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546.心情不好的八王爷
    第546章546.心情不好的八王爷

    “嘿,这可说不准,你们难道没想过,刚才天心公主抓着王爷的手臂咬的时候,王爷都没跟她计较,说不定,王爷对那位天心公主有意思呢。”

    说着,其他几位也笑了起来,只见其中一名侍卫压低了声音,道:“你们小声点,若是让人听到我们在这里编排八王爷,小心我们的脑袋。”

    那人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吓得其他几名侍卫都噤了声,不过,话题却并没有停止。

    几人重新进了天牢,关上了牢门,隔了重重的牢门,几人聊天也大胆了一些。

    “不过,也不一定是这样,你看那位天心公主跟靖王妃长得这么像,王爷看在靖王妃的面子上,关照她一下也无可厚非。”

    “你说的也有道理,八王爷跟靖王爷关系这么好,自然也就会对靖王妃多加照顾了,既然天心公主跟靖王妃长得像,爱屋及乌也是有可能的。”

    “你这‘爱屋及乌’用得不对吧,八王爷又不爱靖王妃,他对天心公主哪能说爱屋及乌。”

    “就是就是,你呀,平时休沐的时候,赶紧回家多看点书。”

    “……”

    牢房的尽头,天牢厚重的石墙回想着侍卫们的聊天声,柳天心坐在最里头的牢房里,静静地听话他们的对话,嘴角苦笑地扯了一下。

    言绝爱谁,他心里最是清楚不过了,她可忘不了当日在聿王府,他亲口对柳若晴说,如果她的存在防癌了她,他会亲手杀了她。

    一想起当日言绝说话的模样和森冷决然的语调,柳天心觉得自己的心脏,用力地抽疼了好几下才勉强平静下来。

    再退一步说,就算言绝对柳若晴只是兄长的情谊,那对她,也不会到“爱屋及乌”的地步,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说出要杀她的话。

    也不会在她找上他,说柳若晴的身份很有可能被揭穿的时候,他着急地带着她进宫面圣了。

    那个时候,哪怕他对她有一丝半点的情谊,也会在带她进宫的时候,稍微考虑一下她即将会面临着什么。

    柳天心不想继续往下想,她发现,她越是想太多,心脏那里抽疼的感觉就越强烈。

    言绝从皇宫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王府,而是去了之前跟柳天心经常去的饕香居喝酒。

    之前,他也没少带柳天心来这里,只不过,她每次都是顶着一张十分普通的长相出来,后来,因为那次邢尚书被杀的意外,让她的脸曝于人前,他却没有再跟她一起来过。

    之后,她就离开了京城,再无音讯。

    那个时候,他心里确实是有些不舍和失落的,却也没有到要强留她留下的地步。

    更何况,那个时候,她那张脸还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所以,他让她离开了。

    原以为这辈子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却在几个月后,她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就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言绝发现自己有一种想要抱她入怀的冲动,也在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其实非常想她,每天不知不觉就会想起她。

    那种习惯性的回忆,让他并未察觉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思念。

    他还没来得及跟她叙旧,就听她说,西擎的丞相张默已经来了靳都,很可能是跟柳若晴的身份有关。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或者说,他完全没有旁的想法,只是一心想要让真正的柳天心曝于人前,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靖王妃并不是柳天心,聿王妃才是。

    那一刻,他被自己这个下意识的认知给惊了一下,就那样莫名其妙地带着她进了宫,见了皇帝。

    其实,那个时候,他是有些后怕的,他怕他冒然带着她出现,会害到她,好在,皇帝对她的惩罚并不重。

    不过,那时候,他也坚定地想过,皇帝如果要杀她的话,他一定会出手相互,就像老九义无反顾地护着若晴一样。

    他对这种感情,十分陌生,他甚至完全没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陌生的感觉。

    可他却听到她说自己在西擎有心上人,这简直就是在他心口扎了一刀,虽然不明显,却是十足十得痛得个遍。

    他端起酒,递到自己的嘴边,一饮而尽,发现自己最爱的一种酒,这会儿也尝出了一丝苦涩。

    “客官,这酒太烈,您已经喝了一坛的美人醉了,这酒酒性太烈,您可得悠着点喝。”

    送菜上来的店小二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把这么一大坛的美人醉给喝光了。

    店小二的提醒,让言绝懒懒地掀了掀眼皮,因为喝了太多的酒,眼眶又红又热。

    他嗤笑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定金子,递到店小二面前,道:“再来一坛。”

    “这……客官,不行呀,这酒真的不能多喝……”

    店小二看着那锭金子,心里不动心那是假的,可这美人醉要是再喝一坛,非得把这客官给喝吐血了不可。

    再看这客官的衣着打扮,就非普通人,要是真喝出个好歹来,他可担待不起啊。

    “让你拿酒就拿酒。”

    言绝袖子一挥,面前的酒坛被摔碎了,紧跟着,店小二只感觉到一股凉风从自己的耳边掠过,随后,脸颊上便热热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伸手摸了摸脸颊,放到面前看了一眼,吓得脸色惨白。

    他的脸,竟然被那酒坛的碎片给划破了,而他甚至都没看到这位客官对他出手。

    言绝冷厉阴森的眼神,朝他看了过去,“再不给我拿酒,下一次就是割你的耳朵。”

    说着,指尖轻轻捻起面前瓷片,动了动。

    店小二被吓傻了,脸色惨白地可怕,“客……客官息怒,小……小的这就给您去拿……”

    说着,连滚带爬地从雅间里跑了出去,言绝勾了勾唇,嘴角带着迷离的笑,将杯中那点仅剩的酒喝得干干净净。

    天,开始一点一点地暗了下来,淡淡的云层,给皎洁的月光,蒙上了一层薄纱,多了几分惹人情动的朦胧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