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538.八王爷来了
    第538章538.八王爷来了

    言渊这话,说得漫不经心,却重重地打在了张默和锦月的心上,两人同时用震惊的眼神看向言渊。

    张默是没想到言渊竟然会查到这件事,当初,天心公主出逃,他们逼柳若晴替嫁,整个公主殿内的下人是都知道的,所以,为了夜长梦多,送亲队伍出关没多久,他们就策划将整个公主殿内的人全部灭口了。

    当时,对外宣称是公主殿内有人身染未知瘟病,将整个公主寝殿内的人都传染了导致公主殿内上上下下所有宫人都暴病而亡。

    这会儿,言渊说出这件事,到底想做什么?

    而锦月却是被言渊这话给吓住了,她毕竟是在皇宫里伺候这么多年的人,皇宫那些肮脏的事,她不会不知道,公主出嫁第二天,那些宫人就暴病而亡,她才不相信真的是巧合,很有可能就是皇上和丞相要杀人灭口。

    如果当时她不是作为陪嫁侍女离开了西擎,恐怕早就没命了。

    这样想着,锦月的脸色,白得可怕,她现在算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了,这一次就算她咬住了靖王妃,等靖王妃被定罪,她离开东楚之后,也同样摆脱不了被灭口的命运。

    越往深入去想,锦月的身子就抖得越厉害,眼看着就要反口了,便见张默抢在她前头,道:“王爷,宫人暴毙这事,是我们西擎皇宫内部的事,不知王爷扯这事做什么?当时大热天,宫人感染了疫症,相互传染而死,这种事并不少见,这跟靖王妃杀害我们天心公主冒名顶替之事有何关联吗?”

    张默的声音,有些响,像是要让自己这话说得有气势些,也可信一些。

    却见言渊只是勾了勾唇,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要让锦月害怕而已。

    只要锦月开始害怕,她的话,就会出现漏洞。

    “正好本王派去的人,救下了其中一名出逃的宫人,张丞相需不需要本王也传个人上来跟锦月对峙一下,都是公主殿内的人,想必都是认识的。”

    言渊这话,让锦月脸色白得更加厉害了些,原本她就害怕自己回去会被灭口,这会儿靖王竟然说他手中有另外一名公主殿内的宫人。

    如果当堂对质的话,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就不可信了。

    现在,锦月发现自己是进退两难,不管她说什么,都免不了一死了。

    言渊看出了她脸上的挣扎,便继续加大了筹码,对锦月道:“本王知道你并非真的要陷害王妃,而是被人逼迫,现在在圣驾面前,只要你如实说出来,本王在皇上面前给你保证,免了你刚才的欺君之罪。”

    言渊这话,让锦月眼底一亮,可眼中还有些犹豫,她对言渊不了解,自然不敢轻易相信他的话。

    言朔也看出了锦月眼中的挣扎,她心里的天平,已经偏向里柳若晴这一方,要的就是皇帝一句免她死罪,她定然就招了。

    当下,言朔便立即开口道:“你只要如实交代,朕就免你一切责罚,君无戏言。”

    连“君无戏言”这四个字都出来了,锦月还能犹豫什么,当下便要开口,却被张默给抢先了一步,“既然王爷的人救下了公主殿的人,那就请王爷传那人过来吧,免得我们西擎的皇上还要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女贼蒙受不白之冤。”

    张默这话,说得有些不客气,那眼神,有些凶狠地看向言渊身旁的柳若晴,一副正大光明的模样,殊不知柳若晴早就看出了他那色厉内荏的模样。

    其实,张默跟言渊一样都在赌,就看最后谁赌赢。

    当日那些宫人,确实逃走了两个,他们找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有找到,后来发现公主殿的那条河,是可以通往宫外的,如果有水性好的宫人,很可能会从那条河逃出去。

    当时,他们也派人出宫寻找,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

    或许,真如言渊所说,宫人被他的人给带走了,但也有可能是言渊在诈他们。

    现在,还没有走到无路可退的地步,他怎么可能轻易就承认了,所以,不管如何,他只能硬着头皮赌下去了。

    如果言渊手上真有那人,为何在锦月过来的时候,不马上派人传召,而要等到这会儿呢。

    这样想着,张默心中的胜算更大了一些。

    言渊的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没想到张默看上去胆小怕事,竟然也不是好对付的,难怪能坐上西擎丞相的位子,看来是他小看他了。

    刚才,他就是为了诈一诈锦月,并非手上真的有公主殿内的人,毕竟,他派齐风去调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了,想要找到公主殿内的幸存者,可能性并不大。

    原本他只要让锦月害怕,再让她把实情说出来就行,没想到会被张默抢在了前头。

    言渊这会儿觉得有些难办,他去哪里变一个人出来?

    锦月原本鼓足的勇气,也被张默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模样给吓到了,一时间又不敢说实话。

    “锦月,皇上都已经跟你允诺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连一直站在一旁,就是凑个数看热闹的王石都再一次开口了,他也注意到了锦月眼底再度染起的那丝犹豫。

    这会儿,急得岂止是张默,言恒也急,要知道,这次的机会若是错过了,他的儿子就真的没希望了。

    “锦月,你若是敢欺骗皇上,小心你这条命。”

    言恒咬牙切齿地看向锦月,语气中的警告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就像是锦月说了一句对他不利的话,就会当场要了她的命一般。

    锦月果然被他吓得不敢说话,只是跪在那里,身子抖得如筛糠一般。

    “四皇叔,朕在这里,不管事情真相如何,朕自会处理,你且少安毋躁。”

    言朔沉着嗓音开口,目光冷冷地扫向言恒,显然对他今日的行为越发不满了。

    言恒也察觉出了言朔的不高兴,虽然他也是言朔的叔叔,可比起言渊,亲疏立见,言朔今日是摆明了帮着言渊的,不然,他也不会只叫了王丞相,却没有叫庞太师了。

    “臣遵旨。”

    心里再用多么不甘,言恒在皇帝面前也不敢造次,只能忍着心中的怒火,退在一旁。

    言朔再将目光投向锦月,问道:“锦月,你可还有别的话要说?”

    锦月垂着脑袋,身子依然剧烈颤抖着,目光小心翼翼地看向张默和言恒,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如果早知道会遇上今天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当日就不该跟景王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奴婢……奴婢……”

    就在这个时候,内侍王德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言朔面前,“皇上,八王爷来了。”

    王德的表情有些古怪,目光总是往柳若晴的脸上投过去,看了一眼之后,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