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549.是不是很感动
    第549章549.是不是很感动

    柳天心看着那食盒,里面的香味,让她察觉到自己确实有些饿了。

    言绝这家伙真是讨厌,她原本还没食欲的,怎么一看到他,就食欲大增了。

    眨巴了两下眼睛,将眼眶中的泪水给收了回去,睫毛上,还沾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谁说我不要吃。”

    她伸手搓了搓鼻子,走到那食盒旁,将里面的食物给拿了出来,全是她爱吃的。

    她也不客气,双腿一盘,便席地坐了下来。

    吃了两口,她才想到了什么,抬眼看向一同在她身边坐下的言绝,道:“你不是昨晚昏迷之后就住在宫里面吗?怎么还能买到饕香居的东西?”

    言绝好以整暇地靠在墙边看着她,道:“所以说我对你好吧,我一醒来就跑出宫去给你买好吃的去了。”

    柳天心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诧异地看着言绝,“你特地跑出宫给我买的?”

    “当然。是不是很感动,要不要来个抱抱。”

    他敞开双臂,朝柳天心扑了过去,见柳天心往边上一躲,直接拿起食盒里的猪蹄,砸到了他的脸上。

    “你都这样了,能不能正经点?”

    却见言绝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欺身往她身边靠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贱贱地笑道:“你昨晚是不是特别担心我,担心得一夜都没睡?”

    柳天心被他问得眼底一虚,目光闪烁地避开了言绝戏谑的目光,拿起卤猪蹄放到嘴边,啃了起来,以掩饰自己此时的窘迫和尴尬。

    “我才没有,我不知道睡得有多香。”

    “是吗?”

    言绝的脸,突然间凑到她面前,放大的俊脸,吓了柳天心一大跳,本能地往后一仰,差点就撞到了后面的石墙。

    好在言绝快她一步,用手掌挡住了她的后脑勺,才让她幸免于难。

    “你看看,心虚的人反应总是这么大。”

    “谁……谁心虚了?”

    “你看看你,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哪里像是睡得香的样子。”

    柳天心被言绝这么轻轻松松给拆穿了,眼神更加虚了,“那也不是因为你,这里的床太硬,我睡得不舒服,所以才有红血丝。”

    说完,见言绝还坐在自己身边,嘴角勾着揶揄的笑,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说:你继续装,本王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柳天心收回视线,从食盒里又端出一只小的烤乳鸽,不想再对着言绝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过身,背对着他,兀自吃了起来。

    言绝没有再打趣她,她脸上那疲倦的模样,他都看在眼里,想到这是因为担心他所致,言绝觉得自己的胃里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吃慢点,这些都是给你的。”

    他笑着对着柳天心的背影,开口道。

    柳天心吃着的动作,顿了一顿,言绝言语中带着的淡淡的宠溺,让她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她便这样的感觉归为了错觉。

    她继续不理言绝,一个人静静地吃着,可是,感受着背上那两道越发灼热的目光,柳天心吃着的时候,渐渐变得不自在了起来。

    终于,她被他看得放下了剩下的半只乳鸽,转过身来看着言绝,道:“我吃饱了。”

    她其实还想说,你不会是打算陪我在这里坐牢吧,可还是把这话给拦在了喉咙口。

    “真吃饱了?”

    言绝挑了挑眉,“许久不见,食量小了许多。”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手帕,给她擦去嘴边的油渍。

    柳天心的心尖,颤了颤,愕然地看着言绝此刻自然的动作和自然的表情,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觉得自己的耳根又开始不争气地烫了起来。

    这个言绝,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他怎么能做得这么理所当然,他是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理所当然的“友爱”。

    “好了,擦干净了。”

    言绝笑着收回帕子,看着她脸上的红云,莞尔一笑。

    柳天心被他看得两颊越来越烫,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她看着言绝手上拿着的帕子,鄙视道:“你可这真娘,一个大男人身上还带着手帕。”

    话音刚落,额头上便狠狠地被言绝给敲了一记。

    “干嘛又打我!”

    “本王好心带手帕过来给你擦嘴,你还敢嫌弃!”

    再说,谁规定男人身上不能带手帕的!

    柳天心因为言绝这话,心跳又漏了一拍,她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没有再跟言绝争辩。

    只听言绝往她身边靠了靠,那让人心跳加速的气息,一点一点地传入柳天心的鼻尖,她不自然地往边上挪了挪,言绝又往她身边靠近了一点点。

    像是要故意看她紧张的模样。

    “你……”

    “有件事一直没机会问你。”

    言绝突然开口的声音,打断了柳天心到了嘴边的话。

    “什么事?”

    柳天心总算是转过头正视他了。

    “你是怎么知道张默来了东楚的?”

    “上次经过广陵府的时候,看到了西擎丞相专有的仪仗,看他的样子,像是在广陵府待了一段日子了。”

    见言绝是问这个,柳天心便如实回答道。

    “广陵府?”

    那不是四哥的封地吗?看样子,四哥果真是跟张默打算合伙陷害若晴,好在正好被天心遇上,她又及时赶来京城,不然的话,老九跟皇上可能还真有的闹了。

    想起言恒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四哥,言绝的眉头,被皱了起来。

    柳天心见言绝皱着眉不说话,想来是因为张默跟四王爷联手陷害柳若晴的事,心里生着气呢。

    她神色一凛,移开视线没有多问。

    言绝没察觉到柳天心的异样,沉思了片刻之后,再一次将视线投向柳天心,想起她在殿前说的话,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沉了下来。

    “还有件事……”

    言绝目光幽幽地看着柳天心,问道:“你跟皇上说的话,是真的吗?”

    柳天心一愣,不明白言绝在这个时候问她真假有什么意义?

    只要柳若晴没有因为欺君之罪被砍头不就行了,管他真假。

    心里虽然这样想,柳天心还是没好气地开口道:“我对皇上说了这么多话,你指的是哪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