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552.全死了
    第552章552.全死了

    王爷应该不希望被人打扰。

    而另一边,柳若晴因为免了欺君之罪,感觉身上的负担一下子就轻了,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所以,皇帝对她扫大街的处罚,她心里是非常心甘情愿地接受的。

    就连言渊说派人暗中去把大街给扫了,她都阻止了。

    死罪都免了,让她扫个大街她都要“作弊”,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况且,要是被人知道,不是让皇帝为难么?

    所以,她难得起了个大早,在言渊下朝之前,她就拿了扫把出门去了。

    到了街上才知道,“靖王妃是假冒西擎天心公主”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靳都城,整条街上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在议论这件事。

    柳天心一边扫,一边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议论,眉头有些担忧地皱了起来。

    “我听说啊,今天朝上,皇上被那些个大臣给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大臣还能跟皇上对着干啊。”

    “皇上虽然是万人之上,但也要听从大臣们的谏言,当皇帝的若是总是一意孤行,这江山……”

    这些话自然不敢说的太明白了。

    “御史这个位子,本就是用来像皇上直言纳谏的,怕就怕有些御史不敢说实话,只知道拍皇上的马屁,所以啊,敢当堂跟皇上对着干的御史,还真不多。”

    柳若晴静静地听着,心里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当初就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她才以为一旦自己的身份被曝光,皇帝被群臣逼急了,或许真的会杀她。

    而她的担心还是对的,那些朝臣跟御史,果然不会轻易放过她,而到时候,皇上会怎么做呢。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她只是个靖王妃,还是个身份不明的靖王妃。

    要是有人问她从哪里来,她该怎么说?

    那些当官的,疑心病又重,她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免不了会让他们又产生什么样的怀疑呢。

    柳若晴早上出来之前的心情,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靖王府——

    言渊回到王府的时候,没见到柳若晴,却又看到那个站在花园里搔首弄姿的女人,他眉头一蹙,正好管家路过。

    “参见王爷。”

    “王妃呢。”

    “王妃她……一早就出门了。”

    扫大街去了。

    当管家知道靖王妃并不是天心公主这个消息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难怪他总觉得王妃的言行一点都不像一个公主,原来她真不是公主。

    只不过,管家毕竟是在言渊身边伺候了二十多年的人,什么大风浪没见过,震惊过后,又跟平常一样了。

    只要王爷喜欢就好,就算王妃只是一个乞丐,也不影响她是靖王妃。

    言渊一听管家说柳若晴出门去了,便想起皇帝罚她去扫大街的事,他本想让管家悄悄派几个人去帮她一起扫,可想到柳若晴的叮嘱,也就作罢。

    “知道了,齐风回来没有的?”

    “齐侍卫刚回来,这会儿正在书房等您。”

    “嗯。”

    言渊应了一声,提步朝书房走去。

    齐风站在书房外等了一会儿,便见言渊回来了,赶忙迎了上去。

    “王爷。”

    “进去说。”

    书房的门,被齐风关上,随后,快步来到言渊面前,表情化作凝重。

    “查清楚了么?”

    见齐风一脸凝重的表情,开口道:“王爷,整个塔蚁族的人,都被杀死了。”

    言渊的脸色,骤然一变,目光凌厉地投向齐风,“全死了?幽妙的父亲弥塔呢?”

    “弥塔也死了书?”

    “是,弥塔全家一个不留。”

    “查出是谁干的吗?”

    “表面上看,跟之前那些入侵他们的西域士兵一样,但属下查过他们的伤口,手法干脆利落,下手极快,他们连出声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动手的绝对是高手。”

    齐风的眉头,皱了起来,看对手的手法,他也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短暂的沉默过后,听言渊继续问道:“死了有多久了?”

    “不超过三天。”

    言渊皱着眉坐在桌案前,薄唇抿成了一条线,没想到竟然有人比他们快了一步,他们杀塔蚁族的人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纯粹只是为了骚扰,他们不需要痛下杀手,更没必要刻意造成士兵入侵的样子,很显然是为了掩饰这样的行动。

    可目的是什么呢?

    “你派出去的人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估计这两天会回来。”

    “让他们回来之后,立即来见我。”

    “是。”

    “先下去吧。”

    齐风下去之后,言渊想起今天朝堂上的那一番争论,眼底的表情便冷了下来。

    明明一件小事,他们非要闹大,还扯到皇亲犯罪的事情上来,若说背后没有人指点,他绝对不相信,而这个背后指点的人是谁,他也很清楚。

    四哥。

    只是,四哥真的有这个能耐能让朝堂之上那么多官员都听他的?

    恐怕四哥的背后,也同样有人吧。

    想到这个,言渊的目光深邃地眯了起来,指尖若有所思地摩擦着桌沿,眼底迸射出森冷的光芒。

    有些人,看来得好好敲打一番了。

    卫王……

    柳若晴在街上扫了一天的街,听了他们一天的议论,心情越听越暴躁了,早上那轻松愉快的心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旁的酒楼内,两个少女面对而坐,一人穿着浅绿色的夏裙,眉眼间透着傲慢和不屑,她的对面则坐着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唇角同样勾着不屑的笑,端着酒杯淡淡地品着。

    “庞姐姐,你听,这些人都在议论那个冒牌的靖王妃呢。”

    说话的,正是御史孟氅之女孟佩佩,之前的中秋宴的时候,因为不知道柳若晴的身份,在长寿宫得罪过柳若晴。

    上次她被吓得不轻,加上皇上当时要挑选后位的人选,她怕得罪了靖王妃会影响到自己,听了母亲的话,尽量避开不要去招惹她。

    可如今,一年多过去了,皇上就没再提立后的事,加上又闹出了靖王妃冒名顶替的大事情,今天她还听说爹爹在朝堂上跟几个大臣联名让皇上治那个冒牌货的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