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562.出什么事,本王担着
    第562章562.出什么事,本王担着

    越想下去,柳城鹤心里就越不甘心。

    言恒将信送到张默府上,说是言渊已经知道了柳若晴假冒柳天心的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全部的罪都推到柳若晴身上,说她是在和亲的途中杀害了天心公主,取而代之。

    柳若晴空口无凭,自然就没办法为自己洗脱罪名。

    可他万万没料到,言渊会无条件站在柳若晴这边而对东楚皇帝撒谎,更没料到的是,柳天心那个不孝女,在西擎跟他作对还不够,竟然还跑去东楚皇宫去给柳若晴作证。

    她的出现,自然使他们的谎言不攻自破了。

    现在,言渊不追究也就罢了,如果以后他又追究起来,西擎想要跟东楚对抗,怕是没那么容易。

    “柳天心呢?”

    “公主被东楚皇帝下令收监半个月,半个月后,随微臣回来,只是微臣急于回来向皇上禀明情况,便提出先回来了。”

    “哼!”

    柳城鹤冷哼了一声,一拳砸向自己的桌面,“朕真是养了一个狼心狗肺的好女儿!”

    张默站在一旁没有接话,他身为臣子,可没资格跟皇帝一起骂他的女儿。

    “你马上赶回东楚,等她收监完了之后,立即带她回来,看朕怎么收拾她!”

    柳城鹤气得几乎咬碎了银牙,他的全部计划,都毁在了那个不忠不孝的逆女手上。

    一道不易察觉的冰冷杀气,在他眼底一闪而过。

    有了言渊的插手,庞月秋跟孟佩佩当天就被衙差给押入了京兆尹大牢,等到庞太师和孟御史知道此时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了。

    京兆尹的大门几乎被庞孟两家的下人给踩烂了,可京兆尹魏晋并没有要打算放人的意思。

    庞月秋在靳都城仗着自己父亲是庞太师,平时没少在街上仗势欺人,欺压小老百姓,也没人敢对她怎么样,这一次,她落在靖王的手上,还想这么轻易就被放走,哪那么容易。

    “我家大人说了,这是靖王爷亲自下的令,大人也不敢放人,庞太师跟孟御史若想要人,就去靖王府找靖王爷。”

    不管庞孟两家的下人怎么来求情,得到的都是这样的答案,没有办法,下人们只好又各自回家禀告了自家主人。

    翌日。

    柳若晴一早就起床了,刚准备下床,就被言渊从身后给捞了回去。

    “别闹,我还要出门扫大街去呢。”

    “再陪我睡会儿,等上朝了,我让皇上给你换个惩罚。”

    言渊沙哑的嗓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性感,从柳若晴的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惹得柳若晴浑身酥麻,倒在了言渊的怀里。

    “不用麻烦皇上了,他已经够头疼了。”

    她挥开了言渊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指,欲重新下床。

    这几日,皇上的日子八成不好过,朝中那些大臣,不管因为什么目的,都不会轻易让皇帝放过她。

    如果皇帝打定主意站在她这边,势必是要被大臣们给缠得烦死,她可不想言渊再为了她再去惹皇帝心烦,以免皇帝迁怒到他身上来。

    扫个大街而已,她还不至于连这点都承受不了。

    况且,有了昨天的事,庞月秋跟孟佩佩哪里还敢去找她麻烦,半个月过去了,不就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见言渊还不松手,柳若晴气呼呼地回头瞪着他,“言渊,你再不放手的话,从今天起,你就去睡书房吧。”

    “晴儿……”

    身后,传来言渊略带幽怨的声音。

    柳若晴不打算理他,掰开他的手掌,从他怀中逃了出来,正准备穿衣服,便听到门外传来管家徐伯小心翼翼的嗓音,“王爷,庞太师来了,说要见您。”

    庞太师?

    柳若晴穿衣的动作顿了一顿,回头看向言渊,见他也已经起来了,脸上慵懒的模样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容置否的冰冷。

    “不见。”

    简单干脆的两个字,从言渊的口中传来,冷得不带半点感情。

    “是。”

    管家没有多问,非常干脆地下去了,他一直都知道,欺负王爷的人,王爷不能忍,欺负王妃的人,王爷更加不能忍,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所以,那两位小姐,还是老实地在京兆尹大牢里待上半个月吧,王爷没有在其中动别的手脚,已经很给庞太师面子了。

    管家走后,柳若晴不放心地走到言渊面前,问道:“真的不理庞太师了?”

    “理那老东西做什么,本王没修理他是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他最好不要逼得本王连尊老爱幼的优点都舍弃了。”

    尊老爱幼……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亏这烟心肝的还能觉得自己有这个品质。

    言渊已经穿好衣服走向她,见她的腰封还没系上,便伸手过去,将她手上的腰封拿了过来,温柔地帮她系上。

    系好之后,他直起身子看她,双手搭在她的肩上,郑重道:“有本王在,你不需要对任何人忍让,看不顺眼的直接招呼过去,出了什么事,本王给你担着。”

    这句话,从言渊口中轻描淡写地说出口,像是就算她杀了人,他都能跟在身后帮她埋尸一样。

    柳若晴看着他坚定的模样,心头软软的,随后,对着他感激地一笑:“嗯,我知道,我不会客气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她还是下定决心,尽量不给言渊找麻烦了。

    庞太师得知自己亲自上靖王府跟言渊求情,他竟然连见都不愿意见他,顿时气得连都烟了。

    虽然他身为亲王,又是位高权重的皇叔,可他也是位列三公的一品大员,历经两朝的元老,月秋是他的幼女,靖王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简直欺人太甚。

    “既然王爷不愿意见,那微臣就告退了!”

    说着,庞太师一甩袖,愤怒离去。

    既然靖王不愿意放过他女儿,也休想他放过那个冒牌货。

    柳若晴拿着扫出门的时候,见言渊也跟着出来,便停下了脚步,“这会儿该上朝了,你怎么还不去?”

    看他没有穿朝服,不会是连朝都懒得去上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