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539.老熟人
    第539章539.老熟人

    他的反应,柳若晴也看在眼里,不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八哥来了,王公公干嘛用这副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她?而且,八哥怎么也来了?

    “宣。”

    很快,言绝那潇洒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他扫了一眼眼前的众人,勾唇一笑,道:“这是怎么了?本王听说西擎的张丞相来了,特地来看看。”

    他兀自走到言渊身边,往言恒那边看了过去,“呦!没想到连四哥都来了,真是稀客。”

    言恒看着言绝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唇角抽了抽,心中有些冷笑。

    也不知道这老八怎么就跟老九这么好,他们俩的母亲,一个是中宫皇后,一个是西宫皇贵妃,照理说应该是争得最厉害的两个人,偏偏是兄弟中关系最好的。

    皇帝也喜欢重用他们两个,而其他那些兄弟就被安排到各自封地去,连要回京都需要皇帝批准。

    一想起来,言恒就有有种抑制不了的嫉妒和不甘从心头涌上来。

    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言绝,道:“八弟怎么也来了?”

    “哦,本王刚才进宫的时候,碰上一个老熟人,见她一直站在宫门口徘徊,就带她进来了。”

    言绝的话,让言渊夫妇面色一动,同时将目光投向言绝,见言绝转头对他们潇洒一笑,却什么也没说。

    言恒不相信言绝就是这样顺便来一趟,他在这个点出现在这里,怕也是跟他们现在争论的事情有关。

    至于他说的老熟人……

    言恒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言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言绝,又见他跟言渊夫妇二人之间无声的互动,心里便明白了什么。

    八皇叔虽然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总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可关键的时候,也从未出过什么纰漏。

    虽然不知道八皇叔说的老熟人是谁,但肯定是对九皇叔有利的一方,既然是这样,那他当然得好好帮一把。

    “哦?八皇叔说的是什么老熟人?朕认识吗?”

    “嗯……”

    言绝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扇柄,轻轻抵着自己的下巴,道:“算认识,也算不认识吧啊。”

    “八王爷就不用卖关子了,老夫的好奇心都被你吊起来了。”

    丞相王石非常配合地开口道,从头至尾,他看似事不关己,可很明显也是偏向言渊这一方的。

    “哈哈哈,没想到相爷也这么心急,那本王就不卖关子了。”

    言绝朗笑了几声,对王德道:“王公公,请外面的人进来吧。”

    “是。”

    王德出去之后,很快便带着一名年轻的少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除了言渊跟柳若晴二人之外,其他几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那张跟柳若晴一模一样的脸,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愕然的表情。

    “这……”

    言朔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言渊等三人,从这三人脸上那了然的模样可以看出,这三人之前肯定是见过此女的。

    至于八皇叔为什么会他认识又不认识此人,大概是因为她长了一张跟九婶一模一样的脸吧。

    难道她就是……

    他疑惑的目光看向他们,见三人一同对他点了点头。

    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几个月前从京城离开的西擎真正的公主,柳天心。

    叔侄三人共事这么些年,默契自然是有的,言朔心中暗暗点头,该做什么,该问什么,已经了然于胸。

    张默等人已经傻眼了,万万没料到这个时候,真正的柳天心会出现,那不就说明锦月之前的口供,根本不需要去验证,就已经说明是捏造的么?

    锦月此时吓得已经脸色惨白,盯着双眼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柳天心,身子抖得越发厉害了。

    柳天心先无视了周围那几双震惊的眸子,提步走到言朔面前,下跪行礼,“罪女柳天心参见皇上。”

    她自称罪女,自然是认下了她之前逃婚的事情。

    逃了东楚九皇叔的婚,从某方面来说,有点羞辱东楚皇室的意思,柳天心这会儿自称罪女,显然算是识时务的。

    言朔心中已然有数,也没有急着发问,而是让她起身,“平身吧。”

    “谢皇上。”

    柳天心站直了身子,目光缓缓投向站在殿内脸色已经有了明显变化的张默,唇角微微向上勾起一抹小弧度,却吓得张默心肝猛然一颤。

    “你就是西擎的天心公主?”

    “回皇上,正是。”

    柳天心站在一旁,显得恭恭敬敬。

    言朔没有急着开口,在张默三人忐忑的眼神中,缓缓端起刚刚加满茶水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随后,若有所思地将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锦月,道:“你不是说亲眼看到天心公主被靖王妃给杀死了么?难不成这位也是假的不成?”

    “奴婢……奴婢……”

    锦月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皇帝最后那个问题已经明确表明了他此刻不悦的态度。

    若说靖王妃是假的,她或许还能说记得理直气壮,可眼前这位……

    她哪里还敢说是假的?

    且不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除了孪生姐妹之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已经非常不可能了,又怎么可能会出现第三个。

    她害怕地将目光投向张默,见他的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这位天心公主向来就是个不省心的主,在西擎的时候,她就没把皇上当父亲,也没少跟皇上对着干,如果不是因为当时东楚靖王爷指明要娶天心公主,皇上或许早就容不下她了。

    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就不应该留下这个祸端,张默在心里恨恨地想着,他很清楚地知道,今日,天心公主出现在殿前,绝对不是为了来帮他的。

    “大胆刁民,竟然敢在皇上面前信口雌黄,谁给你的胆子!”

    一直以一个旁观者身份在一旁的王石,率先开口了,比起一开始那温和的语气,这会儿王石说话,已经拿出了十足的丞相的架势,锦月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早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全了,哪里还会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