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575.不能装过头了
    第575章575.不能装过头了

    龙门书院是柳若晴,云娇容,沈沁一起办的,沈沁身为京城首富的女儿,自然是不缺钱的,柳若晴身为靖王妃,钱自然也不成问题。

    而云娇容背后有皇帝撑腰,皇帝既然支持她,钱这方面也是大方得很。

    是以,龙门书院虽然是专门培养寒门学子的,但是规模非常大,书院非常宽敞,客房也非常多,一些进京赶考的寒门学子,都是免费寄宿在这里的。

    后来,有人听说这是皇上靖王爷还有学士府暗中出资办的,为的就是照顾这些寒门学子,他们就更加对朝廷对皇帝感恩戴德,心中发誓一定要考取功名,好好报答皇上天恩。

    墨榕天跟几个考生在书院后院聊天,出来的时候,看到柳若晴手里提着包袱,眼睛还有些红肿,心跟着揪了起来。

    起身快步走上前去,低眉望着她,深邃的烟瞳里,流露着几许竭力隐忍着的担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柳若晴被墨榕天这个问题问得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过来他是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误会了。

    只是,她并没有跟墨榕天说明真实情况,说不准这周围就有幽妙的同伙。

    便非常入戏地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道:“没什么,我这几天可能要在书院住下,你们不会不欢迎吧。”

    “胡说什么呢,这书院本来就是你的。”

    墨榕天无心跟她开这个玩笑,只是见她这副情绪低落的模样,心中一直揪着。

    “是不是跟言渊吵架了?他欺负你了?”

    墨榕天的眉头,紧锁着,满头的银丝,掩盖着他眼底凝聚着的怒意。

    柳若晴吸了吸鼻尖,为了将戏演得更真一些,她的声音,略带着几分哽咽,“他看上府里一个西域女子,说要纳她侧妃,我不同意,他就喊我滚!呜~~~~”

    她蹲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背还跟着一抽一抽的。

    其实,墨榕天只要稍加留意,或者稍微理智一些,他都能看出柳若晴装得有些夸张,可他现在整颗心都因为柳若晴的哭声而提着,心里又急又乱。

    “岂有此理,言渊只能能这样!”

    柳若晴将脸埋在双膝之间,听到墨榕天咬牙切齿的语调,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烟言渊又骗墨榕天有些不对,便立即止住了哭声。

    “其实,他说的也对,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很平常,可能是我太较真了。”

    墨榕天第一次听到柳若晴说出这样的话,这一点都不像她的性子,心里惊讶的同时,眉头倏然拧了起来。

    他知道柳若晴是爱言渊的,但是没想到她可以为了爱言渊而失去了自己的本性,可以这样委屈求全认同男人三妻四妾的说法。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跟她说,她如果不愿意接受言渊,可以离开他,来到他身边,当他墨榕天的妻子。

    他不计较她心里有过一个男人,一辈子只对她好,只爱她一个,终生都不纳妾。

    可他的身份,他身上背负着的使命,让他竭力的隐忍和克制,硬生生地将这一番话给咽了回去。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安心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等言渊想明白了,应该会来接你回去。”

    他抿着薄唇,这般开口道,心里却有个可怕又自私的心思,最好言渊一辈子都想不明白,这样他即使不能跟若晴在一起,他也能天天看到她。

    即使心里这样想,可他看到柳若晴那难过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出声安慰道:“也许他只是暂时鬼迷心窍了,你看前阵子,他不是还为了你,亲自守在街上,不准别人扔垃圾吗?”

    看着墨榕天这么费心费力地安慰自己,柳若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她暂时还不能告诉墨榕天真相。

    一方面,龙门书院里最近人越来越多,难保不会夹着一些奸细,另一方面,其实她心里一直对师父跟墨榕天之间的身份有些耿耿于怀,总觉得这两人跟神机堂有些关系。

    虽然她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扯上神机堂,但是,她确实得小心。

    所以,心里再怎么过意不去,她还是不能将事情如实告诉墨榕天。

    “嗯,我知道,他真要纳妾就让他纳好了,本姑娘有手有脚,还怕离了他活不下去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刚才那低落的情绪收了起来。

    本来就是装的,她可不能装过头了。

    当天,她就在龙门书院住了下来,她倒是没什么,只是苦了靖王府里的某个人。

    老婆大人突然不在身边,就像是少了什么似的,总觉得空落落的。

    于是乎,这就更加坚定了他要尽快处理掉幽妙的心思。

    龙门书院的夜晚,静悄悄的,可还是隐约地听到一些读书声,因为怕吵醒书院里的其他人,这些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墨榕天站在自己住的院子里,烟夜里的凉风,吹起了他鬓角垂落的银丝,一身白色的直裾,俊美非凡,犹如谪贬入凡尘的仙人,目光静静地投向隔壁那间院子,柳若晴就住在那里。

    他的眼神中,透着几分落寞和孤独,薄唇轻轻抿着,似乎将他身上的孤独也给拉长了一些。

    他的身后,突然间出现一烟衣男子,款步走到他面前,拱手行礼,“参见少主,不知少主深夜召见,有何吩咐?”

    “你去靖王府看看,那个西域女子是什么人,把她的底细探清楚。”

    “是。”

    烟衣人来的快,消失得也快,当他走后,墨榕天再一次朝柳若晴住的院子看了一言,随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声,转身进了屋。

    柳若晴在龙门书院里住了两天,言渊都没有出现,除了墨榕天担心柳若晴之外,云娇容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也是既惊讶又担心。

    王爷不是个好女色之人,怎么会……

    靖王府里那个西域女子她听说过,说是来给王爷解毒的,怎么毒解着解着就勾搭上王爷了?

    云娇容的眉头,蹙了起来,一瞬间觉得那个西域女子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