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579.小世子发烧了
    第579章579.小世子发烧了

    柳若晴怔怔地看着云娇容的脸,之前没有那种想法的身后,她没察觉,现在一看,发现云娇容跟墨榕天的眉宇之间有几分神似,虽然长得不是非常像,但是眉宇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神态却非常像。

    “是啊,被那个狐狸精给气着了。”

    柳若晴没有如实跟云娇容说实话,她也只是怀疑而已,免得把这话说出来造成不少人的困扰。

    幽妙哭啼啼地回到王府,正好碰上了从宫里回来的言渊,只听她“哇”的一声,大声哭了出来,朝言渊奔了过去,“王爷。”

    看着面前一个猪头,言渊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声音,他都忍不出这人是谁。

    眼底,不经意地流露出来的厌恶,幽妙已经被打肿了的双眼,并未瞧见。

    “你怎么了?”

    忍下心头的排斥,言渊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她开口。

    “是……是王妃,我只是想过去跟王妃道个歉,让王妃不要生您的气,她……她说是幽妙勾引王爷您了,就让她身边的那个婢女,把我打成这样了。”

    幽妙一边捂着脸,一边不动声色地告状,说着,还委屈地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王爷,幽妙多谢王爷抬爱,可幽妙真的没有使什么狐媚手段勾引王爷您,求王爷明鉴。”

    在言渊听说幽妙被打成这猪头样是柳若晴的手笔,忍不住唇角一弯:又调皮了。

    面上却是一怒,“岂有此理,谁给她的胆子!”

    察觉出了言渊口气中的怒气,幽妙心下一喜,面上却继续露出哀泣之色,“王妃说,就算王爷纳了幽妙为侧妃,也只是一个妾,她只要一天是靖王府的王妃,就算是打死幽妙,幽妙也无处伸冤去。”

    她深深地记得柳若晴这句话,所以趁着言渊生气的时候,火上浇点油上去,说不定就让王爷直接废了她的正妃之位,看她还怎么嚣张。

    “那个女人敢说这话!简直无法无天!”

    果然如她所料,言渊气得脸色铁青,当下长袖一甩,便往外走,可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听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王爷,您怎么了?”

    见言渊一直让她跪着也没扶她起来,幽妙非常识相地自己站起来了,双目小心翼翼地看着言渊盛怒的俊颜。

    这个男人,不管是什么表情,都好看得让人心动。

    她刚才分明觉得王爷要去找柳若晴算账的气势,怎么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莫不是……他舍不得?

    这样想法,幽妙不能接受,却听言渊惆怅道:“最近皇上一直在催本王解决低西域之事,本王也只能等处理完公事之后,才能处理私事。”

    他的眼神,带着无奈地看向幽妙,“柳若晴靖王妃的身份是上了皇室玉牒的,本王有心想要废除她的正妃之位,也得通过皇上同意,所以,总得做出点事情来,你说呢。”

    幽妙听到他说要废了柳若晴,心中顿时一喜,可一听到还有这么多麻烦事,心头顿时往下一沉。

    可随即,她又捕捉到了关键讯息,是不是只要解决了西域的事,皇上就会让王爷休妻了。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言渊已经进了王府,直接回了东苑。

    这几天那丫头不在,他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心酸,如果不尽快解决掉幽妙那个女人,他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幽妙在自己的别院里,呆了一整天,其实她心里也有些纠结,毕竟,她本身接近言渊的目的不单纯,只是后面她被王爷的风采所倾倒,又见识了京城和王府的荣华和富贵,她哪里甘心去当一个奸细,还是西域那种破地方的奸细。

    如果能坐上靖王正妃的位子,有这样一个光风霁月的丈夫陪伴,坐享荣华富贵,她没事去做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干什么。

    本身她就是半路出家的奸细,也做不到让她多么忠诚。

    幽妙把自己的心思分析得很透彻,但是,她还是不敢轻易去跟言渊坦白,万一王爷一怒之下,就把她赶出了王府,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是都白费了吗?

    要不……都瞒着他?

    可是,如果王爷不处理到西域的事,柳若晴正妃的位子就坐得稳,一旦王爷又跟她重修旧好,她回王府之后,就更加没有她的位子了,说不定照样是要被赶出王府的。

    思来想去,幽妙想得头都疼了。

    要不……先试探一下王爷?

    她走出别院,一路往东苑方向走来,正好见奶娘急急忙忙地走出院子,神色有些紧张。

    “怎么了,奶娘?”

    她想到了柳若晴生的那个小贱种,心中顿生不喜。

    “小世子发烧了,王爷让我去请陆大夫?”

    什么?那小贱种发烧了?真是连老天爷都帮她。

    幽妙拦住了奶娘的去路,道:“不用找陆大夫了,我也会看。”

    “可是……”

    “你没听到世子的哭声都传到这里来了吗?我先过去看看,不行再去找陆大夫。”

    奶娘虽然不喜欢幽妙这态度,可想到之前王爷体内那顽固的毒都是她给解了,自然相信她的医术应该非常了得,便同意了。

    卧房内,言渊抱着儿子在怀里,看着他哭红了脸,双颊烫得发红,便心疼地皱起了眉。

    要是晴儿知道他没照顾好儿子,一定会骂死他的。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看到幽妙跟奶娘站在门口,言渊眉头一皱,还未来得及说话,幽妙已经跑上前来,给世子仔细地检查了一番。

    “王爷放心,世子感染了些许风寒,只要服一贴药下去,等烧退了就好了。”

    幽妙在言渊面前,有些刻意卖弄,言渊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未多做搭理。

    幽妙给奶娘写了药方,让她拿起抓药,自己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她见言渊没有理她,心里虽然着急,却也没怀疑,只是以为王爷是因为担心世子,所以无心顾及其他。

    虽然这小贱种是柳若晴生的,可毕竟是王爷的亲生儿子,王爷就算厌弃了柳若晴,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儿子不屑一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