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563.24K纯金狗粮
    第563章563.24k纯金狗粮

    这任性的……

    有皇帝当后台真是了不起啊。

    “不去了,我陪你去扫大街。”

    “你去干嘛呀,我不用你陪我,你还是赶紧上朝去吧。”

    她推了推他,转身往王府外走,言渊立即跟上,“上朝有什么意思,还不是看那几个老东西在皇上面前上蹿下跳?”

    柳若晴脚步一顿,随后回头看他,玩笑道:“那你得赶紧回去给我盯紧了呀,万一皇上真被他们说动了怎么办?”

    “放心吧,有王相在,他们没那么容易说动皇上。”

    更重要的是,皇帝直接在御书房里下了处罚命令,就是没打算听朝臣的意见,那几个上蹿下跳的,除了惹皇帝不高兴之外,根本没其他用处,就算他们闹上一个月也不会有结果。

    “你也太放心了吧?”

    “这都是皇上的事,让他头疼去就好,我还是陪你扫大街去吧。”

    言渊不给柳若晴反对的机会,拉起柳若晴,便往临街走去。

    于是,当天靳都城的每一条大街上,众人都会看到一个丰神俊朗,英俊无双的男子,坐在茶棚里悠闲地喝着茶,旁边还站着四五个持着刀的侍卫,面无表情地站着,目光凌厉地扫向四周来往的群众。

    大家都知道这位是当朝的靖王爷,据说他是来监督王妃扫大街的,避免她偷懒的。

    可大家都知道,王爷这阵仗,哪里是监督王妃,分明就是监督他们的,谁敢往街上扔一点东西,那几个侍卫的眼刀便飞了过去,吓得他们硬生生地将随手扔下的垃圾给捡起,揣进了兜里。

    于是乎,有靖王爷那么大阵仗的当街坐镇,柳若晴那天扫地扫得非常轻松,所到之处,干干净净得让她顿时没了用武之地。

    这……还是在受罚吗?

    柳若晴看着面前一尘不染的街道,心中感叹道。

    言渊在百姓的心里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可他现在分明就是在仗势欺人,她不想让言渊在老百姓心中的印象大跌,便放下扫把,朝他走了过去。

    “言渊,你能不能回王府去,不要坐在这里啊。”

    有这样一个门神在这里,什么小鬼都不敢来了啊。

    言渊却是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我不是没让人帮你扫地吗?”

    柳若晴翻了个白眼,你是没让人帮我扫地,可大爷您不但把自己的身份透露了出去,还带了四五个侍卫像门神一样在这里坐镇,那些人连扔张纸都不敢,这跟帮我扫大街有什么区别。

    言渊看出了柳天心心里的想法,抿唇一笑,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我在这里欣赏风景,不会打扰你的。”

    “欣赏风景?这一条街有什么风景?”

    她没好气地白了言渊一眼,这理由找的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你就是本王眼里最美的风景,本王就坐在这里赏你。”

    “……”

    柳若晴无语,他身后的侍卫更是无语。

    确定这位到处撒狗粮的王爷是他们心中那位高冷矜持不苟言笑的靖王吗?

    而就如柳若晴所料的那样,今天朝中依然是围绕着怎么处置她的问题而吵得激烈,有些人甚至把动摇国本这种话都拿出来说了。

    言朔的脸色,烟到了极点,坐在龙椅上,好久都没说一个字。

    等到双方吵得累了,众人才意识到皇帝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们面面相觑,目光悄悄地打量着皇帝的脸色,见他始终不言语,心中反而有些没底了。

    孟氅的目光带着询问地看着站在前排的庞太师,见他懒懒地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眼鼻观心地站着不再说话。

    如今靖王不在,聿王也不在,朝中那几个大臣更加有恃无恐了。

    见皇帝不说话,孟氅继续开口道:“皇上,微臣身为御史,最重要的责任就是向皇上谏言,如果不能让皇上改变主意,微臣实在愧对御史这个身份,微臣……”

    “够了!”

    皇帝不耐烦的嗓音,冷冷地打断了孟氅继续说下去。

    见他烟沉着脸从龙椅上站起,指着朝上那几个别有用心的大臣,震怒道:“你们一个个的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平时让你们做点为百姓的事,你们拖拖拉拉,管闲事却管到朕的头上来,你们要是嫌自己这个官做得不顺心,现在就给朕呈一份辞官的奏章来,朕马上批了!”

    他平时很少在朝臣面前发脾气,这些人真的以为他还是当初那个刚刚登基的小皇帝么?

    “王德!”

    “奴才在!”

    “传旨下去,谁若是还敢提靖王妃的事,全部做罢官处理。”

    “是。”

    王德领命,目光投向殿上那些被皇帝这样的旨意给吓到的官员们,看着他们面面相觑的模样,心中忍不住冷笑。

    这些自作聪明的大臣,一个个还真以为皇上这么好说话,仗着自己身为朝廷官员,拿国法国本来威胁皇上,还真是长能耐了。

    皇上若是真愿意听他们的意见,一开始就不会那样轻易处置了靖王妃了,这些人自以为聪明,实则蠢得不行。

    要真这么有气节,现在就死谏去,谅他们也没这个胆子。

    “话朕就放在这里,你们给朕老老实实听着,靖王是朕的亲叔叔,朕不听他的话,难不成让朕听你们的话?你们觉得朕偏心没关系,心里委屈不服气也没关系,你们觉得你们的能耐只能放在朕的家事上,没关系,多的是人愿意接替你们的位子好好为朕为百姓办事。退朝!”

    言朔连摆明要偏帮言渊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些官员还能怎么蹦跶,毕竟靖王妃除了身份上骗了皇上之外,并没有做什么危害国家的事,他们继续纠缠下去惹恼了皇上,真的很可能丢官罢职。

    他们确实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去跟皇上闹。

    一瞬间,很多人都想明白了,还是王相他们聪明,早就看出来皇上在这件事情上是打定主意偏帮靖王夫妇了。

    他们竟然没想通这一点,跟着庞太师和孟御史去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