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588.书院闹鬼
    第588章588.书院闹鬼

    夫妻二人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视线不约而同地转向房门的方向,据完全统计,王府里敢这样拍他们房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

    他们伟大的世子爷大人。

    “父王,娘亲,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

    世子爷如今已经一岁半了,会说很多话,也会做很多事,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每天一大早就跑来敲她爹娘的房门,破坏他爹的好事。

    言渊的脸色,垮了下来,刚刚提起的兴致,再一次被那臭小子给打断了。

    他上辈子一定欠了这臭小子了。

    言渊翻身从柳若晴的身上下来,房门依然被敲得砰砰作响。

    “小世子,王爷跟王妃还在睡觉,我们先走吧。”

    自从小世子会走路之后,虽然腿短,可耐不住人家跑得快呀,奶娘最近颇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觉得自己可能再也带不住这位小祖宗了。

    他可以不声不响就跑的远远的,当你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跑过来敲他爹娘的门了。

    奶娘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会被王爷摘了脑袋。

    “他们一把年纪了还睡懒觉,这样是不行的,做人不能这么懒!”

    小世子说得义正言辞,奶娘竟无以反驳。

    房门开了,露出某王爷烟沉的脸色,小世子非常自觉地选择了无视。

    小小的身躯,从缝隙里挤了进去,快步往自己的娘亲跑去。

    “娘亲,出去玩!”

    肉肉的小手掌将柳若晴往外拉,柳若晴哭笑不得,想起刚才小家伙对奶娘说的那一番对自己夫妻二人的批判,她有些汗颜。

    她二十岁还没到,在儿子眼中竟然已经一把年纪了。

    小家伙刚走了几步,就被自己老爹从身后拎了起来,直接提着到了门口,“滚出去!”

    然后,砰的一声,门又被关上了。

    小世子委屈地看着差点夹断他鼻子的房门,漂亮的大眼睛无辜地眨巴了两下,然后,默默地转身,趴在地上。

    奶娘见他的举动有些奇怪,便蹲下身来,要将他抱起,“小世子,地上凉,您赶紧起来。”

    “父王让我滚出去,那我就滚出去。”

    于是乎,奶娘就看到那一团穿着浅蓝色棉衣的小家伙一步步往外滚。

    奶娘:“……”

    小世子其实是个非常懂得看人脸色的人,父王对他和颜悦色的时候,他会蹬鼻子上脸,父王一旦烟下脸,他就非常听话,父王让他干嘛,他就干嘛,父王现在让他滚,他必须得滚。

    滚了两圈,因为穿的衣服太多,他滚不过去了,翻得满脸通红。

    奶娘无奈地摇了摇头,将他抱了起来,“我们先走吧,世子爷滚得太慢,等会儿王爷出来您还在这里滚,王爷又会生气了。”

    小世子歪着脑袋,认真地思考了奶娘这话,觉得奶娘说的非常有道理,于是灰溜溜地跟着奶娘逃了。

    柳若晴站在房间里,无奈地看着言渊每一次跟自己儿子争宠的幼稚模样,就忍不住对他翻白眼,可还是不忘抓住机会,道:“你看儿子老是跟你对着干,不如我们生个女儿吧。”

    “休想!”

    “……”

    夫妇二人在房间里僵持了一会儿,才从院子里出来,原本打算带着小世子去街上逛逛,买点小玩意儿给小家伙玩玩,可刚从院子里出来,便见管家急急地朝她这边跑来,“王妃,龙门书院来人了,说是书院那边出事了。”

    “出事?出什么事了?”

    柳若晴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地往外走。

    “来人没说,但是看他的模样,还是非常焦急的。”

    “嗯,我去看看。”

    柳若晴到了门口,便看到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小的男子焦急地站在门外,看到她的时候,眼神一亮,又见言渊跟她一同出来,赶忙屈身行礼,“学生参见王爷,王妃。”

    “书院里出什么事了?”

    “禀王妃,书院里闹鬼了。”

    “闹鬼?”

    柳若晴眼中一讶,边问边往外走,“边走边说。”

    一路到了书院,柳若晴已经了解了大概,已经连续七八天了,每天深夜,就有人来敲房门,可房门开了之后,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一连连续七八天都是这样,考生们已经被吓得人人自危,好几个人都觉得自己被鬼盯上了,连春闱都不想参加了,打算回乡去。

    这些考生都是寒窗苦读数十载甚至更多年的穷人家的孩子。

    为了就是能在春闱中高中,从此光宗耀祖,可见这一次的事确实是把他们给吓到了,宁可放弃苦寒窗十年苦读,也要准备回乡。

    因为近年关了,书院也已经放假了,这个时候,借宿在龙门书院的考生们,都集中在后院。

    柳千寻,墨榕天,云娇容也一并都在这里。

    墨榕天在柳若晴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她了,同时,也看到了腻歪在她身边的言渊。

    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后来,那个西域女子奸细的身份被爆出来之后,加上他派去的人回馈给他的消息,他也就想明白了。

    这一切,怕是言渊跟若晴之前就算计好的,为的就是从那个西域摊子口中探出一些东西来。

    亏他有那么一瞬间,甚至看到他们俩吵架的时候,心中暗喜,甚至在若晴跟言渊回靖王府之后,还觉得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回想起来,墨榕天都觉得自己当初那股阴暗的心理有些可笑,看他们夫妻二人如今并肩而站,亲热的模样,刺痛着他的双眼。

    他收回视线,刻意地不让自己再去关注她。

    柳若晴听着那些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沉吟片刻之后,突然间问道:“这鬼都敲了谁的门了,每个人的房间都被敲过吗?”

    “那倒不是,他好像一直盯着三个人的房门敲,其他人并没有遇上这样的事。”

    先前那个去王府传消息的考生回答道。

    “哪三个?”

    “唐文远,魏丛生和楚韩林。”

    这三个人?

    柳若晴对这三人还是有印象的,三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文采斐然,据说是今年的考生当中,极有可能高中的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