用一双犀利的眼神停在她脸上的男子,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言恒出现在这里,恐怕很可能是跟她假冒的身份有关。

    难道……此人是西擎的人?

    柳若晴在心里这样猜测着,却是没把这样的答案说出来,只是对着言朔,摇了摇头,“回皇上,臣妇不认识。”

    言朔捏了捏眉心,指着那中年男子,道:“张丞相,你自己来说吧。”

    “是。”

    被言朔称呼为张丞相的男子,转头看向柳若晴,微微行了个礼,道:“微臣是西擎的丞相张默。”

    果然是西擎的人!

    西擎的丞相怎么会来东楚?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牵扯到了真正的柳天心,言恒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

    “张丞相有礼了。”

    柳若晴微微一颔首,目光却是带着询问地看向言朔。

    见言朔从面前的桌案上拿起一本册子,递到柳若晴面前,道:“这是西擎皇帝给朕的亲笔信函,九婶你看看。”

    闻言,柳若晴伸手接过,心里却开始打起鼓来,尽管心中已经能猜到是什么事,来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柳若晴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将信函打开,里面的内容,让柳若晴脸色骤然一变,不敢相信地将目光投向一旁沉默不语的西擎丞相张默。

    “朕想听听九婶你对这件事有什么要跟朕说的。”

    言朔的语气十分温和,也听不出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现在这封信函是柳城鹤亲自写的,加上西擎的丞相亲自来见的言朔,她想否认也没办法。

    别说她确实是假的,就算她是真的柳天心,西擎皇帝跟西擎丞相都说是假的,她还能说什么。

    心里的内容,让柳若晴觉得无比可笑,柳城鹤那种狗皇帝,还真不是东西,过河拆桥这种事,竟然做得这么顺手。

    信上说,他接到密保,如今的靖王妃并非他的女儿柳天心,他担心自己的女儿在和亲途中就已经遇害,想要让皇帝严查冒充她女儿之人。

    他那话,不是摆明了要告诉皇帝,当初西擎嫁过来的天心公主是真的,只是在半途被她杀害冒充了?

    当初一手策划她嫁过来,现在就变成了她杀害了前来和亲的柳天心冒名顶替了?

    真不愧是个狗皇帝,这翻脸翻的,瞬间就将他自己变成受害人了,可偏偏,她连一点证据都没有。

    而西擎皇帝心中说的,有人告诉她,靖王妃并非真正的柳天心,这人就是景王言恒吧。

    当初她就怀疑言恒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他竟然来这一招,而偏偏,做贼心虚的柳城鹤,为了摆脱当初他逼迫她替嫁给言渊的嫌疑,竟然把全部的罪责都归在了她的身上。

    还真是一条毒计,既保全了他自己,又算计到了她。

    言恒料到柳城鹤那种自私自利的人,是绝对会把自己做的事,推得一干二净的,果然,他配合得很好。

    言恒垂着眉,眼鼻观心地站在一旁,静默不语。

    柳若晴的目光,在他身上掠过,唇角蓦地勾起了一抹冷笑。

    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救他儿子?这言恒也未免太蠢了一些。

    转身将信重新放回到言朔的桌案前,跟着,在言朔面前跪了下来,出人意料地没有任何反驳。

    “臣妇认罪,臣妇确实不是天心公主。”

    “九婶,你……”

    言朔跟在场所有人一样,都没料到柳若晴会认罪得这么痛快,连一句都不曾反驳。

    其实,只要她稍微反驳一下,他也许也能从中找出一些细节为他脱罪,不然,他也不会命人将丞相叫过来了。

    可现在,她这样直接认罪,就算他真想为她脱罪,这会儿也没办法了。

    柳若晴在言朔面前,重重地磕了个头,又跪直了身子,对言朔道:“臣妇承认臣妇并非真正的天心公主,但是,臣妇并不承认西擎皇帝信上所说之言。”

    说完,目光朝张默的脸上投了过去,突然间,对着他诡异地笑了一下,笑得张默的心头,蓦地咯噔了一下,瞳孔因为莫名的害怕而瑟缩。

    “想必张丞相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吧?”

    她在西擎皇宫的时候,其实见过张默一次,只是时间隔了太久,她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认出他来。

    张默是柳城鹤的心腹大臣,柳城鹤要做什么事,都会跟张默商量,当日,就是张默过来,见了她之后,也觉得她跟柳天心像,才下定决心让柳城鹤逼她代替柳天心嫁过来。

    所以,现在她这话,显然让张默心里惊了一下,好在他知道现在柳若晴说什么话,都是空口无凭,而他却是西擎的丞相,又有西擎皇帝的亲笔手谕为证,所以,他现在才是有利的一方。

    这样想着,便见张默指着她,冷哼了一声,“哼!大胆妖女,你老实说,我们天心公主是不是已经死在你手上了?”

    柳若晴懒得理他,只是将目光投向言朔,道:“皇上,臣妇确实冒充不假,却并非是杀害了天心公主,而是当日天心公主逃婚,西擎皇帝见臣妇长得跟天心公主极为相似,才逼着臣妇嫁过来,目的,自然是不想惹怒了靖王爷。”

    “你胡说!”

    柳若晴话音刚落,便听张默大喝了一声,跟着,又对言朔拱手道:“皇上,此女满口胡言,请皇上立即治此女欺君之罪,同时,微臣请求皇上能帮助微臣将我国公主找到,微臣跟我国皇上,定感激不尽。”

    “本王看谁敢!”

    御书房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带着竭力压着的怒意,从殿外走了进来。

    当那一袭玄色的身影出现在御书房内的时候,整个御书房的气压,瞬间低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