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558.绝小贱
    第558章558.绝小贱

    这该死的言绝,又在耍她!

    亏她刚刚还以为他真的难过了!

    咬牙回过头来,见言绝又换上了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双手抓住柳天心的手,道:“小天心,你就忍心看我天天被自己的弟弟取笑,歧视吗?”

    “……”

    柳天心冷眼看了他一眼,“放手!”

    “小天心……”

    “你被靖王取笑关我屁事!靖王爷说的也没错,你确实连个踹你下床的王妃都没有,所以,别人的家事你少管。”

    说完,用力将手从言绝的手中抽了出来,转身瞬间,唇角扬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

    言绝已经快步下床跟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拉过来,禁锢在自己的怀中,道:“好,我都听小天心的,不管别人的事,就管我自己的。”

    柳天心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挣脱不开,“你管你自己的就管你自己的,你能先放手吗?”

    “不行。我现在很关注我的终身大事,今天我在牢里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

    他像个无赖一般,圈住柳天心的身子,伏在她耳边,低声道。

    柳天心的身子,僵了一下,耳根又开始不争气得红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响起了宫女小心翼翼的声音,“公主,王爷的药熬好了,您看……”

    这煞风景的!

    言绝烟着脸,松开了柳天心的手,在柳天心警告的眼神中,老实地回到桌边坐下,柳天心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公主,这是王爷的药,御医说要让王爷按时喝下,切莫耽搁了。”

    “好,给我吧。”

    柳天心从宫女手上接过药,转身走到桌边,将药碗递到言绝面前,“把药喝了吧啊。”

    “你喂我。”

    他眼巴巴地看着柳天心,抿着唇,可怜兮兮的样子。

    “你喝不喝!”

    柳天心烟着脸,将碗用力放在言绝面前,低吼道。

    言绝的脖子,害怕地往后一缩,“老九生病的时候,若晴都是用嘴巴喂他的,要不,你也……”

    “言绝!”

    柳天心大声打断了言绝的话,恨不得端起那碗药直接泼到言绝的脸上。

    靖王跟靖王妃的关系,跟他俩的关系能一样吗?

    这禽兽竟然还想让她用……喂他!

    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嘴对嘴给言绝喂药的模样,她整张脸就不由自主得发烫了起来。

    “我不喝!”

    他背对着柳天心,耍起了小性子,“本王都要打一辈子光棍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想了想,他又郑重其事地加了一句,“我不想活了!”

    柳天心气得牙痒痒,他让她当个纯爷们,他现在还学那些妇人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不喝是吗?不喝拉倒!

    柳天心冷眼看了他一眼,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天心!天心,你怎么走了呀?小天心,你不要我了吗?你不想理我了吗,小天心……”

    柳天心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听到身后言绝那楚楚可怜的声音,明知道他是装的,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他。

    想起言绝在天牢里说的那番话,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误会了言绝,其实他并不喜欢柳若晴呢?

    又或者说,是因为她长得跟柳若晴一样,他知道自己不能跟自己的弟弟抢女人,所以就找上她?

    这样的猜测,让柳天心心里很不舒服,甚至到了一种压抑的地步,以至于她坐在院子里,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蔫了。

    半晌,那负责贴身伺候言绝的宫女紫儿悄声来到她身后,小心翼翼道:“公主,这都半个时辰了,您要不进去看看王爷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柳天心被紫儿的声音拉回了神,想起言绝那贱兮兮的样子,便没好气道:“他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有什么事他自己不会走,非要我们来做吗?”

    紫儿被柳天心的话给逗笑了,“公主可能不知道,王爷的性子特别怪,尤其是生病的时候,就跟孩子似的,非要人贴身伺候不可,不然他连药都不肯喝,您信不信,您现在进去,王爷那药还放在桌子上。”

    柳天心一愣,眼神带着几分狐疑地看着那宫女,像是对宫女的话半信半疑。

    见紫儿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继续道:“公主,皇上可是很关心王爷的病情,若是王爷一直好不了,奴婢等人也是要遭殃的,您就行行好,帮奴婢进去看看王爷吧,若不是王爷不让奴婢等人进去,奴婢也不敢来麻烦公主您了。”

    柳天心想着紫儿刚才那话,言绝那小贱人真的不喝药?

    她开始担心了起来,她出来的时候,那药还放在桌子上没动过呢。

    紫儿端药过去的时候,不是说要按时把要喝了吗?

    这不喝药不就会影响他的病情?

    想起昨日他在牢里吐了那么多的血,早上又在她面前痛晕了过去,刚才出来的时候,脸色还惨白惨白的。

    柳天心心中一紧,赶忙从院子里动身往内殿走去。

    紫儿站在院子里,看着柳天心疾步进去的背影,捂着嘴,嘻嘻笑了起来,“王爷,奴婢这么帮您,下次您得好好奖励奖励奴婢才是。”

    王爷特地让天心公主近身伺候,不就是看上天心公主了吗?

    以王爷那种无赖的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也不是做不出来。

    紫儿转了转眼珠子,说不定很快,聿王府就有大喜事了。

    柳天心回到内殿的时候,果然看到言绝那碗药还纹丝不动地放在桌子上,而言绝正背对着她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此时的柳天心,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丈夫,言绝才是耍脾气需要她去哄的小妻子。

    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对言朔有这样一个贱兮兮的八皇叔深表同情,并感同身受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言绝快速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滋滋的笑容,“小天心,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丢下我的。”

    柳天心冷眼睨着他,随后,抬起脚,用力往他的脚背上狠狠地踩了下去,见他疼得龇牙咧嘴地捧着脚,才仿佛出了一口恶气,随后,满意地勾起了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