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566.柳天心之死
    第566章566.柳天心之死

    墨榕天微笑着看着她天真的脸,眼神里,满是宠溺的浅笑,“好,认真下棋吧。”

    半个月过去了,言绝的胃病也已经痊愈,他从皇宫离开,搬回到了聿王府,自然也就把柳天心给带上了。

    两人刚回到聿王府,皇宫里便传来了消息,西擎皇帝派丞相张默前来接天心公主回西擎。

    柳天心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表情有些难看了。

    言绝看出了她微变的脸色,凑到她面前,低声问道:“不想要回西擎吗?”

    “不是。”

    柳天心拧着眉,摇了摇头,抬眼看了一眼言绝担忧的眼神,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有些事,她暂时还是不要告诉言绝好了,免得他为她担心。

    西擎,她是一定要回去的,总归得给柳城鹤一个交代,不然的话,就算她留在东楚,也会给言绝带来麻烦,毕竟她还是西擎的公主,西擎皇帝柳城鹤的亲生女儿。

    言绝再有能耐,管天管地也管不到她父亲身上去。

    她魂不守舍地站着发呆,让言绝心里越发不放心了起来。

    “小天心。”

    他轻声唤了她一声,她骤然回过神来,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深瞳,勉强开口道:“你刚说什么?”

    言绝觉得她的模样有些不对劲,他皱了一下眉头,开口道:“如果你不想回西擎,我去跟皇上说。”

    “不用!”

    柳天心立即出声拒绝了,“我是西擎的公主,也不能一直待在东楚啊,总是要回去的。”

    至于回去之后还能不能回来,就不一定了。

    柳天心的眼神,不经意地暗淡了下来。

    她了解她那个父亲,除了他自己,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心上,就算她是他女儿,一旦危害到了他的利益,他照样可以舍弃。

    可她不能留在东楚,让言绝和东楚的皇帝为难,前路再艰难,她也得回去。

    言绝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见她神情黯然,便以为她只是舍不得离开而已,他看着她,笑着握紧她的双手,道:“你先回去,我马上跟皇上说,等你回到西擎,我就向西擎提亲,亲自去西擎迎娶你。”

    柳天心的脸,瞬间烫了起来,面对言绝那灼热的眼神,故作嗔怒地推了他一把,“你就这么有自信我一定会答应嫁给你吗?”

    “我已经让人放话出去了,天心公主是八王爷的人,没人敢娶,你若是不嫁给我,那就只能当老姑娘了。”

    话音刚落,膝盖便硬生生地挨了柳天心一脚,“你这是想让老娘嫁不出去了吗?”

    “对啊,所以这一次回去之后,乖乖等着我去提亲,别再逃婚了,你若是敢逃婚,天涯海角我都会抓到你,到时候看我怎么惩罚你。”

    他伸手,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眼神里,满满的柔情。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位暴脾气的姑娘,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此生如若不能娶到她,或许自己真的只能孤独终老了。

    柳天心看着他眼底的憧憬,没有泼他冷水,只是主动地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紧他,在言绝面前,难得的温柔惬意,“言绝,我在西擎等着你,你可要早点来娶我,别让我等太久。”

    言绝的身子僵了一下,下一秒,眼底满是雀跃的色彩,这丫头,可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么煽情的话呢。

    “这么迫不及待要嫁给我?”

    “滚!”

    “不着急,等我娶了你,我陪你一起滚!”

    言绝抱紧了柳天心,脸上满是憧憬的笑,他从没想过,他这样一个身边美女环绕的身份,会因为要娶一名女子而出现这般期待和兴奋的心情。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九会因为若晴而流露出跟平常外人面前的靖王截然不同的一面。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可他从未想到,他想以东楚八王爷的身份正大光明地迎娶他怀中的女子时,这一次的分别,却让他们此生成了永别。

    柳天心离开东楚后的一个月,当言绝刚进了宫准备向皇帝请旨以亲王妃之礼向西擎提亲之时,接到了让他彻底崩溃的消息。

    “皇叔,你来的正好。”

    御书房内,言朔表情凝重地看着一脸喜气洋洋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言绝,浓眉一拧。

    “怎么这副表情,老九夫妇又给你添麻烦了?”

    言绝走上前,身子懒懒地靠在言朔堆满奏章的桌案上,幸灾乐祸道。

    却见言朔不苟言笑地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凝重又严肃,渐渐的,言绝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脸上掠过一丝不安。

    “不会跟我有关吧?”

    他的心头,蓦地一紧,目光紧紧地盯着言朔。

    见言朔将面前的一本折子递到言绝面前,道:“天心公主死了。”

    言绝刚刚拿起折子的手,猛地一颤,折子应声落地,他的脸色,骤然惨白,双眼带着不敢置信地看着言朔,声音颤抖地有些厉害,“你……你说什么?”

    言朔有些不忍心看他,可还是硬着心肠,重复道:“天心公主已经死了,她回到西擎的第二天,公主殿失火,她……”

    “胡说!”

    言绝的眼眶已经红了一圈,他低吼着打断了言朔继续说下去的话,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皇叔……”

    言朔眉头一蹙,有些不忍地看着他。

    见言绝快速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折子,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又一遍,随后,将折子撕成了两半。

    “不可能!小天心不会死的,她说过她在西擎等我娶她,她还没有等到我,怎么可能会死!”

    他浑身发抖,即使嘴上怎么不愿意承认都好,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哀痛。

    “皇叔,你冷静点,这事儿……”

    “皇上!”

    言绝嘶哑着声音,打断了他,眼眶通红,眼底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一定又逃婚了,她一直都这么调皮,她想捉弄我,真的……她没死,她一定是逃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