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548.哥哥抱抱
    第548章548.哥哥抱抱

    地上那一滩血,猩红得有些刺眼,她咬着下唇,还能尝到嘴里的腥涩味。

    手,轻轻地碰了一下被言绝吻过的双唇,这会儿红肿尚未褪去。

    这是十八年来,言绝第一个碰过的地方,让她回想起言绝当时的霸道,心里有些恼火,也有些自己不愿意正式的甜蜜。

    负责送言绝离开的侍卫回来了,柳天心赶忙从石床上跳了下来,“来人。”

    因为言绝之前有交代过,不能怠慢了柳天心,所以,这些侍卫听到柳天心喊人,便立即走了过来。

    “几位大哥,言绝他现在怎么样了?”

    侍卫们对视了一眼,也没打算瞒她,道:“太医院院正大人已经过去给王爷诊治了,皇上也过去了,王爷吉人天相,定是没什么事,公主请放心。”

    柳天心点点头,稍稍松了口气,跟侍卫道了声谢之后,重新回到石床上坐下,神情有些恍惚。

    言绝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巳时已过了,看着面前熟悉的摆设,知道自己在天辰宫内,他撑着身体坐起,敲了敲脑袋,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正在这个时候,宫女端着热水走了进来,见言绝已经起身,赶忙放下热水,走上前去。

    “王爷,您醒了。”

    “嗯。”

    他的胃里,还有些隐隐作痛,疼得她忍不住皱起了眉。

    “王爷,奴婢伺候您擦身子。”

    宫女拧了一把毛巾,站在言绝身边,正要替他擦身子,却被言绝给阻止了,“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

    言绝似乎不太想要一个陌生的女子来碰他的身体,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某人的事似的。

    等他擦完身子之后,他才重新唤人进来,询问昨天的事。

    “本王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王爷,太医说您饮酒过量导致吐血,是看守天牢的侍卫将您送过来的。”

    宫女垂着头,眼鼻观心地站在一旁,回答道。

    “天牢?”

    言绝愣了一下,随后,渐渐想起了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

    他进了天牢,吻了她,然后又抱着她的腿不肯松开,后面胃疼,他看到她在紧张地抱着他的身体对着外面喊人。

    昏迷前,他看到她惊慌失措的面容……

    想着想着,言绝突然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让候在一旁的宫女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迷惑地看着这位王爷主子含笑的俊颜。

    “你先下去吧。”

    “是。”

    宫女退下之后,言绝自己换上衣服,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天牢见她,昨晚她一定被他吓坏了吧。

    不过,也是该教训教训她了,正是个让他不省心的家伙。

    言绝刚穿好衣服,宫女又端着他的药进来了,“王爷,这是太医吩咐下来一定要您准时服用的药。”

    “嗯。”

    被打断了思绪的言绝,有些不高兴,板着脸应了一声,端起药,一口气喝光了。

    “王爷,太医还说……”

    “行了,本王知道了。”

    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宫女继续罗嗦下去,起身从房间里离开。

    胃里那隐隐作痛的感觉并没有什么改变,他想起了饕香居的店小二给他的提醒,心里不禁苦笑。

    这就叫自作孽吧。

    这一夜,柳天心都没入睡,双眼里,全是红血丝,干涩得要命。

    听到天牢门口传来的动静,她都忍不住竖耳去听,每一次开门声,她都会跑到牢门边,紧贴着门,盯着外面。

    当进来的人不是言绝的时候,她又会失望地走回到床边坐下,这样一连几次之后,她便冷静下来了。

    那家伙昨天都吐血了,就算这会儿已经醒了,他估计也得躺着休息,怎么可能会过来呢,她觉得自己当真是想太多了。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靠着墙,看着墙洞外投进来的阳光,陷入了沉思,眼底,隐隐流露出了几分怅然之色。

    半个月……

    半个月后,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她是绝对不会跟张默回西擎的,她也料到这一次回西擎之后,面临她的又会是什么。

    可是,不去西擎,她又能去哪里?

    不管去哪里都好,她应该都不会留在京城,留在言绝身边的。

    一想到这个,柳天心的心里,就闷闷的。

    当初跟言绝的相识,就够莫名其妙了,如果当初,她没有上了他的马,没有向她求助,或许她现在还潇潇洒洒地在江湖里游荡,无忧无虑呢。

    天牢门口,再一次响起了声音,这一次,柳天心再也没跑过去看。

    她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这会儿或许又有人被关进来了,又或许,是侍卫送午饭过来了。

    行走的脚步,在她的牢门外停了下来,她听到了牢房开门的声音,既然是开门,那应该是送饭来了,她还闻到了淡淡的卤香味。

    “我不想吃,拿回去了吧。”

    柳天心转过身来,看着门外站着那个脸色还有些惨白的某人,愣住了。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正笑盈盈地看着他,即使是苍白的脸色,也掩盖不住他这张俊美的容颜,还有那贱兮兮的小贱样。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数秒后,言绝提着食盒俯身走了进来。

    放下食盒,他双手环胸地看着柳若晴怔愣的模样,道:“担心我担心到连饭都吃不下了?”

    听到他的声音,柳天心顿觉鼻尖一酸,连夜的担忧,在这个时候化作了委屈,眼眶上瞬间红了一圈,眼泪开始不争气地往下掉。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言绝走上前去,敞开双臂,将她抱在怀里,“好了,乖乖,不哭不哭,哥哥抱抱。”

    “滚!”

    闷闷的低吼声,从他的怀中传来,柳天心红着眼,一把将他从自己面前推开,起身下了床。

    这个人就算生病了也改变不了这贱兮兮的模样,又想占她便宜。

    言绝被她刚才那么一推,胃里更加疼了,他拧了一下眉,背对着柳天心,轻轻揉了一下自己的上腹,等到那一阵疼过去了,他才转过身来。

    “我特地跑去饕香居给你买的,真不要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