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535.全揽罪责
    第535章535.全揽罪责

    言恒抬眼,正好对上了言渊森冷逼人的目光,吓得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四哥最近倒是挺忙,不但要想方设法救本王那个不成器的侄儿,还要把闲事管到本王身上来了。”

    面对言渊投过来的森冷的视线,言恒的目光带着几分闪躲,对言渊这个弟弟的害怕,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明明这个弟弟年纪最小,可偏偏让他从心底升起惧意。

    他的嘴角,抽了抽,脸上带着几分不怀好意,讪讪地看着言渊,道:“九弟误会四哥了,四哥只是不希望九弟被来历不明的女人给骗了,你的身份不一般,若是被有心人算计了,这可怎么办?四哥也是担心你呀。”

    言渊没理会言恒这番冠冕堂皇的话,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便收了回来,提步走到柳若晴身边,目光深深地忘了她一眼。

    柳若晴见言渊来了,原本轻松的心情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紧张了起来。

    原本她不想言渊过来,就是不想他因为她的事跟皇帝起冲突,早在来之前,她已经来到了会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原本还庆幸幸好言渊没过来,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随后,柳若晴又觉得有些好笑地无奈一笑,她怎么能相信言渊会放任她不管呢,他来这里,本就该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不是吗?

    言渊没有拉她起来,而是在言朔面前直直地跪了下来。

    “皇叔!”

    言朔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皇叔,你这是做什么?”

    倒不是言渊跪言朔不得,而是,他早就许过言渊特权,他是不需要在他面前下跪的。

    从他登基以来,他就没让言渊在自己面前跪过,所以,这会儿言渊这样郑重其事地自己面前下跪,还确实把言朔给吓了一大跳。

    “皇上,晴儿并非柳天心这件事,微臣早在回京之后,晴儿就已经告知微臣,是微臣让她不要声张,晴儿不敢违背微臣的意思,才没敢说真话。”

    言渊将整件事,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柳若晴垂着的眼眸,骤然朝他看了过去,“言渊……”

    话到了嘴边,手却被言渊用力握住,他虽然在跟皇帝说话,注意力却放在柳若晴的身上。

    被袖口挡住的手,轻轻在柳若晴的掌心捏了一下,侧目看向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像是在告诉她“别担心,一切都交给我。”

    只是那一个眼神,就让柳若晴毫无顾忌地信任于他,所以一个字都没再说,只是安静地陪着他一起跪着。

    言朔从桌案前走下来,来到眼前面前,道:“皇叔,你先起来。”

    “皇上还是让臣禀奏完之后,再让臣起来吧。”

    言渊的眼神,看上去十分坚决,让言朔也没办法强迫他起来,只是转身走回桌案前坐下,道:“好吧,皇叔把你要说的,都跟朕细细说来。”

    “遵旨。”

    言渊拱了拱手,继而将目光往张默那边扫了一眼,道:“微臣回京当晚,晴儿就来找过臣,把柳城鹤逼迫她代替柳天心嫁过来的事跟臣细说了一遍,天心公主逃婚,只要西擎那边如实跟臣说,臣并不会见怪,然,西擎皇帝却逼迫一个无辜女子替嫁过来,这不得不让臣怀疑其别有用心,这才让晴儿暂时隐瞒她替嫁这事,就是为了查清西擎皇帝所作所为的真正目的。”

    言渊这话真假难辨,毕竟言渊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柳若晴替嫁这件事,全部是由言渊自己说了算的。

    所以,当言渊说出这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西擎丞相张默脸色大变,倒是没料到言渊早就知道这件事。

    “靖王爷,您切不可听此女胡说,我们西擎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来顶替我们天心公主嫁过来欺骗王爷,请王爷明鉴,切不可听信此女一面之词!”

    张默说话时的表情,带着极度的紧张和不安,双眼紧紧地盯着言渊跟言朔二人。

    而言渊这番话,却并没有完全取信于言朔,言朔毕竟是当皇帝的,如果连言渊在维护柳若晴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他这个皇帝就白当了。

    如果早在当初柳若晴就把真相告诉了皇叔,皇叔就算是为了搞清楚柳城鹤的最终目的,也完全不需要瞒着他。

    很显然,皇叔虽然早就知道柳若晴是假的柳天心,但是,绝对不是如他所说的,从一开始她就主动告知的。

    虽然如此,可言朔并没有直接挑明了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言渊和柳若晴夫妇,一言不发,像是在考虑言渊这番话的真实性。

    言朔这样一言不发,张默跟言恒都很紧张,张默作为西擎的丞相,站在东楚皇帝的御书房里,说白了,如果言朔真的相信柳若晴是被他们西擎逼迫着嫁过来糊弄靖王的,一旦靖王爷将怒气迁到他身上来,他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比起言恒,张默的心里更是紧张害怕,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口咬定是柳若晴在天心公主和亲途中,杀害了天心公主从而取代她嫁过来。

    “靖王爷,请您三思,千万不要被此女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张默的话,还没说完,便接受到了言渊那双烟得深不见底的冷眸投过来的视线,吓得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张丞相是觉得本王是个很好糊弄的人么?”

    这话一语双关,张默身为一国的丞相,不会听不出言渊话中的意思。

    就是想告诉他,他们西擎想要找个假冒的柳天心就想糊弄过去,也未免太小看他言渊了,也就是说,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他,不相信西擎的皇帝。

    “王……王爷……”

    张默的脸上,隐隐地渗出了些许细细的汗珠,可他为了自己这条命,也只能咬牙坚持着,只有咬住了柳若晴,他还能有脱身的机会。

    正想着该怎么让言渊相信自己的时候,言恒突然间出声插进来了,“九弟,四哥知道你想维护弟妹,可是,她假冒天心公主是事实,这是天心公主的贴身婢女亲口跟本王说过的,当日,此女跟她身边那位叫小月的女子一同杀害了天心公主,再代替她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