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587.你就是不行
    第587章587.你就是不行

    这消息出来,信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外面的人不知道王府里的具体情况,自然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

    而王府那些知道幽妙跟王爷“有过一段”的人,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才想通为什么王爷要毒死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对方是奸细,那就说得通了。

    一开始,有些人还以为王爷是为了安抚王妃才那样做,虽然面上没说什么,私底下对王妃还是颇有微词了。

    所以,这个消息一出,大家都明白了,自然也就觉得自己先前误会了王妃。

    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便是不动声色地警告了京城那些西域人以及卫王。

    幽妙的身份被发现,对方也许很快就会有其他大动作,毕竟,他们对这个刚刚进入他们队伍不到一年的队友,并不是十分信任,说不定在她死之前,已经将她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言渊。

    虽然,她知道的不多,可凭言渊的能耐,也许能从那少之又少的信息中,推断出别的事情来。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所以,单单就未雨绸缪来说,他们也会在这段时间内,有所动作。

    如果这件事真的跟卫王有所牵扯,那么只要盯紧了卫王,自然也就会知道他们暗中的动作。

    果然,在幽妙的身份识破的消息传出去没多久,言渊暗中派出去盯紧卫王的人,便发现最近卫王府在进行一些秘密活动。

    但因为对方警觉性太高,周围还布着不少的高手,所以,他的人不能靠太近,暂时还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线索。

    但是,光从卫王府的活动就能看出来,卫王在京中确实有跟西域人联系。

    就这样看似平静地过了几个月,不知不觉间,以近年关了,京城的百姓,再一次因为要迎接过节而忙碌了起来。

    柳若晴站在窗前,看着茫茫的白雪覆在大地上,园子里红色的梅花开得正旺,白色的雪,映得它们更加红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来了东楚快三年了,这三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柳若晴一瞬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这个当初自己认为宁可嫁给狗也不愿意嫁给他的渣男,更没想过,自己会为这个“渣男”生儿育女。

    想起自己当初的那种心思,又想起自己每一次跟言渊作对都化险为夷,看着言渊吃瘪时的模样,便忍不住唇角上扬。

    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言渊当初为什么会那样忍她,要说纯粹是顾及皇嫂的话,她是不信的,毕竟以他的身份,真要杀她的话,别说是皇嫂,就是皇上也阻止不了。

    难不成……那会儿他就看上她了?

    想到这个可能,柳若晴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想到什么好事了,笑得这么开心?”

    身子被人从身后抱进怀里,屋里烧着地龙,可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从身暖到了心里。

    柳若晴转过身来,面对着言渊,这张怎么看怎么好看的脸,似乎越发俊美了一些。

    “我就是在想,我刚嫁过来那会儿,把你气成那样了,你怎么就一直没动手杀了我呢?”

    言渊没想到她是在想这个,讶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说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口口声声说等她解了裳儿的毒,他就亲自解决她。

    可到后来,他明知她身份可疑,不但没揭穿她,还处处帮她掩饰,那时候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因为尊重皇嫂,所以对皇嫂的感受有所顾忌,可到后面……

    也许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在心里生根发芽,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了盘根错节的大树,就算他想拔掉,也没办法拔掉了。

    强行清除的话,定会伤筋动骨,到时候痛得不仅仅是她,他自己也会痛不欲生。

    “你穿过了千年来到我身边,嫁于我为妻,我们之间的缘分就是命中注定的,所以在潜意识里,我就不想杀你?”

    他半玩笑半认真地开口,让柳若晴抿唇一笑,眼底有了几分动容,双手环抱住言渊的腰,抬眼看向他,道:“我们再生个女儿,好不好?”

    言渊其实也多想有个小棉袄在身边,只是,一想到当初她为了生那臭小子,痛成那样,他心里就一揪一揪得疼,所以,即使遗憾,他也不会再让她生孩子了。

    “这个……以后再说吧。”

    柳若晴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说下辈子再说?”

    言渊立即沿着她的话,顺杆子爬上去了,“好啊,下辈子再说。”

    反正这辈子,他是不想让她再那样痛一次了,下辈子愿他们还能在一起,然后,再生一个女儿,一个就好。

    柳若晴一把将他从自己面前推开,“我就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忽地,她半眯起了双眼,眼神里多了几分怀疑,“你不会是不行了吧?”

    言渊的脸色,顿时一烟,女人这样的怀疑,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我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你躲着跟我生女儿,肯定就是那方面不行了!”

    言渊的脸,又垮了几分,俯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既然你不清楚,那我再示范一遍给你看。”

    柳若晴:“……”

    “哎呀,别闹了。”

    柳若晴在他怀里挣脱不开,便干脆直接勾住他的脖子,讨价还价道:“那我们再生个女儿。”

    “再说吧。”

    “你就是不行!”

    话音刚落,人已经被言渊抛到了床上,柳若晴正要起身,下一秒,一个高大的身躯便压了上来。

    他正优哉游哉地解着衣带,笑盈盈地看着柳若晴,就像是一个要做坏事的猥琐大叔。

    “大爷,饶命,小女子知错了。”

    柳若晴下一秒便戏精上身,双手紧紧地捉住自己的衣襟,泪光盈盈地看着他。

    “哼!晚了!”

    言渊伸手就要去扯柳若晴的衣服,房间的门,突然间被大声拍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