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540.相互攀咬
    第540章540.相互攀咬

    “说,谁让你假冒天心公主的婢女!”

    王石不愧是王石,他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侧重点,就将柳若晴冒充柳天心的这件事,转移成了有人蓄意陷害靖王妃。

    明明柳若晴犯了欺君之罪,可侧重点不一样,到时候量刑自然也不一样。

    王石刻意无视了柳若晴假冒柳天心这件事,无非是觉得这事往大了说是欺君大罪,往小了说,就是皇上王爷的家事,没什么大不了。

    至于那些顽固的朝臣,有他这个相爷在,量他们也蹦跶不起来。

    锦月一听王石把假冒和诬陷的罪名都扣在了自己的身上,哪里还敢犹豫,不停地对着言朔连连磕头,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婢确实是天心公主的婢女,奴婢没有撒谎。”

    锦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站在一旁并不打算相助的柳天心,又是一阵重重的磕头,“公主,您给奴婢作个证吧,奴婢没有冒充,奴婢没有冒充。”

    柳天心垂着眸子,静静地看着锦月吓得惨白的脸色,冷笑了一声,“锦月,本宫还没来你就诅咒本宫死了,怎么这会儿反而来求本宫了?”

    柳天心的话,让锦月噎了一下,怔怔地看着柳天心脸上那嘲讽的笑,这会儿,她已经顾不上言恒对她的威胁了,伸手指着张默,道:“是张丞相逼着奴婢这样说的,奴婢是卑鄙的,求公主饶命……”

    说着,又转而对着言朔又是一阵磕头,“求皇上饶命,求皇上饶命……”

    言朔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怒意,还是漫不经心地品着茶,随后,目光懒懒地投向已经冷汗湿了整个背的张默,勾唇一笑,这笑容却吓得张默双腿一软,差点就跪下去了。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张丞相的主意了?”

    “皇……皇上,您切不可听这贱婢胡说,这贱婢说谎成性,这会儿见谎言败露,就诬陷到微臣身上来,微臣绝对不曾让她诬陷过靖王妃。”

    言朔也没有咄咄逼人,只是看着他,继续问道:“那丞相远在西擎,又是怎么知道靖王妃是假冒的呢,连朕都是今日亲口听王妃说了才知道的,丞相真是耳聪目明,这么远的事,丞相都能知道。”

    言朔说这话的是时候,目光意味不明地朝言恒看了一眼,吓得他瞳孔猛然瑟缩了一下,不敢说话。

    张默一听,似乎是从言朔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发,眼底骤然亮了一下,指着边上的言恒,道:“禀皇上,是四王爷派人送信到微臣府上,微臣才知道天心公主遇难了,这才将事情禀明我国皇上,请他亲自定夺这件事的。”

    说完,他还一脸欣慰地看着柳天心,“好在天心公主吉人天相,不然的话,我家皇上肯定会伤心得食不下咽。”

    看着他一脸欣慰又说出这样一番违心的话时,柳天心忍不住感到万分恶心,要不是现在圣驾当前,她一定上去将张默这不要脸的狠狠揍一顿。

    “皇上,试问如果是我们让人冒名顶替天心公主嫁过来,我们想要隐瞒都来不及,皇上又怎么会让微臣亲自过来跟皇上说明这件事,这……这根本说不通嘛。”

    张默这个时候还想去否认这件事,让柳天心站在一旁都忍不住想笑。

    这个张默能爬上丞相之位,还确实不简单啊,这样死皮赖脸的坚忍品德,还真是没几个人比得上。

    她都站在这里了,是不是冒名顶替,还不都是她一句话的事情,这张默是当她是死人吗?

    柳若晴一听,也觉得张默这话颇有道理,还非常有逻辑性。

    西擎那边让她代嫁,肯定是要尽量隐瞒住的,这会儿让张默过来揭发她冒名顶替这件事,本身就不符合逻辑,可柳城鹤和张默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柳若晴轻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随后,想到了什么,目光深深地在言恒脸上扫了一眼。

    看来,这位四王爷给张默的那封信,起了很大的作用,柳城鹤跟张默八成是被言恒给坑了一把吧。

    那封信绝对不是告诉张默柳天心在和亲途中遇害,而是别的说辞诈了张默甚至是柳城鹤,让他们不得不主动来揭发这件事。

    如果张默跟柳城鹤都亲自证明她是假的,那她根本没办法为自己辩解。

    言恒这一招还算是相当高明的。

    柳若晴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言恒,为了救自己的儿子,竟然这般百折不挠。

    可是,言恒的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呢,能让柳城鹤派张默亲自过来说明这件事?

    柳若晴又将视线投向锦月,随后就恍然大悟了。

    言恒信中应该是跟张默说,言渊已经察觉到他娶了个假的天心公主,西擎若不想惹怒靖王爷,跟东楚起冲突,那就只能把这件事推到她这个冒牌货身上来。

    因为言恒是四王爷,跟言渊是亲兄弟,所以,言恒信中的内容,张默不会去怀疑其中的目的,于是,就有了张默亲自来东楚这件事。

    柳若晴这样猜测着信中的内容,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的猜测符合逻辑了。

    而就在柳若晴深思熟虑的同时,言朔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言恒,还是十分温和地一笑,道:“四皇叔来跟朕解释一下,皇叔既然知道给九婶是假冒的,为何不先来跟朕或者九皇叔说明一下,反而舍近求远,亲自修书到西擎去了?朕有四皇叔替朕分忧,朕心里真是不胜感激。”

    言朔这话,说得温和,可其中的意思却听上去有些言重了。

    尤其是最后那句话,言恒敢越过皇帝的意思,自作主张,往大了说,可是藐视君王的大罪,言恒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皇帝话中的意思。

    当下,立即跪下来跟皇帝请罪,“皇上恕罪,微臣并非越过皇上自作主张,而是此事微臣并不知道真假,本想着跟张相那边确认好了之后,再告知皇上和九弟,如果事情并非那样,岂不伤了九弟跟九弟妹的感情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