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581.黯然神伤
    第581章581.黯然神伤

    “但是你得把你所知道的全部告诉本王,本王才能尽快除掉他们,好保证你安然无恙。”

    幽妙不疑有他,立即点了点头,道:“我们之间都是靠无音笛联系的,再通过青蛇的动作,向对方传达信息。”

    幽妙并不知道言渊已经知道无音笛和蛇语的事情,又认真地将这两样东西跟言渊细细地介绍了一遍。

    言渊佯装很认真地听着,幽妙说完之后,便道:“他们给我分配的任务并不多,我进去才一年不到,他们还不是特别相信我,我只是无意间听到他们说什么的京城军队之类的话,具体的我也没听清。”

    言渊从幽妙口中能得到的信息也有限,幽妙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给言渊听了,目光期盼地看着言渊,想要从他的眼底,得到几分赞许,却见言渊对她摆了摆手,“好了,我都清楚了,你先下去吧。”

    “王爷?”

    幽妙愣了一下,她总觉得言渊对她的态度,瞬间冷了许多,这才短短一盏茶的时间,怎么会变化这么快。

    是不是王爷觉得她提供的信息没什么用处,所以心中不满了。

    这样想着,幽妙心里又开始忐忑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奶娘又熬好了小世子的药端过来,言渊根本再也没有任何耐性搭理她,只是走到床边,将小世子抱了起来,让奶娘将药喂到小世子的嘴里,根本没有心思搭理她。

    幽妙张了张嘴,还想问点什么,可言渊连个眼神都不给她,她只好讪讪地出去了。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言渊给利用了,可这样的想法,很快便被自己之前那种异想天开的白日梦所掩盖,她很自然地就将那个想法给忽略了。

    言绝终于出了王府,他将自己好好梳理了一番,回到了之前干净整洁的模样,可是很多人都知道了聿王爷的不同,从前那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八王爷,现在脸上几乎找不到笑容。

    他一心埋在公事上,皇帝担心他因为柳天心的死想太多,所以给他派了不少的事情做,他确实没时间再去想那个被他埋在心底的女子,一门心思扑在公事上,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他也不跟别人交流,就是皇帝跟他说话,也是皇帝问一句,他答一句,做完事情就回到王府,安安静静地在琼华院坐几个时辰,然后回到自己房间睡觉。

    大家都担心他,可除了不苟言笑之外,他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盯紧他了。

    御书房内,言渊,言绝,言朔,叔侄三人相对而坐。

    “那个西域女子说的京城的军队,会指什么?”

    寂静的御书房内,言朔率先出声。

    言渊的表情微微动了一下,“京城的军队,指的应该不是我们的兵马,我怀疑,除了西北那二十万大军之外,卫韶在京城暗中还有一只军队,这也是为什么他敢那么有恃无恐,在西北那边引起暴动。”

    一直沉默的言绝也跟着赞同地点了点头,“西北那边,卫韶虽然不曾露面,可如果我们有心去调查,不会查不到他,卫韶定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可她还是继续做,很显然是在京城留了一手,别的不说,最起码这一手,能保证他在京城的安全。”

    “若是这样的话,卫韶在京城暗中留下的这支军队,数目不会少。”

    京城的军队,大部分驻扎在西山大营,京都城内的兵马并不多,除了皇帝直接管辖的大内禁军和锐兵营之外,就只有五城兵马司了,这些数目加起来并不多,所以,卫韶在京城的养的那支军队,数目多,却不至于多得显眼,只要能足够对付靳都城内的兵马就行。

    那数目应该在两万到五万之间。

    看来,得把卫韶这支暗中藏在京城的军队给找出来才行。

    跟皇帝议完政事从宫里出来,言渊见言绝一路上都沉默得不吭声,想起从前那个不说话会死的八哥,心中不禁有些感叹。

    “要不要去我府里坐坐,我陪你喝两杯?”

    言渊向来不是一个善于安慰人的人,自从跟柳若晴在一起之后,他的性子其实已经柔和了许多,话也比从前多了一些,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身边这个从前比他话多了几倍的哥哥。

    言绝看着他眉宇间凝聚着的担忧,莞尔一笑,道:“听说你把若晴赶出王府了,还不赶紧去把她哄回家,小心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想起柳若晴那张脸,言绝便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费尽心力才压在心底深处不敢去提及的女子,只要一提起,心就仿佛被硬生生地扒开了一般,疼得要命。

    靖王跟靖王妃吵架一事,自从上次幽妙去龙门书院闹了一阵之后,传遍了整个靳都城,就是言绝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都听说了。

    言渊想要解释,可是想到言绝还没有从失去柳天心的悲痛中走出来,便张了张嘴,将解释的话给咽了回去。

    “你也别老是待在王府里,皇上交代你的事不是都办妥了吗?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嗯,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开玩笑的。”

    自从上次若晴去了王府跟他说了那些话之后,他心里虽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可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若晴说的是真的,等有一天,他的小天心会来找他。

    所以,抱着这样一个信念,他逼着自己一直撑着,撑着,就算他撑得多难受都好,他还是撑下去了。

    如果没有这件事,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对柳天心已经爱到会愿意随着她去的地步。

    尽管如此说,可言渊看到这个一点都不像八哥的八哥,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言绝笑得有些勉强,催促着推了推他的肩膀,道:“你赶紧去找若晴吧,我先回府了。”

    他转过身去,嘴角勉强扬起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眼眶红了一圈,他没敢让任何人瞧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