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560.原来吃醋了
    第560章560.原来吃醋了

    言绝这会儿并没有休息,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生病了也只有在昏过去的时候才会老实地躺在床上,这会儿柳天心又莫名其妙地被他给气走了,他哪里还睡得着。

    当紫儿进来,看到他坐在桌前发呆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快步走上前去,“王爷,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奴婢做吗?”

    “公主呢?”

    紫儿一愣,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王爷跟公主吵架了啊,难怪公主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气呼呼地骂王爷呢。

    “回王爷,公主在院子里坐着呢,奴婢看她好像心情不大好。”

    闻言,言绝的眉头,皱了起来,沉默片刻之后,起身,“给本王取件衣服过来。”

    “是。”

    紫儿从柜子里取出一件浅蓝色云锦长袍,过来要给言绝披上,却被他给避开了,“衣服给我就行。”

    “是。”

    紫儿将衣服递到言绝面前,便非常识相地走了出去。

    言绝套上外衣,从内殿出来,远远地便看到柳天心坐在天辰宫院子的凉亭里,盯着院子里的荷花池发呆着。

    他走上前去,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柳天心立即收起了刚才布满双颊的愁容,侧目看过去。

    见言绝还是笑嘻嘻地看着她,出声问道:“小心心,我被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能不能别生我气了,我错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但是他要铭记一个道理,只要小心心生气了,那一定是他做错事了。

    追老婆,就是要有这种不要脸的精神,你不让我进院子,那我就翻墙,你不让我进房间,那我就翻窗,一切以娶到小心心为终极目标。

    只要脸皮厚,铁打的心也要被他磨成针。

    言绝在心里,对自己做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之后,脸上那贱笑就没有收起过。

    柳天心看着言绝这嬉笑的表情下带着的一丝不似装出来的讨好,心中蓦地一疼。

    张了张嘴,好像有什么话要问,却是问不出口。

    言绝这个人,看上去吊儿郎当,却并不糊涂,甚至十分精明,柳天心眼底那淡淡的忧愁,他看在眼里。

    “你不开心?”

    他问,声音没了刚才的轻佻,变得严肃了起来。

    柳天心抿着唇,沉吟了几秒钟后,突然笑着问他,道:“我刚才踢你,骂你,你都不生气吗?”

    “你不踢我骂我,我才会生气。”

    柳天心被他这认真的表情给弄得愣了一下,他已经欺身到了她面前,道:“你打我骂我,我才觉得我俩亲近。”

    柳天心脸色顿时一烟,磨了磨牙,恨不得去咬他一口。

    她就知道,他正经不了多久。

    刚要开口,他却快速握住了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又一次收了起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在牢里对你说的那些话?”

    柳天心一愣,心头,蓦地被言绝这话给扎了一下,猛地转头看向他,正好对上了他那深如烟墨的瞳孔,表情严肃地看着她。

    刀刻般的五官,配上这深邃的目光,柳天心发现,言绝严肃起来的时候,让人完全没办法怀疑他。

    言绝的话,明显问到了他的心坎里去了,可柳天心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

    “还是说,你在西擎真的有个心上人?”

    言绝的眼神,在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暗了下去。

    柳天心猛然抬眼看他,他眼底的晦暗,柳天心看在眼里,心头一紧。

    沉吟片刻之后,她看着他,挑眉笑道:“若是真的有呢?”

    言绝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却在下一秒掠过一抹坚定,“我说了,如果你在西擎有心上人,本王会亲自解决他,我言绝看上的人,绝对不会让给别人。”

    这句话,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霸道,**,可偏偏就是让人没办法讨厌他。

    柳天心静静地看着言绝,抿着唇,沉默了半晌,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看着言绝,问道:“你喜欢过柳若晴吗?”

    “……”

    言绝错愕地看着柳天心,在听到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表情古怪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就像是被柳天心这个问题给炸傻了一般,盯着她看了好久。

    柳天心见他的嘴角,似有若无地抽.动了好几下,那表情似哭似笑,非常奇怪。

    “噗……哈哈哈……”

    下一秒,天辰宫的凉亭内,响起了言绝失控的爆笑声,那声音引来了天辰宫不少宫人侧目,一个个都迷惑地朝凉亭内看去。

    见八王爷挨着天心公主坐着,修长的手指,指着天心公主止不住地大笑,好似被人点了笑穴,怎么都控制不住。

    柳天心被他笑得莫名其妙,虽然言绝还没说明情况,可渐渐的,她便已经明白了过来他什么意思。

    她羞得耳根一红,随后,越来越红,越来越烫,渐渐的,无地自容到恨不得找块地钻下去。

    “哈哈哈……”

    “笑够了没有!”

    柳天心窘迫地瞪着言绝爆笑的脸,见言绝还在笑个不停,便气呼呼地从凉亭内站起,想要逃走。

    真是丢死人了。

    临走前,她还不服气地回头伸出脚往言绝的身上踢去,却被他快了一步,踢出去的脚,被言绝抓住。

    见言绝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松地扣着柳天心纤细的脚踝,轻轻往自己身边一带,单脚站立的柳天心,因为没站稳,加上被言绝这样微微使力一带,整个人扑到了言绝的怀中。

    言绝的笑声已经止住,可低眉看她的模样,却是掩饰不住眼底的笑意,看着柳天心越来越囧,脸已经烫得可以拿来当火炉烧了。

    “原来你在吃若晴的醋,我说呢,进亭子的时候,老是闻到一股酸味。”

    被言绝这样指出来,柳天心更是囧得不行,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口是心非道:“谁吃醋了?”

    “还说没有!那你刚才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了?”

    言绝缠在柳天心腰间的力量,微微加重了几分,感觉到她略带心虚的气息,言绝的心情大好,胃里好像都没那么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