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536.传召锦月
    第536章536.传召锦月

    说到这,他从旁走出,站到皇帝面前,拱手道:“皇上,臣请传天心公主的婢女锦月觐见。”

    言恒这番大公无私,只为言渊好的说辞,引来了言渊一声充满嘲讽的嗤笑。

    “四哥已经黔驴技穷到这地步了吗?随便找个人就说是天心公主的婢女?”

    言恒脸色一沉,知道言渊会抓着这点不放,不过转念又想到西擎皇帝都派张丞相过来了,只要张丞相说她是,她不就是了么。

    这样想着,言恒便开口道:“皇上,九弟,现在张丞相在这里,是不是天心公主的婢女,张丞相自然是能认出来的。”

    一声冷笑,从言渊的口中传来,“张丞相现在都自身难保,他说的话,本王跟皇上都得考虑考虑其真实性。”

    “九弟,你……”

    言恒便言渊这番强词夺理的说辞给气得脸色铁青,他这个九弟,从小就能言善辩,把烟的都能说成白的,这会儿,他明知道他在强词夺理,可他却半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于是,言恒只能将视线投向言朔,“请皇上定夺。”

    此时,言朔正端着一杯茶,事不关己地品着,指腹轻轻在杯沿上摩擦着,见言恒将目标转向自己,他垂着的眼皮,才懒懒地掀开。

    随后,见他放下茶杯,将视线投向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丞相王石,“丞相,这事儿你有何看法?”

    原本站在一旁眼鼻观心的王石,听到言朔唤他的时候,才抬起有些慵懒的双眼,目光朝跪在地上的言渊夫妇看了一眼,又看向双眼紧盯着自己的言恒,沉默了几秒钟后,开口道:“皇上,依臣之见,把那个叫锦月的婢女叫过来问问也无妨,在皇上面前,那婢女定然不敢说假话。”

    王石是王玄翎的父亲,当日王玄翎牵涉到沈鸢被杀的案子,如果没有靖王妃相助,恐怕他这个儿子早就死了,所以说,王石肯定是站在柳若晴这边的。

    同时,王石也知道皇帝的心思,他跟他九叔九婶的关系,自然也不是四王爷能比的,从情感上来说,言朔肯定是站在言渊这边。

    四王爷在背后搞这么多小动作,甚至都出动西擎那边的人,可见他因为他儿子的事,是做好准备要报复九王爷的。

    他能随同张默一同进宫面圣,显然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若想给靖王妃脱罪,要么证明靖王妃的话是真的,要么就只有找到真正的天心公主来殿前对质了。

    四王爷把那个叫锦月的丫头叫上殿来,想必是想让她指正靖王妃,那么,也就是说,只要能从锦月的身上找到突破口,只要证明靖王妃是被逼嫁过来的,就算她确实犯了欺君之罪,有靖王刚才那番话把全部的罪名揽过去,靖王妃应该就不会有事。

    “好,那就传锦月觐见。”

    口谕传出去没多久,候在宫门外的锦月就被人带进了御书房。

    她在西擎的时候,虽然是天心公主的贴身婢女,但是见皇帝的机会并不多,这会儿进了御书房,看着坐在桌案前那个英俊不凡,气势逼人的少年,锦月的双腿本能地发软,还没等走到言朔面前,双膝已经跪了下来。

    “奴……奴婢锦月,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锦月的头垂得低低的,不敢抬头去看皇帝,以及周围的任何一个人,御书房这样神圣的地方,让她觉得压迫感太过强烈,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几分。

    “朕听四王爷说,你是天心公主的婢女?”

    言朔低沉的嗓音,语调平和,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帝王威严,让锦月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回……回皇上,奴……奴婢确实是天心公主的婢女,是随天心公主陪嫁到东楚的。”

    言朔的目光,朝王石看了过去,王石会意,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眼神微眯,看向锦月,问道:“既然如此,你把前来东楚时,路上发生的事,细细说给皇上听,如有半句虚言,就是欺君的大罪,你可知晓?”

    锦月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了一些,同时,目光下意识地言恒跟张默投了过去,见那两人不动声色地朝她看过去,那双看似深不可测的眼底,多了几分淡淡警告味。

    锦月明白,当日她出现在景王面前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就注定下不了这条贼船了。

    靖王妃替嫁这事,本就是西擎皇帝一手策划的,如今丞相张默都在这里,她除了咬死靖王妃意图杀害天心公主替嫁之外,别无他法。

    只要她把景王让她说的话如数说出来,只要靖王妃定了罪,她应该就没事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替嫁的事全部推到靖王妃身上去。

    这样想着,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开口道:“奴婢知道,奴婢绝不敢说谎欺骗皇上。”

    柳若晴的眉头,皱了起来,她自己当初一心只想着从西擎皇宫逃走,所以对整个殿内上上下下的下人都没什么印象,所以,这个锦月到底是真是假,她也完全不清楚。

    可言恒敢把她叫上殿来,想必是有十足的把握,如果真让他把全部的罪责都推到她的身上去,她除了欺君之罪之外,谋害西擎公主,冒名顶替靖王妃的别有用心,恐怕也会被朝臣抓住不放。

    到时候,皇帝迫于朝臣压力,定会治她的罪,而言渊也会为了他跟皇帝起冲突……

    怕是言恒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到时候,皇帝跟言渊叔侄反目,言恒想要趁机动手脚救下言启,也不是不可能的。

    柳若晴皱着眉头,想着该怎么应对的时候,言渊轻轻捏了捏她的掌心,她将目光投向他,见他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让柳若晴刚才忐忑的心,又重新平静了下来。

    “你且说来。”

    言朔沉着嗓音开口,心中对言恒那咄咄逼人的行为,已经十分不满了。

    目光,冷冷地朝言恒的脸上看了一眼,敛下心中的怒意,转而将目光投向跪在面前的锦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