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571.接头人
    第571章571.接头人

    柳若晴一直沉默不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突然间,她灵光一闪,看向风影,问道:“天心公主的尸体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觉得天心公主没有死,这种感觉,随着这段日子过去,越来越强烈。

    如果她真的没死的话,在火灾现场,是定然找不到柳天心的尸体的。

    刚才风影说,刚开始着火的时候,公主殿除了柳天心之外,所有人都逃出来了,也就是说,柳天心真的死了,现场肯定会有一具尸体。

    听她这么问,风影讶了一下,随后,如实道:“那天天气干燥,火势蔓延得很快,宫人们想去救天心公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加上火势越来越大,等火灭掉的时候,公主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火烧了多久才灭的?”

    柳若晴再继续问,风影不知道柳若晴为什么会问这个听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可她发现,王妃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情绪稍稍有些激动。

    心里虽然纳闷,可他还是如实作答道:“应该在半个时辰左右。”

    才一个小时……

    柳若晴在心里若有所思地呢喃了一声,言渊好似猜出了她刚才问这些问题的目的,对风影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下去。

    风影退下去之后,言渊转头看她,正要开口,却见柳若晴忽地眼底一亮,脸上难掩雀跃之色,转头抓着言渊的手臂,道:“柳天心很可能真的没死。”

    她的语调有些激动,连言渊都听出来了。

    “那火才烧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顶多能把尸体给烧焦了,就连脏器都烧不掉,更别说是骨头了,如果柳天心真的被烧死了,现场最起码得有骨头留下吧,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她重复了三次“对不对”,试图想要得到言渊的认同,两眼中绽放出来的光芒越来越浓。

    要知道,在他们那边的殡仪馆,要将尸体火化,也要花上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烧骨头的时候,火炉的温度,至少得900度,还得需要加各个阶段的助燃剂。

    柳天心的公主殿着火的时候,就算是人为的,其中加了硫磺烟硝助燃,在一个小时之内,也绝对达不到能将骨头烧成灰的温度。

    也就是说,柳天心很可能真的逃走了!

    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她脸上的兴奋毫不掩饰,激动地看向言渊,想要求得认同。

    言渊想了想,回想起当日太傅府被烧的情景,当时,火势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太傅夫妇的尸首除了烧焦了之外,还都是完成的。

    晴儿这样的分析,也不是没可能。

    “对,你说的有可能,可是,既然她没事,为什么不出面澄清呢?”

    言渊虽然很不想泼柳若晴的冷水,可还是提出了这个疑点。

    “她是西擎的公主,如果当时她没死,就一定在公主殿里头,她为什么要躲起来?”

    却见柳若晴突然间冷笑了一声,“若是这场火是人为的呢?而要烧死她的人,就是柳城鹤呢?”

    柳若晴跟柳城鹤打过交道,知道那个人就是天生当皇帝的料,寡情薄幸,冷血无情像他那种人,柳天心如果真的惹得他不高兴,杀了就杀了,对他来说,并不会有什么舍不得。

    而且,她之前跟柳天心接触过几次,从她的言谈当中,可以看出来,柳天心跟柳城鹤的父女关系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恶劣。

    柳城鹤若是对柳天心痛下杀手,她可是一点都不会怀疑。

    言渊被柳若晴这样的猜测惊了一下,他没关注过柳天心,所以这样惊讶并不奇怪,虎毒不食子,柳城鹤哪怕再冷血,柳天心也是他的嫡长女,他的元后所生,真能冷血到如斯地步?

    柳若晴笑了笑,自从刚才分析完之后,她越发肯定柳天心很可能真的没死,而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逃过了那场火灾,离开西擎皇宫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柳天心很可能会来找八哥。

    这样想着,她猛地从言渊的身边站了起来,道:“我去找八哥,把这事儿跟他说,他也不会再这样消沉下去了。”

    她兴奋地往外跑,却被言渊从身后拦腰给捞了回来,“外面天都烟了,明天再去吧。”

    “天烟了有什么关系,京城治安好的很,你还怕我在天子脚下出事不成?早点告诉八哥,他能早点走出伤痛。”

    说着,便又要起身往外走,言渊却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你这样紧张八哥的事,我会吃醋的。”

    言渊幽怨的声音,让柳若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都这时候了,你还有脸吃八哥的醋。”

    她伸手,往言渊的额头上用力戳了一下,真是越大越不正经了,有了儿子怎么比没儿子之前还爱吃醋。

    不但吃自己儿子的醋,还跑去吃自己处在伤痛之中无法自拔的亲哥哥的醋。

    见言渊不为所动,只是抬着一双烟曜石般漆烟的眸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看得她瞬间没了脾气。

    “好,好,好,我明天去,行了吧。”

    话音刚落,言渊立即咧嘴一笑,一副得到了糖吃的幼稚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笛声,响了起来,因为是夜晚,这笛声听着十分清晰。

    “谁在吹笛子,好像是从王府外面传来的?”

    柳若晴诧异地将目光投向窗外,谁这么无聊,在王府外面吹笛子,不怕被王府的侍卫赶走吗?

    她回头看向言渊,见言渊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眸瞳里,染上了一缕冰寒之气。

    “跟幽妙接头的人。”

    言渊语气淡淡地开口,神色凛然。

    “跟幽妙接头?那赶紧去把人抓过来啊。”

    柳若晴眼底一亮,这般提议道,却见言渊摇了摇头,目光,朝幽妙的院子看了一眼,“我已经让齐风盯紧幽妙了,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

    柳若晴见言渊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了,看样子,一应该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