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556.偏心
    第556章556.偏心

    言渊沉冷的嗓音,紧跟着响起,庞月秋吓得脸色煞白,这种罪,靖王也敢往她头上栽,可她却没办法反驳。当初,她当街骂柳若晴全家都是低贱的平民那件事,可是被不少人听了去了,除了靖王之外,还有聿王。

    “本王顺便体提醒你一句,当日在场的,可不仅仅是本王跟八王爷,还有……皇上。”

    庞月秋双腿一软,要不是孟佩佩在她身边站着,她刚才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皇……皇上……

    皇上当日也在?

    可皇上从来没提起这件事啊。

    她惊恐地看着言渊,试图在言渊眼底找出一丝恐吓她的表情,可是她找不到。

    难道……皇上当日真的在?

    言渊看出了庞月秋眼底的心思,勾唇一笑,“皇上日理万机自然是不记得,不过本王闲得很,平时除了陪着我的王妃仗势欺人之外,就是爱记仇,说不定一个不高兴,就会去御书房跟皇上说道说道。”

    “……”

    能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柳若晴站在一旁,嘴角微微抽了两下,看到庞月秋已经吓得脸色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颜色去形容了,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今日之事,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言渊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庞孟二人,见他幽冷的视线,转向一旁的衙差,问道:“按照《东楚律例》,故意寻衅滋事者,该怎么处置?”

    见言渊在跟自己说话,那捕头吓得浑身僵硬,当下在言渊面前站直了身子,道:“回……回王爷,轻则收监半月,重则重打三十大板,再收监半月。”

    “嗯。”

    言渊略显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扫了庞孟二人一眼,又转头看向那捕头,道:“你看着办吧。”

    说完,便没再多说,只是牵着柳若晴的手,低眉看着她,拿出手帕擦去她额头上的细汗,道:“先别扫了,去休息一下,我让人给你煮了酸梅汤。”

    “王爷!”

    孟佩佩不服气,出声喊住了言渊,没想起自己父亲是御史,而且正好柳若晴的把柄落在她父亲手上,今天这件事,柳若晴如若不给她一个好的交代,她回去就让爹爹在朝堂上咬死柳若晴不放!

    “我们是寻衅滋事了,可是靖王妃当街打我们不算,还用这么下作的方法羞辱我们,难道就不该惩罚吗?这里有什么多老百姓,王爷是想让大家都觉得您处事不公么?王爷您也未免太偏心了。”

    言渊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孟佩佩,忽地,轻声一笑,原本就好看的俊脸,配上着颠倒众生的一笑,比天上的阳光更为闪眼,众人看愣了半秒,就连孟佩佩都看得有些痴了,差点就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

    “柳若晴是本王的妻子,本王当然偏心她,你是本王什么人,你回去先照照镜子再来跟本王谈公平!”

    “……”

    孟佩佩被言渊这话给噎住了,怎么都没料到自己刚才原本是用来激言渊的话,言渊竟然直接就承认自己偏心,她还能说什么。

    她傻眼地看着言渊眼中那嫌恶的表情,心中一窒,半晌说不出话来。

    “孟御史今天在朝中蹦跶得挺厉害,本王倒是从没见过孟御史像今天这么有气节,回去给本王带句话,本王甚至钦佩。”

    言渊这话说得漫不经心,可深不见底的眼神中带着的警告的却让孟佩佩打了个冷颤。

    别的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楚言渊话中的警告意味。

    如果爹爹还敢在朝中咬着靖王妃不放,靖王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是,靖王虽然在朝中权势滔天,可是,真的能只手遮天,连皇上都不顾了吗?

    皇上都要遵从国法行事,凭什么他靖王却是个例外。

    这样想着,孟佩佩的胆子大了一些,腰板也挺直了一些。

    可她并不知道,正是因为言渊不是皇帝,所以很多事,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但是,皇帝不行!

    他要顾及群臣,顾及天下百姓。

    一个明君,是这个天下最不自由,也是最孤独的人。

    言渊没有再理会庞孟二人,直接拉着柳若晴,走到了路边的一个供路人休息的茶棚,赶忙给柳若晴倒了一碗酸梅汤,脸上那凌厉的表情早已经化作一片能溺死人的柔情,道:“赶紧喝下。”

    他看着她被太阳晒得通红的双颊,眼神里,满是心疼。

    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汗水,道:“为什么不听我的,只要你不愿意,没人会逼你来扫大街,看你累的。”

    柳若晴摇了摇头,一口气喝完了碗里的酸梅汤,道:“我知道,可我愿意来扫大街啊。”

    关键是,她不想他因为她再为难了,所以刚才她教训了庞月秋二人之后,她心里虽然痛快,却已经后悔死了。

    更后悔的是,言渊竟然当众护短,讲话都不避讳一下,这之后还不知道庞太师跟孟御史在朝上要怎么死咬着他不放呢。

    想着想着,她心里有些后悔和内疚,伸手握住言渊的手,脸上带着满满的歉意,“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鼻尖被言渊温热的手指轻轻刮了一下,道:“别胡思乱想!”

    “可是我今天对庞月秋她们做的事,明天庞太师他们在朝上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一声轻笑,从言渊的口中传出,他伸出双手,捧住柳若晴的双颊,像玩玩具一般,双手揉捏着,“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可是你相公诶,作为你的男人,要是连给你撑腰都嫌麻烦,还怎么配当你的男人!”

    柳若晴却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眉头舒展,反而拧得更紧了一些,“可是,这事儿要是传到大臣耳中,还有那几个古板的御史,你怎么办?难不成把那几个老骨头都给拆了?”

    她玩笑着开口道,眼底却满是愁容,并没有笑容。

    言渊握着她的手,轻轻放到自己的嘴边,轻轻吻了一下,当做安慰,道:“别担心我,这事儿交给皇上来办,一边是大臣,一边是亲叔叔,就看他怎么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