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542.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第542章542.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柳天心的脸上,带着几分为难和踟蹰,似乎有些不好说出口。

    “怎么?不好回答吗?”

    柳天心皱了一下眉,她当初逃婚,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根本不认识言渊,不想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就寄托在了一个完全不认识不了解的男人身上。

    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自己的一辈子要受柳城鹤摆布,也不想自己被柳城鹤拿去做利益交换,逃婚要是能给柳城鹤添堵,她开心还来不及呢。

    当然,这第二种原因,她这个时候是不能说的,毕竟,如果她这样说了,就证明了张默那话是真的,她跟柳城鹤的父女关系并不好。

    所以,她只能选择第一种。

    “回皇上,因为……因为罪女在西擎已经有心上人,所以才不想嫁给靖王爷的,请皇上恕罪,罪女愿意接受一切责罚。”

    柳天心跪在言朔面前,背挺得直直的,而那句“已经有心上人”让站在一边的言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心口闷疼了一下,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般,空落落的。

    他看向柳天心坦荡荡的侧脸,心里越发难受了起来。

    “原来如此。”

    言朔点点头,目光意味不明地朝言渊看了过去,笑道:“看来九皇叔差点就坏了天心公主的好姻缘了。”

    言渊没有反驳,只是默认地对皇帝拱了拱手,目光,悄悄往边上瞬间沉默下来的言绝看了一眼。

    见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王石觉得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便见他整了整自己的袖子,走到中央,对言朔作揖道:“皇上,现在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不知皇上打算怎么处置这件事?”

    “依丞相之见呢?”

    言朔将问题抛给王石。

    王石的目光,朝张默看了过去,见张默浑身一僵,脸上的肌肉因为害怕而一抽一抽的,在心里已经将言恒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这个时候,他已经自己被言恒给坑了。

    当初虽然不知道言恒为什么会好心给他写那封信去“通风报信”,现在他算是明白了。

    言恒跟言渊两兄弟根本不对付,他想要对付靖王妃从而去对付言渊,而他却被他当剑使了。

    当王石将目光投过来的时候,他浑身都是僵直的,生怕因为这件事惹恼了靖王,让他这一次东楚之行有来无回。

    他将期望的目光,投向王石,紧张得盯着他那张看似慈眉善目却无比精明的脸。

    “皇上,依臣之见,此事也不能完全怪西擎的皇帝陛下和张丞相,我们冒然提出跟西擎联姻,差点断了天心公主的姻缘,皇上跟靖王爷都是宅心仁厚之人,自然不愿意做坏人姻缘之事。”

    王石这话,说得非常巧妙,既夸了皇帝跟言渊,又给了张默很大的台阶下,张默松了口气的同时,自然是记下了他的这个人情了。

    其实,张默心里清楚,这件事,确实是他们西擎做的不地道,靖王爷提出娶天心公主,把用于当聘礼的封地给直接给了,结果天心公主逃婚违约,皇帝还派了个假的过来,说来说去都是他们不对。

    王石现在把错误都归到了他们自己这边,着实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虽然他也料到东楚不会因为这点事而跟西擎大动干戈,但最起码,他要受到的惩罚不会少,没想到王石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就化解了他尴尬危险的处境。

    言朔似乎是了解了王石的用意,便顺着王石的话说下去,“那是自然,若我们知道天心公主有心上人,自然也不会冒然提出跟公主联姻了,张相觉得呢?”

    言朔看向张默,问道。

    张默虽然不知道这对君臣为什么要轻易放过他,但是他明白,顺着他们的意思说下去总是没错的,便从嘴角挤出一抹僵硬的笑,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点点头,道:“是我们公主没这个福分跟靖王爷结秦晋之好,微臣回去,定当将皇上的话给带去给我国皇帝陛下,将靖王之前给的聘礼归还。”

    “张相言重了,本王送出去的礼,没有收回的道理,贵国且先留着,说不定不久的将来,那地还会是你们的。”

    已经好一会儿没说话的言渊,蓦地开口了,而最后那句话,说的有些意味不明,让张默以及在场任何人都没有听明白,当然,除了柳若晴之外。

    她抿着唇,轻轻扯了一下嘴角,抬眼看向言渊,见他对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用眼神朝身边的言绝看了一眼。

    言绝这会儿可没什么心思去解读言渊这话中的意思,满脑子都是柳天心对皇帝说她在西擎有心上人的事。

    心里那种又闷又空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言恒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似乎到头来,里外不是人的只有他一个人。

    这样闹了一番之后,假冒的柳天心没什么事,逃婚的柳天心也没什么事,就连策划整件代嫁之事的张默也没事,到最后,他就变成了没事惹是生非的一个。

    皇帝显然是觉得他此举别有用心了。

    言恒的脸色,在这会儿变得十分难看,脸上阴晴不定,完全没料到自以为自己抓住了言渊夫妇的把柄,这番自导自演了一场戏,结果言渊夫妇什么惩罚都没达到,而自己不但没得到好处,还让皇帝给他记上了一笔账。

    言恒越想就越是不甘心,可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连皇帝都明摆着要帮着言渊夫妇,他就是再不服言渊,也不能在皇帝面前造次。

    当下,只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至于你们两个……”

    言朔将目光投向柳若晴跟柳天心二人,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该有的惩罚,不能少。”

    闻言,柳若晴在走到柳天心身边,一起跪在了言朔面前。

    只要能留下这条命,让她挨几十板子或者是吃一段时间牢饭,她都是愿意接受的。

    毕竟,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自己冒名顶替的事能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