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543.罚得太轻
    第543章543.罚得太轻

    “天心公主逃婚在先,只是,你乃西擎之人,朕不便太过责罚你什么,就收监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就由张相带回西擎处置吧。”

    柳天心一愣,随后,俯身拜谢,“罪女多些皇上隆恩。”

    “至于九婶……”

    言朔将目光看向柳若晴,正要说话,却被言渊给率先抢了话头,“皇上,此事由微臣而起,皇上对晴儿有任何责罚,都由微臣一力承担。”

    言朔的目光懒懒一掀,朝言渊紧张的脸上看了过去,忍不住在心中犯了个白眼。

    这护妻狂魔又来了,就不能让朕先把话说完他再跳出来么?

    一声没好气的冷哼从言朔的口中传出,“哼!皇叔以为朕不会罚你么,你急什么。”

    言渊还想说什么,却被柳若晴给拉住了。

    “我确实骗了皇上,受罚是应该的,要是什么罚都不受,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说着,她将视线转回到言朔身上,道:“任凭皇上责罚。”

    言朔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道:“最近天气炎热,靳都城的几条街最近清扫的人员也减了许多,就让九婶去扫半个月大街吧。”

    眼下正是中伏最热的天气,虽然是在古代,但是苦夏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温度,可柳若晴一听只是扫大街,心下暗喜,二话不说,立即对言朔磕了磕头,“多谢皇上。”

    比起杀头,大热天扫大街算什么,别说是半个月,就算是半年,她都能欣然接受。

    言渊的脸色却不大好了,外面这么热的天,让她去扫几条街,她怎么受得了。

    “皇上……”

    言渊还是不愿意接受,却被柳若晴一把给拽了回来,拧着眉,对他摇了摇头。

    “皇叔。”

    言朔这才将视线转言渊,道:“你别心急,该有的责罚,你免不了的。”

    那眼神,就是要告诉他,你以为朕真的这么好骗?

    朕现在是想帮你,才睁只眼闭只眼,你给朕老实点。

    “靖王有意对朕隐瞒靖王妃的身份,念其并无恶意,罚俸半年,回靖王府面壁思过半个月。”

    要说言朔对这个九叔偏心到家一旦都没说错,也不怪言恒嫉妒眼红。

    罚俸半年,对区区一个靖王府来说,算得了什么呢,面壁思过半个月,也不用谁去看着,他有没有面壁谁知道。

    没想到连最基本的罚禁闭都没有。

    言恒在一旁听着,心中越来越痛恨,当年只差临门一脚,现在坐在这个皇位上的就是他或者是他儿子,他又何须为了救儿子一条命,这样四处奔走,四处碰壁。

    而要他儿子命的罪魁祸首,犯了欺君之罪,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被放过了。

    这场不算闹剧的闹剧,在言恒的不甘和柳若晴的不可思议中结束了。

    “没想到皇上罚我罚得这么轻。”

    从出了宫门,柳若晴还处在恍惚当中,总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应该刚嫁过来的时候就告诉皇上我是假的,也不用提心吊胆这么久了。”

    坐在回王府的马车里,柳若晴双眼明亮,绽放着兴奋的光芒,言渊没说话,只是嘴角勾着浅笑,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等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幸好你当时没说出来,不然的话,别说皇帝,我都要杀了你。”

    柳若晴一愣,正想问他为什么,可话才到嘴边,她便立即想明白了。

    当初他跟她可不对盘,这家伙一天到晚怕是做梦都想着要杀了她呢,哪里还指望他能在皇帝面前护着她。

    所以,那个时候,不管是自愿还是被逼,她这替嫁的欺君之罪是免不了的。

    再说,这一次能侥幸免于一死,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人,那就是柳天心。

    如果她那个时候把真相说出来,就如张默今天这样矢口否认,她身边都是孤立无援,真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样想着,她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胸口,“你说的也是。”

    言渊莞尔一笑,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道:“别高兴太早,你还要大热天去扫大街,回去了可别对着我哭。”

    “放心吧,扫个大街而已,只要能留下这条命,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说着,她看向言渊,突然间有些动容地钻到他怀里。

    言渊愣了一下,随后莞尔一笑,伸手轻轻拦住她的身子,将她搂在怀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了?”

    柳若晴从他怀里抬起看他,眼底噙着淡淡的笑:“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皇上不会罚我罚得这么轻。”

    言渊也不客气,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知道我这么好,想好以后怎么报答我了么?”

    闻言,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道:“给你生了个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还不叫报答吗?”

    “生了那么一个不孝子出来跟我作对,也叫报答?”

    言渊伸手捏住柳若晴的下巴,将头压低了一些,在柳若晴出声反驳之前,含住了她的唇,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柳若晴先是意思性地挣脱了一下,可很快,那点似有若无的挣扎,在言渊的撩拨下,变得可有可无。

    马车内的气温,比起三伏天的热浪又高了几分,柳若晴被撩拨得浑身燥热,满脸通红。

    等到靖王府的马车在靖王府停下的时候,两人才停止打闹。

    两人表情各异地下了车,柳若晴的脸上,红得发烫,好在外面的太阳光太烈,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

    言渊牵着她的手,进了王府,两人正要往东院过去,却看到了在花园里逛荡的幽妙。

    柳若晴挑了一挑眉,看了看有些火辣辣的太阳,又看了看幽妙,忽地莫名其妙地笑出了声。

    听到她的笑声,言渊侧目看向她,好奇道:“想到什么事这么好笑?”

    “没什么,就是觉得大热天的,她在太阳底下逛荡不热吗?”

    她用下巴指了指远处的幽妙,莞尔道。

    这位还真是够执着的,那天晚上幽妙去书房意图勾引言渊的事,言渊回来就跟她说了,要不是她现在需要幽妙替言渊解毒,看她不把那小浪蹄子的腿给打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