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565.两难抉择
    第565章565.两难抉择

    “下去吧。”

    言渊挥了挥手,铺满脸上的那层寒霜不曾褪去。

    柳若晴的事,因为皇帝在朝上的震怒而终于结束了。

    半个月的扫大街的惩罚也在结束了,靳都城的每条街上却依然干干净净,周围的垃圾桶每天都有人来清理垃圾,老百姓也渐渐养成了往垃圾桶里扔垃圾的习惯。

    柳若晴瞬间觉得,自己这一次的惩罚,为环保事业也做出了贡献,心中顿时舒爽不已。

    龙门书院的学生渐渐多起来了,随着秋试的接近,赶来京城的全国各地的考生也越来越多,一些穷人家的学子便借住在了龙门书院里头。

    云娇容自从成了龙门书院的教书先生,她的生活也变得充实许多,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这一点,皇帝也看在眼里,就更加不会阻止她去书院了。

    唯独有一点让皇帝心里有些不高兴,那就是云娇容跟墨榕天十分亲近。

    他是了解云娇容的性子的,不太会轻易跟人走得太近,当初跟九婶渐渐相熟,也都是因为九婶的主动接近,像现在这样跟一个异性这般亲近,他还真的从未见过,这也不符合云娇容的性格。

    所以,每一次皇帝来龙门书院找她,看到她跟墨榕天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他的心里就泛酸。

    “容儿从小到大都待在京城没去过别的地方吗?”

    龙门书院的后院,云娇容跟墨榕天相对而坐,正在下棋。

    由于他的刻意接近,云娇容现在跟他十分亲近,完全就把他当成了亲哥哥看。

    因为自己心里坦荡荡的,所以自己跟墨榕天亲近的行为,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每一次皇帝过来,看到他们两个亲近的时候,总是板着脸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嗯,我爹爹生前是皇上的老师,一直住在京城,从小他就管我管得紧,不曾让我去过别的地方。”

    云娇容如实回答道去,却未见过了墨榕天的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讽刺。

    “令尊就是当朝太傅云元博云太傅?”

    再一次听人提起自己的父亲,云娇容脸上的表情,瞬间暗淡了下来,嘴角,微微扯了一下,对墨榕天点了点头,“没错,正是先父。”

    墨榕天眼底一副寒冷的光芒一闪即逝,烟色的棋子,往棋盘上漫不经心地落下,他继续道:“我听说,两年前,太傅府大火,令尊和令堂……”

    云娇容的心,抽了抽,脸上染上了一丝难过的表情,勉强对着墨榕天扯了一下嘴角,敛去了眼中的悲伤,道:“嗯,太傅府被前朝的那些余孽给放火烧了,爹爹和娘亲就是死在神机堂的手上。”

    提起神机堂,云娇容的语气中,难掩愤怒和恨意,“如果有机会让我见到神机堂的主人,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云娇容语气中的恨意太过明显,那杀气也是毫不掩饰,墨榕天落地的动作,顿了一顿,抬眼看向云娇容眼中的恨意,指尖微微一颤。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云娇容,沉默了片刻之后,道:“你很想杀了他吗?”

    “当然,这两年来,我日日夜夜做梦都想杀了神机堂的人为我含冤而死的双亲报仇。”

    云娇容眼中的坚定,让墨榕天心中一痛,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默默地看着棋盘,他一子一子地往下落,片刻之后,他开口道:“容儿有没有想过,如果神机堂的少主是你的亲人,你还会杀他吗?”

    云娇容下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迷惑地抬眼看向墨榕天,见他表情平静,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谈论一件跟他完全无关的事情。

    她看着墨榕天迷惑了几秒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墨大哥的问题真好笑,神机堂的人怎么会是我的亲人,要真说我们之间有关系,那也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

    墨榕天的眉头,不动声色地一拧,跟着,莞尔一笑,“我是说如果,万一遇上了这样艰难的选择,容儿该怎么办?”

    墨榕天的目光,有些期待地看着云娇容,却见她始终用一副茫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不禁一冷。

    “墨大哥为什么会问这样不可能的问题?”

    墨榕天表情一怔,随后,涩然一笑,道:“是我自己遇上了类似的事情,我最亲的人,杀了我的养父养母,可杀人凶手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带着询问和期盼地看向云娇容,“容儿你来说说,我要不要报仇?”

    云娇容因为墨榕天这个问题而犯了难,秀气的柳叶眉,轻轻蹙了起来,小巧的双唇,为难地抿成了一条线。

    “要是这样的话,确实挺难选择的,报仇的话,自己唯一在世上的亲人也就没了,可不报仇,又怎么对得起将自己养大的养父养母呢。”

    “是啊,容儿觉得很难选,是吗?”

    墨榕天的目光,深深地望着云娇容,眼底带着一丝淡淡的疼惜,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后悔。

    云娇容咬着下唇,如实地点了点头,可随后,她又轻松地笑了起来,道:“幸好这事儿没让我遇上,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要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只能以死谢罪了。”

    “胡说什么!”

    墨榕天的声音,骤然沉了下来,凛冽的表情里,多了几分严肃,这模样,着实吓了云娇容一大跳,见她瞪大了双眸,满眼疑惑地看着墨榕天,半晌没有出声。

    墨榕天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大,眼神有些闪烁地避开了她的双眼,掩着嘴,轻咳了两声,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跟你又没关系,为什么你要以死谢罪。”

    “因为这样的选择太艰难了,换成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呀。”

    云娇容眨着双眼,如实回答道,随后,又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道:“不聊这个了,墨大哥,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们还是下棋吧,你看,我光顾着跟你说话,棋子都快被你吃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