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547.八王爷撒娇
    第547章547.八王爷撒娇

    宫门已经宵禁,当守门的侍卫看到言绝出现在宫门口,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气时,赶忙迎了上去。

    “八王爷。”

    侍卫上前扶住言绝,却被他反手给甩开了,“本王要进宫,你们继续守门,不用管我。”

    听着还算清醒的语气,步伐却有些踉跄。

    侍卫们没敢阻拦,在皇宫里,除了靖王爷之外,聿王也是可以随时随刻进入就宫门,并不受宵禁的限制。

    所以,侍卫看到言绝满身的醉意进宫的时候,也没有上前阻拦。

    直到言绝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侍卫们才面面相觑地自语了起来:“八王爷这是怎么了?”

    言绝进了宫,一路往天牢的方向走去,过多的酒精使得他头重脚轻,步伐踉跄。

    负责守夜的侍卫看到这么晚了言绝竟然还出现,都被吓了一跳,赶忙从桌子前站起,朝言绝小跑过来,“八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

    言绝挥开了侍卫伸过来的手,一路直奔最里头过去,柳天心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没有睡意,听到言绝的声音,她惊了一下,视线往牢门外看过去,言绝已经站到牢房外,身形有些摇晃。

    身上浓重的酒味十分刺鼻,让柳天心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王爷请。”

    “本王有事情,你们都在外面守着,谁都不准进来。”

    “是。”

    侍卫退下,言绝跟柳天心,两人一里一外地站着,相互对视。

    下一秒,言绝步伐踉跄地走近牢内,沉步走到她面前,那刺鼻的酒味更加明显了。

    柳天心拧起了眉,抬头看着他俯视下来的深邃烟瞳,“言绝,你喝了多少……”

    “酒”字还没有说出口,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上加上了一股力量,将她往前压。

    下一秒,她便意识到自己被言绝霸道地扣着脑袋,他的唇,顺势贴了上来。

    柳天心显然被言绝的动作给吓到了,以至于她连那刺鼻的酒精味都没有感受到。

    感受着那两片温热柔软的唇瓣,柳天心傻傻地站在原地,任凭言绝肆意地侵占她的唇,长驱直入。

    她在他的吻中,感受到了一种烦躁,一种茫然,一种郁闷。

    柳天心皱了皱眉,不知道言绝这样的情绪缘于何处,但是,应该是跟她没关系的。

    想必是因为柳若晴吧,看着她跟自己的弟弟这么恩爱,心里不好受是应该的。

    所以,他大半夜喝醉酒了跑到她这边来,是因为她长得跟柳若晴一样,在她身上寻找慰藉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柳天心全部的热情都冷了下来,她伸手将言绝往外推,奈何他这会儿力气很大,大到她根本推不开他。

    她怒了,用力咬住言绝放肆的舌尖,浓重的血腥味,在她嘴里融化开来。

    言绝只是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言绝,我不是柳若晴,你有完没完,你搞清楚对象好吗?”

    趁着喘息的空当,她对着他吼道,却听到他伏在她耳边,用沙哑低沉的嗓音,低低地道:“我知道。”

    她要是柳若晴,他怎么会吻她,他嫌自己命太长吗?

    “知道还不放开!”

    柳天心气得牙痒痒,双眼狠狠地瞪着他。

    言绝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柳若晴扯进来,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怪,可他现在脑子很乱,那种古怪的感觉他也捕捉不到,他只知道,刚才吻她的感觉很好,让他很满足。

    忽地,他感觉胃里一阵刺痛,就像是有一把剑,往他的上腹狠狠地扎了下去,疼得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柳天心。

    柳天心一直在用力,在言绝突然松手的时候,她没有收回力气,直接将他推倒墙边,疼得闷哼了一声,沿着墙壁滑了下来。

    柳天心冷眼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回到石床上不再搭理他,可刚提起脚,自己的小腿却被言绝给抱住了。

    他像个讨糖吃的孩子,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小腿,将脸埋在她的小腿上。

    “言绝,你……”

    她脚上微微用力,要将他踢开,却听他沙哑的嗓音,带着几分楚楚可怜地从嘴里传来,“别踢我,胃疼。”

    柳天心手上的力量,瞬间收住了,看着他始终抱着自己的小腿,她好气又好笑,“言绝,你能把手放开吗?”

    “不放,放了你就走掉了……”

    他喃喃出声,声音里,还透着一丝淡淡的委屈。

    柳天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蹲下身要将他的手掰开,却见他拧着眉,低低地呻吟着,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难受。

    柳天心脸色一变,手,抚上他的脸颊,他的脸上,额头上都在渗出细细的汗珠,呻吟声也越来越粗重。

    “言绝,你怎么了?”

    柳天心神色慌张地问道。

    “疼……”

    他像个受伤的孩子,哼哼唧唧着。

    “哪里疼?”

    “肚子……疼……”

    下一秒,一口血从言绝的嘴里吐了出来,瞬间吓得柳天心面色苍白,赶忙扶着言绝,“言绝,你怎么了!言绝!”

    柳天心的眼里,带着惊慌失措,手足无措地看着四周,半晌,才大叫道:“来人呐,快来人呐……”

    天辰宫——

    这是言绝在宫里的住所,太医院院正正在给言绝把脉,言绝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得有些可怕。

    从天牢到天辰宫的路上,他就吐了不少的血了。

    见陆修一直拧着眉不说话,闻讯赶来站在一旁等了许久的言朔有些不耐烦了。

    “太医,八王爷到底什么情况?”

    陆修收回视线,在皇帝面前跪了下来,“禀皇上,王爷是饮烈酒过量,导致胃出血,这一次伤了脾胃,得需要好长一段时间休养才行。”

    “那你赶紧开药,先给皇叔服下。”

    “是。”

    言朔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言绝,皱起了眉。

    八皇叔什么时候也学会酗酒了?

    他一直以为他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是不会有什么心事的呢。

    天牢内,柳天心睁着双眼,烟白分明的眸子里,此时满是红血丝,想起言绝被抬出天牢时那苍白的脸色,她的心,就狠狠地揪在了一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