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586.扒了她的皮
    第586章586.扒了她的皮

    他捏着幽妙下巴的力量,越收越紧,仿佛是打算要将她下巴的骨骼给彻底捏碎了。

    幽妙胆颤心惊地品着言渊这话:跨过他的底线做事?

    他指的是她暗杀柳若晴的事?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在隐忍着,等着就是这一天?等到她亲手帮他解了毒,他在亲自了结她?

    这个时候,她才一点点想起了当日,柳若晴腹上中刀倒在他怀里时的情景,他那样得痛不欲生,就那样直直地昏倒在她身边,整个人的灵魂也就在那一刻被抽走了一般。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觉得那一刻有多么震撼。

    幽妙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把最直接最真实的事实给忽略了,一心只想着凭自己的美貌和身段去吸引他的注意力,却从不曾去想,他的视线全部都在柳若晴的身上,又怎么会有多余的眼睛去关注她。

    亏她竟然还洋洋自得觉得自己吸引了他,却不知道自己正踏入他特地为她设的牢笼里,一点一点地生陷下去,直到将自己这条命给送上了。

    从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算计了他,却不知道一直都是自己被他算计着。

    就是她救了他的命,可因为她越过了他的底线,所以,他连手下留情的心思都没有。

    幽妙看着他,苦涩地一笑,“言渊,你真狠。”

    却见言渊不以为意地一笑,“怎么会呢,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本王还是打算给你留一个全尸的。”

    在幽妙惊慌的眼神中,言渊收起了脸上全部的笑意,瞬间成了来自地狱的索命阎王,那模样,看得令人通体发寒。

    “扒了她的皮,丢到乱葬岗!”

    言渊的命令,不仅让周围围观的下人们,甚至让行刑的侍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王爷从前行事是有些狠,却也从未见过他对一个女人凶残到如此地步。

    就连柳若晴都在听到言渊这句话的时候,凉气瞬间直奔脑门,她惊愕地看着言渊,他的脸色,可不是告诉她,他口中说的“扒了她的皮”指的只是脱她衣服,而是……真的扒了她的皮。

    一想起那血淋淋的场景,柳若晴浑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

    “场面有些恶心,你别看,跟我进去。”

    言渊到了她面前,拉起她,直接往东院走去,柳若晴跟着他走了几步,总算是兴明白了他为什么说他不放心自己,所以过来了。

    柳若晴的脚步,顿了一顿,转过身来看向正在被侍卫拖下去准备行刑的幽妙,拧起眉,对言渊道:“还是给她个痛快吧,怎么说她都救了你的命。”

    “可她差点要了你的命!”

    言渊的脸色并没有半点松动或缓和的意思。

    柳若晴见侍卫们拖着幽妙越走越远,快步开口喊住了他们,“等等。”

    侍卫们领命停下,柳若晴转头看向言渊,伸手紧紧握住他的手,道:“只要你能好好活着,对我来说,没有比别的更重要的事了。况且,我也没打算留下她一条命,只是……想给她一个痛快罢了。”

    言渊还是没打算松口,他一想起自己的爱妻当时倒在他怀里的情景,他的心,都能紧缩起来,费好大的劲才能缓过来。

    “扒了她的皮,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太残忍了一些,你……就当是为我积德呗,你看我都犯了欺君之罪,保不齐以后还能摊上个什么事,这一次给她一个痛快,就当是我做好事了。”

    反正都是杀人,柳若晴也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是在做好事,只不过,这样说也是为了能说动言渊罢了,凡是能牵扯到自己的,总是能让言渊改变主意的。

    果然,言渊见她这么一说,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像刚才那副没的商量的样子。

    目光,朝已经失去了生气的幽妙看了过去,对侍卫道:“给她一杯毒酒,送她上路。”

    “是。”

    这一刻,幽妙竟然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比起浑身血淋淋地死去,至少,这样让她觉得自己这样死得有尊严一些。

    幽妙被拖下去了,柳若晴回过头来,被言渊拉着手往东院走去,柳若晴看了他一眼,道:“其实,你完全没必要出来,我打她一百大板,她基本上也玩完了。”

    “我不想让你担上这样一个罪名。”

    果然……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刚才她就想到了,他突然从东院出来的原因。

    王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知道内情的人其实并不多,大部分的人都以为她跟言渊因为幽妙的事大吵了一架,如今她被王爷请回来,就拿幽妙开刀。

    在那些人看来,幽妙是王爷的救命恩人,她因为嫉妒就将人硬生生给打死了,传出去的话,她妒妇的名声是担定了。

    可如果言渊直接让人把她弄死了,或者用更加残忍的方式让幽妙死了,就不会有人记得靖王妃给了幽妙多少板子的事,而是,王爷让人活生生地剥了他救命恩人的皮。

    因为这个效果更震撼,便能直接掩盖了她嫉妒幽妙从而让她挨板子的事,可言渊从此也就担上了残暴不仁,忘恩负义的罪名。

    这也是为什么柳若晴非要让言渊改口给幽妙一个痛快的原因了。

    到时候,再把幽妙是西域派来的奸细这事一说,言渊要赐死幽妙的事也就能理解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眼底有些动容。

    这个男人,总是把她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而她,除了给他惹麻烦之外,好像从未帮他做过什么。

    柳若晴心里绝对有些对不起言渊。

    “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她抿着唇,声音软软的,像是在跟他撒娇,又像是在他的心头挠痒痒。

    他的唇角,向上弯了起来,“以身相许难道不是最好的报答了吗?”

    柳若晴被他这话给逗笑了,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解决了幽妙之后,王府里便放出了消息,先前给王爷解毒的女蛊医,是西域派到靖王府意图谋害王爷的奸细,被王爷发现之后,用毒酒给赐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