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537.争锋相对
    第537章537.争锋相对

    “回皇上,奴婢随天心公主陪嫁来东楚,途中,遇到靖王妃跟她的婢女,两人劫持了我家公主以及奴婢,杀害了公主之后,又打晕了奴婢,换上奴婢跟公主的衣服,随着送亲队伍,代替我家公主嫁进了靖王府。”

    “你的意思是,天心公主已经被如今的靖王妃给杀死了?”

    低沉的嗓音在锦月说完之后,响了起来,吓得锦月愕然抬起眼眸,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冰眸。

    她吓得心肝一颤,心中暗忖,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位性情寡冷,手段狠辣的东楚靖王爷了。

    看着这双讳莫如深的冷眸,锦月只是停留了片刻,便将视线给收了回来,不敢对视太久,心中的恐惧,快速地从心里释放出来。

    此时,言渊已经从地上站起,顺手也将柳若晴给拉了起来,高大的身躯,站在锦月面前,犹如从空中压下来的烟色乌云,让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本王在问你话!”

    言渊不耐烦的嗓音,再度响起,吓得锦月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缩,垂着眸子,回答道:“是……是,奴婢亲眼看到靖王妃当时杀死了我家公主。”

    锦月硬着头皮回答道,随即便听到一声嗤笑从她头顶上方响起,她抬眼望去,见那张跟自家公主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赶忙收回了视线。

    自从第一眼在皇宫见到这个跟自家公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时,锦月当时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她跟这位姑娘在西擎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自从皇上逼着她代替公主出嫁之后,她就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就算她是贴身婢女,都没办法见到她。

    而送嫁队伍刚进了东楚境内,她就被歹人给抓走了,算起来,她跟这位假公主见面的次数还不到五次。

    这会儿见她突然间笑得这般诡异,锦月的心里,开始不安地打起鼓来,目光有些闪烁地避开了柳若晴的目光。

    “你真的是看着天心公主被我杀死了?”

    柳若晴问她,语气听上去有些气定神闲,反而是锦月被她这么重复一问,心中越发害怕了起来,身子也跟着发抖。

    “锦月,你可是在圣驾之前,要考虑好该怎么回答问题才对。”

    王石双手交叠着藏于宽袖之中,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吓得锦月确实不敢随便回答了,圣驾面前,她说错一句话,可就是杀头的大罪。

    “奴婢……奴婢……”

    言恒见锦月面露迟疑之色,心下有些焦急,在锦月开口之前,赶忙开口道:“锦月,皇上是最公正严明的明君,你只要如实交代,皇上定会为你和你家公主主持公道,可你要是胡说八道,小心你这条命……”

    言恒这话里话外,充满了警告,锦月不是听不出来,她刚才已经编了不少谎话,已经犯了欺君之罪了,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于是,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突然间伸手指向柳若晴,“没错,就是你,是你杀死我家公主的,可怜我家公主年纪轻轻就去了,请皇上明察秋毫,还我家公主一个公道。”

    她在言朔面前重重地磕了个头,面上一片哀戚之状。

    柳若晴看着锦月前脚还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模样,后脚就因为言恒一句不动声色的警告就变成了为主伸冤的忠仆,瞧她脸上那哀痛的模样,如果不是她知道内情,差点就相信了。

    “好,那你告诉我,我连你家公主都杀了,还留你这条命做什么?我就不怕留下后患?”

    “这……”

    锦月愕然地看着柳若晴淡定的样子,有恃无恐的模样,像是坚信自己根本就指正不了她一般。

    “这就要问你了,靖王妃。”

    说话的是言恒,他冷眼看着柳若晴,这会儿似乎是因为胸有成竹,他一点都不担心言渊,况且,只有把这个女人逼得无路可退,他才能让言渊为了救她而跟皇帝产生争执。

    所以,这会儿,言恒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柳若晴的。

    “你为何不杀锦月,自然有各种理由,或许是绝对她只是一个婢女掀不起大的风浪影响不了你,又或者,你那个时候良心发现,已经杀了一个天心公主了,就对锦月手下留情了,又或者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理由,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你自己清楚,怎么反而还问别人了?”

    柳若晴嘴角挂着淡笑,心里却已经将言恒骂了个狗血淋头,真是一只凑不要脸的老狐狸,这是真要把她往死胡同里逼啊。

    柳若晴没有再问,也没有反驳,只是意味不明地对着言恒笑了一笑,这莫名的笑,让言恒觉得背脊蓦地一凉,竟然被她这诡异的笑给吓到了。

    御书房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双方都在猜测对方心里此刻在想些什么。

    “你真的以为,这一次你能活着回去?”

    足足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御书房内,才重新响起了声音,开口的正是言渊。

    所有人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他,不知道他这话是对谁说的。

    御书房内,跟这件事扯不伤关系的只有言朔跟王石,所以两人虽然不知道言渊这话是对谁说的,但也没往自己身上揽。

    见言渊的目光,正停留在面露惧意的锦月脸上,深不可测的双眸微微一眯,便吓得锦月浑身一颤。

    只听言渊用慢条斯理的口吻,继续道:“早在本王从王妃口中得知她被逼替嫁的事之后,特地命人去了西擎一趟,你们猜……本王发现了什么?”

    言渊的目光在锦月脸上收回,缓缓投向一旁同样忐忑不安的西擎丞相张默脸上。

    张默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抽,尽管言渊还没有说什么,他心里已经开始默默地担心起来了,毕竟,整件事都是他跟皇上亲自策划的,要是被言渊知道了,倒霉的就是他了。

    “天心公主所住的宫殿内的所有下人,都在公主出嫁的第二天,全部暴病而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