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573.王爷跟王妃大吵了
    第573章573.王爷跟王妃大吵了

    “是。”

    当天下午,言渊急急地进了皇宫,一路直奔书库而去。

    皇宫里的书库,藏有各种孤本,若能找到当年失传的那本曲子,就能联合齐风画的那些蛇形图来确定“蛇语”到底说了什么。

    “王爷,您要找什么书,卑职可以为您找过来。”

    负责看守书库的书吏见言渊在书库里找了将近一个时辰了,还没有找到他要的书,便忍不住走上前去。

    他是负责书库的,对书的了解,自然要比靖王爷清楚一些,让王爷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要的书,他再不过去,就是他的失职了。

    言渊沉默了几秒,还是对书吏挥了挥手,“不用,本王随便看看,你忙你的。”

    既然言渊都这样说了,书吏自然也就不会再坚持,“是,卑职告退。”

    言渊没打算把自己要找的书告诉任何人,现如今朝中看上去平静,其实不然。

    神机堂一直蠢蠢欲动,如今很可能还跟卫王联手了,西北的军队暗中又跟西域联手,也就是说,幽妙在京城很可能有跟卫王的联系。

    神机堂入孔不入,当初,一个云娇容身边的宫女都能是神机堂的人,难保皇宫别处就没有神机堂的人。

    所以,他不能轻易相信这些人。

    言渊继续在书库里找,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

    如果找不到那本曲谱,就算知道幽妙跟对方是怎么联系的,也没有用,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皇宫里书库很大,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只能自己一本一本找过来。

    既然是孤本,应该不会放在显眼的地方。

    将书库里大部分的书都翻完了之后,他看到了书库一个角落里,被几个大箱子压在最底下的一个黄梨木盒子,他上前,将那几个大箱子搬开,取来黄梨木盒。

    盒子上的锁,已经没有了,看着黄梨木的色泽,应该放在这里有十几二十几年没动过了。

    将黄梨木打开,里面果然放着一本曲谱,是用西域文写的,因为跟西域交手过几年的时间,言渊对西域文并不陌生。

    当他看到本子上的字,便知道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将书本往广袖一揣,将黄梨木盒放到原位,便从书库里走了出来。

    书吏见他什么都没有拿,也没敢多问,只是以为他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书。

    “恭送王爷。”

    回到王府,言渊一并叫上了待在东院跟小世子玩得不亦乐乎的柳若晴,去了书房。

    “干嘛呀。”

    “帮我个忙。”

    他将柳若晴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将之前齐风画好的那一叠蛇形图拿出来,放到柳若晴面前。

    “这是我让齐风这几日盯着幽妙的那些蛇,画出来的蛇形图,这本是那天我们听到的那笛子的曲谱,每一串曲子,代表一段蛇语动作,我们一起对比出来,就知道这些曲子代表哪些动作了。”

    柳若晴一听就明白了,“这让齐风他们做,不是更快一些吗?”

    “他们就是个大老粗,根本不懂音律。”

    “……”

    可怜的暗卫们,就这样被自家主子给嫌弃了。

    柳若晴知道这事得秘密进行,既然暗卫不懂音律,那就只能她帮忙了。

    自从言渊的毒解了之后,已经有半个月了,幽妙一开始心里还笃定言渊会找机会提出纳她为侧妃,可是等了半个月都没有动静,她心里就开始急了。

    不会是王爷把她给忘了吧。

    想到这个,幽妙心里便开始焦急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该主动了。

    于是乎,她亲自炖了一盅补品,在打听到言渊在书房之后,便急不可耐地往书房过去了。

    刚一到书房门口,便听到言渊暴怒的声音,从书房二楼传了过来,“柳若晴,你别得寸进尺,自古以来,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本王娶了你两年了,都没纳过一个妾,如今难得本王喜欢上一个女子,你就是这样报答本王的吗?”

    幽妙的脚步,顿了一顿,言渊的话,让她心中顿时一喜,王爷口中说的那个女子,肯定就是她了。

    原来,王爷一直就打算接纳她的,都是靖王妃阻止他,他才一直拖到今日啊。

    哼!果真是个妒妇,竟然想一个人霸占着王爷。

    不过她这样做也好,让王爷厌倦了她,以后,王爷就更加疼爱她了,时间一长,靖王妃的位子,不就成她的了吗?

    越往后想,幽妙的心里就越兴奋,就连端着托盘的手,都发抖了起来。

    这几日,外面的人催的急,她都敷衍着应付过去了,等到王爷接纳她之后,她就把那些人的事都告诉王爷,王爷知道了,一定会更加看重她的。

    刚这样想着,便看到二楼书房的门,被人快速打开了,柳若晴掩着面,哽咽着声音从里头跑了出来。

    “言渊,你真是好样的,老娘给你十月怀胎生了儿子,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混蛋!”

    “滚!给本王滚出王府,等你想清楚了你再滚回来!”

    “滚就滚!滚了我就不回来了!”

    柳若晴的声音,哭得歇斯底里,怒气冲冲地从楼上冲下来,跑到院门口,看到幽妙的时候,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阴狠的怒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才从院子里跑了出去。

    幽妙见她眼眶红红的,看来是哭了好久了。

    她抿着唇,暗自低笑,直到她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到言渊已经走过来,她才赶忙收起了眼底的笑,神色不安地看着言渊满脸的怒火。

    “王爷,王妃她……怎么了?”

    看到幽妙,言渊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几分,“不用管她,本王现在提都不想提到她。”

    他看到幽妙手中的托盘,问道:“这是给本王的?”

    “嗯,幽妙见王爷这几日忙得都瘦了好几圈,便自己做主给王爷您炖了一盅补品,请王爷您不要嫌弃。”

    言渊看着那一盅补品,又静静地盯着幽妙看了半晌,唇角微微一弯,“还是你懂事,比那个女人懂事多了。”

    幽妙的脸颊,骤然浮上一抹红晕,眼眸害羞地垂了下来,以至于她完全没看到言渊此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