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569.特殊曲谱
    第569章569.特殊曲谱

    自己这段日子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了。

    “幽妙。”

    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时,言渊突然唤了她一声,将她整个人拉回了神。

    “王爷有何吩咐?”

    “本王心里清楚,本王体内的毒是个疑难杂症,根本就没办法清除,如果实在解不了的话,你就被为难了,你离开家已有数月,这两天你准备一下,让齐风送你回去吧。”

    “不!不!不!”

    幽妙一急,赶忙摆了摆手,生怕言渊会不相信她似的,道:“王爷,您放心,幽妙保证您的毒两日之内就能清除,解毒本来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现在已经是最后一个阶段了,王爷您千万不能放弃呀。”

    “两日之内?你确定?”

    言渊半信半疑地看着幽妙,郑重地问道。

    “嗯,两日之内定能清除,幽妙绝不敢欺骗王爷。”

    其实,正常情况,两个月前她就能将王爷体内的毒给清除了,可她为了找机会在王府里多待一阵子,才刻意减缓了解毒的速度,可如今,王爷分明是对她上了心了,只要她给王爷解了毒,她就能留在王府里,那她还犹豫什么。

    两天之内,清除王爷体内的残余毒素,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当下,她便对言渊保证道:“如果两日之内,幽妙不能替王爷解了体内的毒,幽妙愿意以死谢罪。”

    “不准胡说!本王的情况本王自己清楚,就算解不了也不能怪你,何必让你以死谢罪!”

    言渊的语气中,有意无意地夹着一丝心疼,让幽妙喜上眉梢,可她却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幽妙一定不会让王爷您失望的,幽妙这就再去配一些药出来。”

    “好,去吧。”

    幽妙从书房离开之后,言渊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眼底瞬间染上了一抹厉色,一抹杀意,从他的眼底迅速掠过。

    两日后,当陆元和再一次给言渊把脉的时候,一直凝重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慰的喜色。

    “恭喜王爷,您体内的余毒,总算是完全清除了。”

    言渊虽然已经料到这一点,但是,还是不放心地确定道:“你确定没有一点问题么?那个女人不简单。”

    “王爷请放心,您脉象平和,没有一点异常的现象,草民向您保证,您体内的毒确实清除了。”

    在陆元和一再保证下,言渊在彻底放下心来,同时,心中那一股凛然的杀气,也开始剧烈蔓延。

    这段日子,他为了让幽妙给他解毒,他已经足够忍耐了。

    如今,他体内的毒已经解了,就不要怪他“过河拆桥”了,敢对他的晴儿动手,她就得承受她该承受的后果。

    再说幽妙那边,她给言渊服下另外一副排蛊的药之后,便一直等在自己住的那间别院内。

    不出意外的话,王爷的毒这会儿应该解了,王爷大喜之下,说不定马上就会纳她为侧室,她又紧张又期待,双眼时不时地往院子外飘去,可等了大半天也不见言渊的人影,心中从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失望。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熟悉的笛声,传入她的耳中,这是他们西域人控制蛇活动时特有的音律,但是,这种音律比较特别,对于不懂音律的人来说,是完全听不见这笛声的。

    幽妙的目光,冷了下来,起身往前面的院子走了几步,便看到几条类似于竹叶青的小青蛇极有规律地扭动着身子,像是在跳舞,又像是在表演一个特殊的动作,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幽妙看着那几条蛇,看着它们的每一个动作,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

    从怀中取一根长约两寸左右的袖珍玉笛放到嘴边,吹了一段,像是在回应对方。

    言渊跟陆元和以及齐风三人,一并从东院出来,见言渊跟陆元和的目光朝王府某个方向投了过去。

    “哪来的笛声?”

    这笛音的音律有些怪,所以,让言渊跟陆元和同时注意到了。

    “笛声?”

    齐风不懂音律,所以对于他们说的笛声,完全听不见。

    “这么清晰的笛声,齐侍卫听不到吗?”

    陆元和看着齐风,惊讶道,照理说,练武之人的耳力比普通人要好一些,他一个大夫都能听到,齐侍卫这种武功高强的人怎么会听不到。

    齐风迷惑地摇了摇头,看向言渊,见言渊也用一双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才讪讪地开口道:“卑职确实什么都听不到。”

    连他都觉得奇怪,陆大夫一个没有武功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他怎么会听不见?

    见言渊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底一亮,立即对齐风道:“你马上去幽妙住的那个院子看看,看她在做什么。”

    “是。”

    齐风没有多问,很快便消失在了东苑。

    送走了陆元和之后,言渊去了书房,没多久,齐风便过来了,“王爷。”

    齐风的声音,有些激动,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进来。”

    齐风进来之后,连行礼都顾不上了,立即来到他面前,道:“王爷,卑职刚才看到幽妙在院子里吹笛子,但卑职完全听不见笛音,可卑职发现,她的院子里,竟然有几条青蛇。”

    “青蛇?”

    言渊的眉头,轻轻一动。

    “是,好几条青蛇,动作非常有规律,像是特殊训练过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表达什么意思。”

    言渊点点头,若有所思地从椅子上站起,走到窗前,看着幽妙住的那所院子,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听不见笛声吗?”

    闻言,齐风摇了摇头,眼神迷惑地看向言渊。

    “本王从前听云太傅说过,有一部失传已久的曲谱,是一名西域人所住,那种谱子,只有懂音律的人才能听见声音,不懂的人,便是一个调子都听不见,或许幽妙吹的那谱子,便是来自那样的曲谱。”

    齐风听了,顿时恍然大悟,又觉得不可思议,这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谱子。

    难怪王爷跟陆大夫能听到,因为他俩都懂音律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