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567.莫名的难过
    第567章567.莫名的难过

    他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御书房外冲去,步履蹒跚,“我去西擎找她,我要亲手把她逮回来。”

    “皇叔!”

    言绝听不见言朔叫他的声音,继续往外冲出去。

    “来人!”

    “在。”

    “跟着八王爷,别让他出事。”

    言朔头疼地捏了捏眉心,好不容易解决了朝中那几个老古板,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

    靖王府——

    “什么!”

    柳若晴得知柳天心死了的消息时,也是被惊得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天心公主死了?”

    “嗯,今天早上,皇上收到西擎那边送过来的文书,天心公主住的那所公主殿失火,柳天心被烧死了。”

    言渊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眉头由始至终都紧拧着。

    “那八哥呢,他怎么办?前几天还听他说去跟皇上请旨呢!”

    柳若晴一脸担忧地看着言渊,其实不用问她都知道,言绝这会儿情况肯定很不好。

    那家伙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可每次提到要娶柳天心,他嘴角的笑容就会在不经意间加深,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想娶柳天心为妻的。

    可偏偏遇上了这样的事,八哥怎么接受得了。

    “他要跑去西擎找柳天心,被皇上的人给拦住了,现在关在王府里,谁都不见,这段日子肯定是不好过了。”

    言渊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夫妻二人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见柳若晴侧目看向言渊,道:“我怎么觉得事情太巧了一些,她刚回去,公主殿就失火了,那可是西擎皇宫诶,能这么容易失火吗?况且,她还有武功,刚失火的时候,以她的能耐,自保是肯定没问题的。”

    柳若晴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当她说出自己的怀疑时,言渊也赞同地点了点头,“没错,除非有人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想到这个时候在聿王府伤心痛苦的言绝,柳若晴的眉头,便担忧地皱了起来。

    当初她跟言渊吵架的时候,八哥可没少安慰她,现在他的情况,可比吵架严重多了。

    怎么才一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别说是言绝接受不了,就连她也接受不了啊。

    那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怎么能就这样去了呢。

    莫名的,柳若晴的心里,慌慌的,跳得很快,心里好像很难受,难受得忍不住想哭。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泪流满面,这模样,把言渊都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言渊没想到柳若晴的反应这么大,满脸的泪水,吓得她手忙脚乱,赶忙拿过手帕帮她擦去。

    柳若晴也愣了一下,伸手一摸,发现脸上凉凉的,不知何时已经全是泪水。

    “我……我不知道啊,就是知道天心公主死了,心里特别难过,控制不住地难过。”

    她一边伸手擦眼泪,一边看着言渊,说道:“可能是因为我俩长得一样,所以也有心灵感应吧。”

    她开玩笑道,心里那难过到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依然没有褪去。

    “确定她已经死了吗?可我总觉得她还没有死,她的尸体呢,找到了吗?”

    她紧紧地抓着言渊的手,双手竟然在发抖。

    言渊蹙了一下眉,若有所思地看着柳若晴的脸色,一种不可能的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只是他并没有往深入去想,见她神色紧张而凝重,便握住她的双手,安抚道:“我回府之前,已经派人去西擎打探这件事了,这两天会有消息,你先别想那么多,我看最近八哥的日子不好过,我们去看看他。”

    柳若晴点点头,抿着唇沉默了片刻之后,道:“还是等你派去的人回来再说吧,现在去找八哥,他也不一定愿意见我们。”

    “好,都听你的。”

    言渊见柳若晴情绪不佳,心中自是担心不已,柳若晴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情绪有些影响了言渊,便立即转移了话题。

    “对了,听说最近那幽妙姑娘在你面前表现得挺不错,你有什么感觉?”

    闻言,言渊脸色一沉,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道:“你觉得我有什么感觉?”

    “切,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柳若晴嘟着嘴,将脸转开了。

    耳边,传来言渊的轻笑声,“那你介不介意我给她点回应?”

    柳若晴一愣,随后傲娇地哼了两声,“我才不介意呢,就算你娶了她,她也只是个小妾,还能压得过我不成?”

    “那倒是,那……”

    他俯下身,凑到柳若晴的耳边,唇角微微上扬,“那我就不客气了。”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说的“不客气”是打算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他是绝不会做让她失望的事的,所以,不管他要做什么,她都是无条件相信他的。

    “去吧,千万不要客气。”

    接下去的两天,柳若晴去过聿王府几次,果然都被聿王府的人拦在了门外。

    “靖王妃请恕罪,我家王爷他……”

    聿王府的管家,面露为难之色地看着柳若晴,没有蹙成了一团。

    “嗯,我明白的,你要盯紧你们家王爷,千万不要让他做什么傻事。”

    “老奴明白,老奴会让人看紧王爷的,只是,靖王妃……”

    管家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

    柳若晴看出了什么,问道:“你担心你家王爷一直这样消沉下去?”

    管家拧着眉,如实点了点头,“王妃您知道的,王爷他……是真的很爱天心公主,老奴见他之前天天在王府念叨着等天心公主回到西擎,他就去提亲,结果没想到……”

    管家叹了口气,“早知道会这样,王爷肯定不会让她回去了。”

    柳若晴的心里,紧了紧,那种熟悉的难过又一次闯入她的心头。

    其实她明白言绝的做法,柳天心是西擎的公主,他想明媒正娶,肯定是想让她从西擎出嫁,他再以东楚的亲王妃之礼迎娶她。

    如果让她直接留在聿王府,名不正言不顺,总是会让人说柳天心闲话的,这也是他再舍不得也要让她先回西擎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