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582.欺负儿子
    第582章582.欺负儿子

    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别人,可是被藏在心底的人再一次被提起,他的心,几乎被碾得粉碎。

    言渊看着言绝走远的背影,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八哥什么时候能走出来。

    言渊回到王府的时候,有些迫不及待地往东苑走去,奶娘正抱着小世子在院子里玩。

    “参见王爷。”

    言渊来到儿子面前,一把将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小世子从地上拎了起来,小世子短短的小腿胡乱蹬着,很是不满有人这么没礼貌地将他像拎小鸡一般地拎起来。

    “父王……坏!”

    小世子会说的话不多,稚嫩的嗓音,勉强吐出了这两个字,想要将脑袋扭过来,但是脖子太短,扭了大半圈也没看到自己的父亲,当然,也不能让自己的父王看到自己愤怒的表情。

    奶娘在一旁默默地看着,默默地在心中垂泪。

    看着王爷就这样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地拎着小短腿世子,奶娘觉得,小世子可能不是王爷亲生的。

    言渊将小世子一路拎出了王府之后,才翻过身,将他抱在怀中,让小世子小小的身子,趴在自己的肩膀上,肩膀上硬硬的肌肉硌得小世子很不舒服,他只能哎呀呀呀地喊着表示抗议。

    当然了,这样的抗议,直接被他父王给无视了,就像他霸占娘亲的时候,无视父王那不满的面容一样。

    小世子觉得,自己可能被父王报复了,然而,他现在还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言渊一路“驮”着小世子,一大一小漂亮的父子俩直奔龙门书院而去。

    小世子很少出门,更加没有被人就这样扛麻袋一样扛出门,所以,他出门的时候,凭借他独特的出行方式和好看得惊为天人的脸,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言渊“驮”着小世子到了龙门书院外的时候,才快速将儿子从肩膀上放下,规矩地抱在怀中,以免被他的爱妻看到自己偷偷地虐待了他的宝贝儿子。

    龙门书院的门,敞开着,他抱着小世子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些考生在院子里边走路边看书,看到这对长相漂亮的父子进来的时候,纷纷投来惊艳的目光。

    龙门书院有一个院子是柳若晴专门开出来给自己偶尔来住一住的,所以言渊也知道这件事。

    他也没问任何人,一路直奔柳若晴住的院子而去,却在半途撞上了墨榕天。

    墨榕天没料到言渊会过来,想起之前柳若晴因为他而伤心难过,又被这个负心汉赶出了王府,心里顿生不忿。

    他本身就对言家的人有一股仇恨,再加上自己对柳若晴那种不能言说的感情,他看到言渊的时候,心里敌意颇深。

    “王爷是来找若晴的?”

    他挡在了言渊面前,平视的视线,让双方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敌意。

    “不可以?”

    言渊看着墨榕天,沉下脸来反问道。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王爷府中那位红颜知己已经走了吗?如果没走的话,还是别来找若晴了,王爷应该知道,若晴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虽然言渊跟柳若晴都清楚,这是他们先前定好的计策,可是,听到墨榕天言语间对柳若晴的紧张和维护,他心里就很不爽。

    什么时候,他言渊的老婆,需要别的男人来维护了?

    他的脸色,顿时一烟,道:“你是什么身份,敢管到本王府中的事情?”

    “你……”

    墨榕天无以反驳。

    “晴儿是本王的妻子,不需要别的男人为他出头,你既然是她的师弟,就当好这个角色,别越矩了,本王的性子,可不是一个会估计亲戚情面的人。”

    言渊这番话,说得极为不客气,就是直接告诉墨榕天,你只是她的师弟,惹毛了我,就算你是她师弟,我照样让你好看。

    有人已经察觉到了这两人之间气氛的不对劲,赶忙跑进别院去通知柳若晴,说墨榕天跟外面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要吵起来了。

    “带着孩子的男人?”

    柳若晴一愣,心中暗叫不妙,“不会是言渊那个负心汉吧?”

    柳若晴有些入戏,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个称呼,同时,已经跟着报信的人,从院子里出来了。

    远远的,便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孤零零地蹲在一旁画圈圈,而他的爹……现在正在跟别人吵架。

    岂有此理,言渊这王八蛋,敢这样把她儿子放一边。

    “言渊,你别太过分,别人怕是你王爷,我可不怕你。”

    墨榕天直视着言渊那沉静又带着傲慢的眸子,低着声音道。

    “我不需要你怕我,有句话我要警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晴儿身边的用意,我看在你是柳老爷子的人,才不动你,你最好安分点,别做一些让我想杀你的事。”

    言渊这话音刚落,便看到柳若晴大步朝他这边走来,嗯……脸上还有些怒火。

    他面对墨榕天时脸上的冷意,瞬间化作柔软的微笑,看向她,“晴……”

    他被无视了,“晴儿”两个字才到嘴边,便眼睁睁地看着她绕过自己,扑向了另外一个“男人”。

    “儿砸,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

    “……”

    言渊有一种被无视的屈辱感,他的存在感,在儿子面前,总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世子丢下手中的小石头,抬眼看了看自己的一段日子不见的娘亲,又看了看正在跟别人吵架的父王,一脸淡定。

    “父王,吵架,不乖!”

    他仅有的词汇量,一下子蹦出了六个字,柳若晴的内心是非常自豪的,可自豪过后,她眯起了双眼,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她的眼底浮现。

    她猛地转过头来,一记眼刀朝某个正对着她讨好地笑着的某人扫了过去,某人屁颠屁颠地朝她走了过来,直接丢下了他的敌人。

    墨榕天:“……”

    “晴儿!”

    一看到他,柳若晴就想到某人喊他滚出王府的事,虽然是假的,可谁让她入戏了呀。

    她抱起儿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力戳了戳他的胸口,“不把那只狐狸精赶走,就别来见我,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