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541.靖王妃是被逼的
    第541章541.靖王妃是被逼的

    言恒这话,说得冠冕堂皇,让言渊跟柳若晴都忍不住想要呸他一脸。

    景王这脸皮得有多厚,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当初跑到靖王府去就差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假货的时候,可没有此刻表现得这般“用心良苦”呢。

    “皇叔所言甚是。”

    言朔也没有对言恒过于咄咄逼人,脸上依然笑眯眯的,“也就是说,皇叔只是跟张相说明靖王妃可能是假的,张相就这么确定了天心公主遇难了?”

    “这……”

    言恒冷汗涔涔,想起自己给张默的那封书信,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张默有没有把那封信带在身上,如果没有带在身上,对他自然是非常有利的。

    “微臣信中确实只是跟张相说,有位叫锦月的婢女说天心公主在和亲途中被人给杀害了,所以才为了求证此事,才修书给张相的。”

    柳若晴冷笑了一声,言恒真会睁眼说瞎话,当张默是死的吗?

    果然,张默听言恒这么说,脸色顿时烟了,目光冷冷地扫向言恒,有点窝里反的味道,殊不知两人正在不知不觉间被言恒的问题往坑里带了。

    其他几人都带着事不关己的表情看着他们,看他们狗咬狗的样子,颇有几分兴致。

    “四王爷,你这话说得也太不负责任了,你在信中明明跟本相说,靖王已经知道靖王妃是假冒的,让本相来东楚确认此事,皇上才特地派本相前来东楚。”

    至于他来东楚是为了确认靖王妃是假冒还是诬陷靖王妃,只有他自己跟皇上才知道,他完全不需要跟其他人坦白。

    就如一开始柳若晴猜测的那样,言恒信中确实是骗了张默,而张默跟柳城鹤因为做贼心虚,在一切还没有搞清楚之前,就被言恒当枪使了,把全部的罪责都推倒她的身上。

    再加上有锦月的口供,就算她坚决不承认,也会给人留下话柄。

    好在八哥带了柳天心过来,事情就非常明朗了。

    “张相休要诬陷本王,九弟从未跟本王说过靖王妃是假的,本王又怎么会跟你说这样的话?”

    “你……”

    看着言恒厚颜无耻地耍赖,张默气得脸色铁青。

    “四王爷是不是需要本相拿出你的亲笔信函给在座的人看一看?”

    “你……”

    言恒信中还是有些顾虑的,张默要是真把他那封信带在身上,只要信拿出来,他面子里子全没了,这还是其次,皇帝知道了他信中的内容,定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所以这会儿,他只是怒瞪着张默,偏偏不敢说任何刺激他的话。

    “行了,两位也不用再争了,四皇叔的信写了什么,朕并不想追究,现在,天心公主就在这里,事实真相如何,她说的最清楚。”

    原本刚才那些话其实就没必要说,皇帝完全只要问柳天心一个人就够了,之所以刚才问那些多此一举的问题,不过就是想看着言恒跟张默狗咬狗,再顺便将这件事的关注重点从柳若晴假冒柳天心,变成柳若晴假冒是主动还是被动,这其中的性质差别就大了。

    言恒跟张默都同时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殿内还站着关系着整件事的当事人,真正的西擎公主,柳天心。

    柳天心的一句话,比他们双方争多久都有用。

    张默下意识地擦了擦额角,心里祈祷着柳天心能看在皇上是她父亲的份上,不要说出事情的真相,否则,倒霉的就是他这位丞相了。

    至于西擎即将面临着什么,这得看言渊跟言朔的意思了。

    言朔的目光,这才投向一直没开口的柳天心,问道:“天心公主,你来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事情就如靖王妃所说的那样,罪女确实是在出嫁前一天从皇宫逃走的,父皇看到这位柳姑娘跟罪女长得非常相似,便逼迫柳姑娘代替罪女出嫁,罪女并非有意让靖王爷难堪,请皇上恕罪。”

    说着,便在言朔面前跪下来请罪。

    言绝从进入御书房开始,脸上的表情还是轻松的,可这会儿,看着柳天心在跪在言朔面前请罪的时候,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好看的眉头,也在此时微微拧紧了,讳莫如深的眼底,淌过一丝担忧。

    言朔倒是没生气,只是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后,道:“这么说,靖王妃确实是被逼迫的。”

    柳天心一愣,随后,头垂得更低了一些,“是的,父皇为了给靖王一个交代,便逼迫跟罪女长得一模一样的柳姑娘代替罪女嫁过来。”

    “公主,不得胡说!”

    张默急了,这位天心公主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她得有多恨皇上,才会连西擎的利益都不顾,就这样毫无顾忌地就把事情给说出来了。

    “皇上,天心公主因为一些私人原因跟我国皇上不对付,之前已经闹出不少的事情,只是臣没想到公主已经恨皇上到这种地步,竟然在这样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敢这样开玩笑。”

    张默这会儿俨然已经黔驴技穷了,唯一要做的就是赖账,死赖到底。

    柳天心怒极反笑,脸上带着浓浓的讽刺。

    这对君臣,还真是无耻恶心到了极点,她没有急着辩解,甚至连看一眼张默都觉得恶心。

    “张相这话说得太不合情理了,我跟父皇是亲生父女,我们父女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需要让我颠倒烟白,冤枉自己的父皇而去放过一个意图想要杀我然后冒名顶替的外人?换做张相,张相会这么做吗?”

    “……”

    张默被柳天心这反问的话给噎住了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是个正常的人,都不会跟自己的父亲这般过不去,可偏偏,这个天心公主就不是个正常人。

    言朔也没有理会张默,而是将目光看向柳天心,问了一个有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至少在这个时候是无关紧要的。

    “你为何要逃婚?”

    言朔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漫不经心,让柳天心身子一僵,随后,抬眼朝他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