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557.专坑侄子的叔们
    第557章557.专坑侄子的叔们

    皇上真能说了算吗?

    他要是不站在你这个叔叔这边,你这个当叔叔的真的不会闹脾气吗?

    柳若晴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这位相公的牛脾气发起来,真是谁都拦不住,这才是柳若晴担心的。

    “可我不就是让皇上为难了?”

    “那又如何?身为本王的侄子,给长辈分忧难道不应该吗?”

    言渊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听得柳若晴还有一旁隐在暗中的那几个暗卫都忍不住心疼起皇上来了。

    这专坑侄子的叔……

    然而,专坑侄子的叔还不止言渊一个,天辰宫内,那位病号对坑侄子这件事,也丝毫没落后。

    “天心宝贝,你别生我气了,是皇上说你藐视东楚,藐视皇上的天威,他越想越觉得关你半月太便宜你了,才派你来照顾我的,我也是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件事。”

    言绝坐在床沿上,笑嘻嘻地看着板着脸背对着他拧毛巾的柳天心,嬉皮笑脸道。

    柳天心听到他喊她“天心宝贝”的时候,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鸡皮疙瘩落了一地,这人还有点脸不。

    真以为她这么蠢,会相信他这话?

    皇上既然宽宏大量只关她半个月,又怎么会又改变主意,他皇帝的威严何在!

    可怜的皇帝,怎么有这么一个专门坑他的叔叔!

    言朔要是知道言绝是这样拿他出来当挡箭牌的话,他一定跑过来亲自打断这位八皇叔的腿,让天心公主伺候他一辈子,好报答八皇叔专门坑他的恩情。

    柳天心拧着毛巾转过身来,看着他当着她的面脱下上衣,露出身上精壮的线条,她的脸烟了一阵,又红了一阵。

    “擦身子了。”

    她沉着声音,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握着毛巾,往他坚实有力的肌肉上擦去。

    虽然她在给言绝擦身子,可视线却是一直垂着,不敢看言绝。

    随着那柔软的毛巾,在言绝精壮的胸膛擦过,感受着那坚硬的触感,柳天心觉得自己的脸,烧得越来越旺。

    言绝低眉看着柳天心,嘴角带着戏谑的笑,饶有兴致得欣赏着她脸红的羞涩模样,心情大好。

    “小天心,你跟我说句话呗。”

    言绝继续开口,在柳天心顶着一张大红脸抬起眼的时候,对上了他的一脸贱笑。

    “抬手。”

    她语气生冷地开口,随后又垂下眸子,就在刚才抬眼之时她瞥了一眼他那健硕坚实的胸膛,她便觉得自己的脸又一次不争气得烧得滚烫。

    “好的,小天心,我都听你的。”

    言绝一脸痞笑地看着柳天心,双手大大敞开着,卖乖讨好着。

    柳天心直接无视了他,一手抓着他精壮的手臂,用力擦着。

    言绝见她一直垂着脑袋不理他,他就偏偏低下身去,非要跟柳天心对视。

    “小天心,你怎么不看我,你看着我,跟我说话呗。”

    “……”

    “小天心,你是不是不好意思看我,你别不好意思,我不介意的。”

    “……”

    “小天心,你脸红了……”

    “……”

    “小天心,我们都亲过了,你……”

    “言绝,你给我闭嘴!”

    柳天心终于因为言绝刚才那句话彻底受不了了,什么叫他们亲过了?

    明明是他偷袭她的好吗?

    想起当时在牢里被他亲了以后还一顿没头没脑的表白,柳天心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起来。

    见言绝被她吼得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娃娃,睁着一双漂亮妖孽的凤眼,无辜地看着怒气冲冲对他吼的柳天心,下一秒,又是嬉皮笑脸地咧嘴一笑。

    “我就知道小天心会理我的。”

    看着言绝这一脸贱笑的模样,真是恨不得一拳打晕了他。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之后,又转身去拧毛巾去了。

    看着她转身拧完毛巾回来,言绝又对着她露出一抹痞笑,“小天……唔。”

    柳天心拿着毛巾,直接按在了他的脸上,“生病了就好好躺着,闭上嘴安静地当个纯爷们。”

    像个娘儿们一样唧唧歪歪,烦不烦!

    柳天心松开手,毛巾还在言绝的脸上。

    见他小心翼翼地将毛巾从脸上拿下来,“战战兢兢”地看着柳天心,像个遭受了丈夫家庭暴力的小媳妇。

    柳天心真想上去揍他一拳,不过看着他那装不出来的苍白脸色,还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我就在边上。”

    说着,便转身从硕大的屏风外走去,却被言绝给快速抓住了她的手。

    “干嘛!”

    她低吼着声音,转过头来看着言绝,见他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一丝悲伤之色,柳天心眸光一愣,心头竟然因为言绝这样的目光而心疼了起来。

    声音也跟着不由自主得柔和了几分,“你……你还有事吗?”

    见言绝也不说话,只是抓着她的手,指尖轻轻把玩着了柳天心的手指,又带着捉弄一般的,轻轻抠着她的手掌心,让柳天心的掌心一阵酥麻。

    正想开口骂他,却听他幽幽地开口道:“小天心,我好难过……”

    柳天心心头一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一个高大又自信的男人跟她说出“难过”这两个字。

    “你……你难过什么?”

    她的眼神,不知觉间柔和了下来。

    “以前,若晴刚嫁给老九的时候,老九对她一点都不好……”

    听到言绝提起柳若晴,柳天心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眼底的柔和也瞬间化作的冰冷。

    原来他难过,是因为想起曾经靖王对待柳若晴不好,他心疼了么?

    柳天心在心中苦涩地一笑,没有接话。

    “后来,我就劝他啊,我跟他说,他那样冷酷无情无理取闹,迟早会被他的王妃踹下床,你猜他怎么说?”

    他忽地抬起头来看她,见柳天心快速收起了脸上的涩然,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

    见言绝可怜兮兮地撅起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悲痛道:“他笑我说,我连一个踹我下床的王妃都没有,根本没资格取笑他。”

    话音落下,见柳天心脸部的肌肉狠狠地抽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